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03章 拜师

第303章

拜师

叶羽对“叶超凡”这三个字**到了极点,听说还得亲自去见他,叶大公子火气险些没冲破天灵盖。

叶超凡什么身份?在“体制内”,他是太宗皇帝的结义兄弟,隐约就是无冕的异姓王爷;在江湖上,他是与道衍神僧、见性神尼齐名的强大存在,有他住在府里,这就好像后世的“核威慑”,一般江湖宵小谁敢捋其虎须?叶羽也知道这个理,可心里就是转不过弯来。

真要动手就能赢吗?叶大公子同样门清,果真打起来,他获胜的几率绝对负数级的。

又不是什么生死仇雠,为了争一口气,犯得着动刀动枪?叶羽抄起素月房里用来闩门的木棍大步走了出去。

如果真的打不过,咱好汉也不吃眼前亏,耍赖还不行?

还没上战场,这就打起了退堂鼓,这要是能赢那才叫没天理呢。

“相公,叶超凡没有恶意的,你可不要胡来。”素月知道叶羽心情不好,她可不希望看到相公真的跟叶超凡打起来,着急忙慌要穿好裤子,可越是着急越是发乱,只听“哧”的一声,裤子开裆了……

“公子,你拿棍子干什么?”

叶羽出门碰到了红袖,这小女人很是诧异,到底是谁能让公子发这么大的火以至于要气冲冲的拿棍子找回场子?

“红袖,你想不想成为真正的高手?”

叶羽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你叶超凡自动送上门来,岂能不给你找点事儿做?

红袖能不想?她做梦都想。

“你跟我来,我给你介绍一个超一流的师父。”

红袖却脸色一黯,“公子,你是不是不想教红袖莲花步了?红袖知道自己笨,可我真的很刻苦的,莲花步的第三步我也快熟练了。”

红袖真的笨吗?叶羽可不这么认为,学东西也讲究天赋,他学莲花步很快,可星河剑法呢?素月手把手的教了好些天,他不还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么?红袖进境不快,只能说她还没有窥到莲花步的门径而已。

更何况他授徒的方法真的科学吗?红袖的执着、红袖的刻苦,叶羽发自肺腑的感动,他可不想这样一块璞玉被他给糟蹋了。

如果红袖真能拜叶超凡为师,再有自己为她打通身子各处经络,那她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关键时候能帮衬一把,叶羽当然毫不犹豫,尤其是这样可人的小姑娘。

红袖哪能猜到叶羽的苦心?在她心中,叶羽这种半吊子俨然就是大梁的no.1,她不信大梁还有比叶羽更好的师父。曾经让她看到希望,而今又让她绝望,这还不如压根就拒绝她呢。红袖心里怨怼,她强忍这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滚下来。

叶羽拉住红袖的手,却不想被她大力甩开了。虽然尴尬,可他也没多想——女孩家脸皮薄呗——领着红袖向门房方向走去。

“你小子拿根棍子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想跟老夫比划比划?”

叶超凡想不到叶羽的迎客方式这般特别,看到红袖,他又有些诧异,你个混小子到底招惹了多少姑娘?

“前辈,小子求你帮个忙怎么样?”叶羽有商有量的看着叶超凡。

“你小子也知道老夫是你的前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叶超凡的表情很让叶羽伤心,难道老子人品真就差到了这种地步?再怎么说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好歹也得给老子个台阶吧。

“这样吧,咱们做个交易,你在我家里住,我好酒好菜好伺候的把你当大爷供着,你能不能传我这个朋友几手功夫?”

