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298章 修罗血爪

第298章

修罗血爪

这通道不算高,叶羽进去得猫着腰。

如果里边再有什么歹毒的暗器,如何能躲得过?要不先探探路?

在热兵器时代的战争中,碰上地雷阵还有传说中的导爆索,可叶大公子现在有什么?手头除了火把就是剑,至于干粮,早就浸在泥汤里要不得了。

穷则思变,叶羽转身拿出一个没用过的火把,掏出臂砂卫将没有火油的那一头削尖,待火苗旺盛,他握住火把的中部,大力朝通道里掷去。

木棍破空,火苗呼呼,流星一般扎在了通道的侧壁上。

难道这就要灭了?这是什么破火把,一点也不防风,还皇上让人准备的呢。

火把的火苗仿佛油灯的灯头,忽明忽暗,叶羽感觉五脏六腑都挤到了心里,你可千万不能灭啊,哥哥手里可就剩两支备用的了,不能再浪费了。

天无绝人之路,火把就仿佛那干涸的车辙里的鱼,眼瞅着就要干死了,突然天降暴雨,它又活了过来。火苗渐渐变大,欢快的跳跃着,叶羽心情随之欢愉起来。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火光照亮了通道的深处,看着那横七竖八骷髅,叶羽脑袋里现出了一个又一个大问号,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乱葬岗?叶羽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遥想当年尸身尚未腐烂、蛆虫乱爬时是怎么一个场景?他似乎已经闻到了死尸的那种恶臭。

那是怎么回事儿?靠墙站着的两具骷髅吸引了叶羽的注意力,一骷髅手里握的仿佛是凿石头用的凿子,这凿子却插进了他对面那人的胸膛。

别人要打你左脸,你连右脸一块凑上去,这“唾面自干”式的人物现实中几乎没有,对面那人也不含糊,手中斧头不偏不巧的劈在了他的脑袋上。

仔细瞅瞅,叶羽才发现,这人的头骨已然碎裂了。

内讧,这里的人一定发生了内讧!

绝望中他们想到的不是同舟共济,牺牲别人而能让自己活下去,就算是杀死自己的兄弟朋友,相信他们动起手来也不会有丝毫的内疚。

这就是人性的卑劣。

这些尸骨上好像没有什么暗器,是了,这些人八成就是建造这座地牢的苦役。叶大公子想到了秦始皇,始皇陵寝为什么始终是一个谜?苦役们活干完了,他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紫阳建造这样秘密的地牢自然不想被人发觉,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人灭口,只有死人才最能保守秘密,那老牛鼻子一定是把为他干活的人困死在这条通道里。

叶羽慢慢的走进了通道。

近距离观看这些尸骨,叶羽越发心寒,这种心寒不是害怕,它是一种悲观的绝望。

有的尸身嘴里叼着人的腿骨,更有两架骷髅在用一根臂骨拔河,可却有人从他身后偷袭了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偷袭的人又被人偷袭……

他们在争抢食物,饿急了眼,生吃人肉绝不是什么不可能。

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为了能跟家人团员,活下去才是最关键的,如果换成自己,会不会为了生存而不顾一切?叶羽甚至不敢反思这些。

他们手里有工具,为什么不想办法凿通这条甬道?虽然进了枯井依然是死路一条,可没有试过怎么知道?难道是他们根本就没能力凿开堵在洞口的石头?

通道暴露是因为自己无意间触到了枯井壁上的机关,难道想要打开堵在门口的石头只能依靠外力?叶羽快步向通道的另一端跑过去。

果然如此!

叶羽终于看到了堵在洞口的巨石,他同时也明白不是这些人不想办法,而实在是没有办法。他们最强的武器就是斧头,一斧头劈下去顶多能在石头上留下一条浅浅的痕迹。

踩着脚下的石屑,摸着大石上的斑斑缺痕,叶羽看着临死还死死抓着斧头的骷髅以及他身后卑鄙的偷袭者,他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人性的一点光辉。

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空气,也许就是因为心底的牵挂,他才会如此的坚持,可最终却死于同伴之手。

叶羽很鄙视他背后的偷袭者,他觉得那不过是披着人皮的畜生。

冰剑起落,叶羽替人泄愤般碎骨万段。

叶羽将新的一支火把插在一侧的墙壁上,他小心翼翼的将勇者的尸骨摆放到一边。

把冰剑挂在腰间,叶羽面石而立,双脚不丁不八,真气灌注双掌,他大喝一声,拼劲全力的一掌拍在了石壁上。

叶羽不敢说力举千钧,可至少也得八百,这一掌威力极大,堵在门口的大石仿佛被爆破般哗啦哗啦一阵乱响,甚至整个甬道都有坍塌的趋势……

飞扬的石屑慢慢散去,依旧有一块大石横亘在洞口,叶羽不能置信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这大石到底有多大?难不成这位置正好是甬道的中央?

