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97章 骷髅洞窟

第297章

骷髅洞窟

我现在该怎么般?要么在这儿杵着,要么赌上一把。

前者极有可能变成望妻石,至于后者,叶羽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这种感觉一点也不舒服。

左右为难之际,被叶羽鄙视的癞蛤蟆先生替他做出了决定,当然,它根本就是不怀好意。这么个玩意儿就仿佛一个在泥里滚了几遭的足球朝叶羽的宝贝直飞了过来。

足球场上,守门员看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就是双手捂裆——既能成功防守又保护了自己,何乐而不为?叶羽曾经学到了这蹩脚的动作的精髓,他做得仿若羚羊挂角,端的是无迹可寻。可癞蛤蟆不是足球,那玩意儿黏糊糊、滑溜溜的,更主要是它会动啊。

决不能坐以待毙!

对叶羽而言,冰剑是至宝,火把更是黑暗中的眼睛,可它们有生命重要吗?这玩意儿掉了可以捡起来,而生命却只有一次。有舍才有得,叶羽不假思索的丢掉手里的东西,突然向上纵起,他一把抓住了悬在半空的铁链。

人都是逼出来的。叶羽手脚并用,他比猴子还敏捷,一口气朝上爬了十多米,这才松了口气。

火把被水浸灭,周遭一片漆黑,叶羽不知道癞蛤蟆兄怎么样了,不过他打定主意,待会儿下去,定要把它千刀万剐方泄他心头之恨。

正思量间,叶羽感觉好像地震了,难道这通道要塌方?接着,他听到了暗器破空的“嗖嗖”声以及铁器敲击铁桶的“铛铛”声。

好悬!好险!

如果换成是人站在那儿,将会有什么后果?护体真气能不能作用?至少他叶大公子是不敢试上一试。

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一百年,直到叶羽感觉世界仿佛已经沧海桑田了,这才没了动静。

小心驶得万年船,叶羽抓着铁链子又多待了一会儿,他才顺着铁链子慢慢的爬了下去。在铁桶里摸出另外的火把,用火石点燃,火苗渐大,井底里同样明亮起来,叶羽也仿佛找到了依靠。

可接下来他却瞪圆了眼睛。

从哪儿跑过来一只大刺猬?叶羽仔细一看不是,原来就是刚才那只癞蛤蟆,只不过全身插满了暗器,有箭矢、有流星镖、有飞刀……长的、短的,应有尽有。

癞蛤蟆身上流出了血,叶羽记忆中蛤蟆血也是红的,可眼前这个流出来的却是黑色的。

剧毒。

叶羽哪还会有什么怀疑?再看地表的泥里,暗器竟仿佛鱼身上的鳞片一般,覆盖了厚厚的一层,不用说,这东西们肯定也是剧毒。

好狠毒的暗器,好卑劣的手段,好大的手笔。

虽然是敌人,可叶羽却不得不佩服这布局的人,不论是谁想救叶超凡,不付出血的代价是不行的。

蓦然间,叶羽听到背后有动静,他仿佛就是那惊弓之鸟,迅速蹿了出去。

“妈呀!脚底好痛。”

叶羽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这一跳不要紧,另一只脚也传来钻心的剧痛。叶大公子明白了,他是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暗器。

左脚插着一支菱形镖,右脚是一枚铁蒺藜。

忍痛拔掉,叶羽擦干净脚底黑色的污血,他不屑的撇了撇嘴,如此雕虫小技还想害老子?真是自不量力。

刚才是什么声音?叶羽转过身来,他先朝地上吐了口吐沫,那表情很拽很不屑。可微一扬头,他又一屁股蹲到了地上。

这支火把又浸在了水里,这窄小的空间再次陷入了漆黑,屁股上剧痛,叶羽心里更紧张——说紧张有点抬举他,简而言之,他就是红果果的害怕——这地方怎么会有死人的骨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叶超凡?可那股惊人的煞气又是怎么回事儿?不会是他死不瞑目而阴魂不散吧?

叶羽心里抖得厉害,他感觉身上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

“叶大侠,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切都跟我没关系啊,我生理年龄才十八岁,紫阳那老混蛋害你的时候,我娘还没出世呢,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儿呀。”

叶羽自诩是无神论者,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不是口号而是行动,可真的遇到这种事儿,他也真的害怕,呼呼喘着粗气,他小腿有些不听使唤,就差没尿裤子了。其实就算尿了也不知道,坐在泥水里这么久,身上衣服早湿透了。

屁股上疼的有些麻木,叶羽忍不住想,他的身子会不会发生感染?可对面没动静,他也不敢动,一人一尸就这么僵持着。

“紫阳既然能抓住叶超凡,他绝对有能力杀掉他,可为什么不呢?囚而不杀,他难道就不担心猛虎脱困?纸里包不住火,他应该有这个常识呀。”

想到这些,叶羽更坚定了叶超凡阴魂不散的事实,越是这么想,叶羽抖得也越厉害,这种氛围真能让人崩溃啊。

“叶大侠,我是皇上的女婿,您跟皇上是结拜弟兄,我跟皇上的儿子也是结拜弟兄,咱们是亲戚,你可不要害我啊。”叶羽急中生智,他想到了亲戚关系,人都有人情味,鬼也应该有鬼情味吧?“我知道您死的冤枉,我会替你报仇的,我跟紫阳老混蛋已经死磕上了,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叶羽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可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

也许他真的没有恶意的,毕竟人家是君子呢。叶羽可没忘记太宗皇帝这话,他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拔屁股上的暗器。

伤口差不多愈合,那些玩意就好像长在了肉上似的,每拔一颗,叶羽都疼得直哆嗦,想想这种无依无靠的憋屈,他眼泪忍不住冒了出来,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下来了。

要不现在上去?可要怎么跟皇上解释?要是月儿她们知道自己认怂了,她们会怎么看自己?叶羽更想到,如果紫阳对娘她们出手,那娘可怎么般?

王宝钗没福气,苦守寒窑十八年,还享福享了不到三年呢;娘她很有福相的,我一定不能让她受苦的。人有了寄托就有了动力,叶羽弯下腰从泥水里捞出了冰剑。

第三次点燃火把,他看着让自己“很失态”的骷髅,冰剑挽起几朵剑花,黄芒攒动,骷髅四分五裂。

骷髅倒下去,井壁上现出一个半圆形甬道,难道这是通往关押叶超凡地牢的通道?叶羽拿火把向里一照,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还真应了那句话,一个骷髅倒下去,千百个骷髅站起来,好残忍的手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