如果再这般蛮干,巨石没打通,这甬道先塌了。

如果真被砸在这种地方,除非自己有“齐天大圣”的本事,否则难免一死。

“兄弟,今天还得靠你了。”

叶羽缓缓抽出冰剑,切豆腐般一块一块的切下了挡在洞口的大石。

怪不得月儿说什么也要跟明空抢冰剑的所有权呢,叶羽第一次对冰剑有了这么大的依赖感。

“轰隆隆!”

叶羽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终于打通了,叶羽可算松了口气。

珍而重之的将冰剑收在腰间,他双掌击落眼前的残石,举起火把,接着那微弱的光,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高约三丈,百十来平米的样子。

叶羽拿着火把向里照了照,看着洞顶那倒放的尖锥一样的石头,钟乳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溶洞?

就在叶羽东张西望的瞬间,那股熟悉的煞气再度出现,叶超凡果然还没死。

这个念头还在脑海中盘桓,叶羽下意识的抬头,一道血红色的爪影已然到了他的胸口。

“修罗血爪……”

叶大公子当真吓了一跳,真气外放到这种境界,这得需要何等深厚的功力?话未落地,叶羽手中火把脱手,他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

难道真的是好人没好报?好心来救人,迎面一爪子,这也太不讲理了吧?你被困了这么多年,好心人来探望,就算是敌人,你也应该欣喜若狂才对呀,就这样还君子呢,叶羽爬起来不屑的撇了撇嘴。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叶超凡在黑暗里呆了这好几十年,适应了这种环境,他肯定能看清东西,可自己刚才还举着火把呢,现在突然黑了,要不撞墙才见鬼呢。

不点火把,那可真就是“敌人在暗我在明”,这太被动了。

至于点火把,叶羽突然意识到他手里就剩俩了,这还包括通道里将要燃尽的那个。

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

刚才自己举着火把,距离叶超凡肯定很远,如果把这火把掷到他眼前会怎样?叶羽突然想到了军队上对付带着夜视镜的侦察兵的方法。

自从下到这地牢里,老子就一直在赌,一路旗开得胜,自己运气应该不差。

“叶超凡!”

叶羽大喝一声,与此同时他如法炮制般将火把掷向了刚才掌力传来的方向。

“我不是敌人,我是当今太宗皇帝派来搭救你的。”

插进左前方石壁上的火把忽暗又明,叶羽看到了一个大猩猩一样的东西,这就是叶超凡?他可真够超凡的。叶羽迅速将最后一支火把插进洞口的石壁,他灵猫般蹿了进去,几个起落,已然栖身叶超凡跟前。

从远处看,三十几年没有修发剃面的叶超凡真跟猩猩没啥两样,可走近一看,叶羽的心跳明显加速了。

怪不得叶超凡逃不出去呢,

六根儿臂粗的大铁链死死的锁住了叶超凡,其中四根分别锁住他的双手双脚,剩下两根俨然伸到了他的肩下,难道是被锁住了琵琶骨?

叶羽突然觉得叶超凡挺可怜的,刚才莫名其妙挨了他一掌的怒火烟消云散,这种情况换谁都得崩溃啊。

“叶大侠,其实我也姓……”

“奸贼,我要你死!”

叶超凡几十年没跟人交谈,舌头都有点不好使,可叶羽却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我真的不是奸贼……”

叶超凡猛地抬起头来,双掌凌空抓出,修罗血影再现。叶羽吃了一次亏,长了点记性,他没敢硬抗这连绵不绝的血影,脚踩莲花步,左躲右闪,避开叶超凡一次又一次致命的攻击。

“七星莲花步?紫阳老贼,你…你卑鄙……”

可能泡过缥缈峰见性,如果叶超凡还没疯掉,他定不会觉得陌生,有了共同语言就拉近了两人的关系,叶羽想的挺好,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叶超凡为什么会把自己跟紫阳真人联系起来,难道你被关的久了,看每个人都像紫阳?

“我不是紫阳,你仔细看看,紫阳有我这么年轻吗?其实我也是姓叶的,指不定咱们五百年前就是一家呢。”

也许是叶羽的话起了作用,叶超凡停止了攻击,藏在灰白头发里的眼睛盯着叶羽看了好半天,他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到底是谁?跟紫阳老贼有什么关系,如何练就了他的浩然之气?你是如何习得七星莲花步的?你跟缥缈峰什么关系?”

叶超凡说话断断续续外加吐字不清,可叶羽却不敢有丝毫嘲笑的意思,“什么浩然之气?我跟那老丫挺的不死不休,恨不得现在就爆他**,缥缈峰么,我定要踏平缥缈峰,捣毁她的云栖庵,至于见性那老东西,要不是看在我媳妇面上,我先奸……”

“住嘴!”

叶超凡突然暴怒,一声嘶吼,修罗血爪的虚影铺天盖地的朝叶羽招呼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