红袖想不到叶羽竟然真的给她介绍了师父,看看叶超凡又看看叶羽,虽觉得有几分眼熟,可也真的看不出叶超凡的深浅,不过心里对叶羽的怨怼却消了几分,他不是在借故推脱,想想刚才叶羽拉她的手,红袖心里着实有些悔意。

叶超凡从太宗皇帝口中了解到叶羽的所作所为,心中不由赞叹,这无赖也不是那般一无是处,他倒不失为一个男人。

当然了,叶超凡更加诧异于叶羽强敌环伺仍能活蹦乱跳的,同意住到叶府,刚开始主要是对叶羽有几分好奇,现在他倒也不抵触做些日子“护院”了,能传授府里几个人些许功夫,他当然也不会藏着掖着。

看看红袖,叶超凡又把目光转到叶羽的身上,“当然可以,不过老夫也有个条件。”

“说说看。”

“你不是说把老夫当大爷伺候吗?那洗衣、扫地、端茶、倒水、铺床、叠被这些事儿,可得你亲自动手,你觉得怎么样?”

如果说叶羽是大梁土生土长的少爷,他一定坚决抵触这些事情,可叶大公子却是二世为人,不做这些事儿虽然很多年,可也不是不能接受,男子汉能屈能伸,这点委屈算什么?间接的感动了红袖,指不定人家女孩儿就主动投怀送抱了呢。

“前辈,这些事还是交给红袖吧。”

红袖倒不是想巴结叶超凡。府里虽然没有一个人把她当丫鬟,可在她看来,这些事情是她应当应分的。

“红袖?”叶超凡看了叶羽一眼,你这混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女娃娃,对于男人,你可不能这般迁就,你越是忍让,他就越是蹬鼻子上脸,这些事情,老夫非得让他亲自来办不可。”

红袖脸蛋儿红了个通透,她听出了叶超凡的言外之意,人家倒是想迁就呢,可现在还不是呀;叶羽却差点没蹦起来,你个老混蛋还是不是男人啊?怎么老是站在女人的立场上说话?

“臭小子,你怎么说?”

“我答应你,”叶羽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几个字,他偷偷杵了红袖一把,“红袖,还不快拜师。”

红袖不明白叶羽为何这般急迫的要自己拜师,可看他也不像开玩笑的,迷迷糊糊的就跪到了叶超凡跟前,三跪九叩之后,叶羽早让人端来茶水递到了她的手里。

“师父,徒儿敬茶!”

叶超凡本没打算正式收徒,叶羽这一手打了他个措手不及,想要出言拒绝,小姑娘跪在自己跟前,茶水已经举了起来。叶超凡对女人压根就狠不下心来,拒绝的话哪说得出口?心理上先妥协了,他再看红袖感觉就不一样了,孤独了这几十年,突然有了徒儿,他心里竟莫名的冒出一丝暖意。

接过红袖递来的茶水,叶超凡一饮而尽。

“乖徒儿,快起来。”

叶超凡想准备点见面礼,正摸索呢,叶羽突然发话了。

“见面礼什么的就免了吧,有了这么乖巧的徒儿,你能不露两手瞧瞧?要不这样,咱俩比划比划好了。”

叶超凡哪会怕了叶羽?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叶羽先行出手。

“高手过招,动作太快了,红袖又怎能看的清楚?”

“你也算高手?”

叶羽气的脸都红了,我怎么就不算高手?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文斗怎么样?我攻的时候你守,你攻的时候我守,你看如何?”说话的同时,叶羽在叶超凡的四周画了个圈,“守的一方站在圈子里,出了这个圈就算输了,输了可不能借故挑衅赢了的那一个。您是前辈,您若是先出手,那估计就没我什么事儿了,还是我先攻你先守吧。”

叶超凡知道叶羽准没安什么好心,可自恃身份,他难道还能跟小辈争这个先后?谅你小子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

“红袖,你可看仔细了。”

叶羽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已然出现在叶超凡的背后,高举手中门闩,如泰山压顶般朝叶超凡砸了下去。

红袖可不认为叶超凡能快得过莲花步,公子这一棍子下去,指不定刚认的师父就这么挂了,她惊呼道,“小心!”

叶超凡不慌不忙,反手格挡,只听“砰”的一声响。

叶羽“蹬蹬瞪”的退了好几步,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叶超凡却是纹丝不动,红袖张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

“小子,你就这么两下子吗?”叶超凡看了看红袖,“徒儿,为师让你看看为师的成名绝技。”

说话间,叶超凡五指成爪。

“慢着!”叶羽可见识过叶超凡凌空爪影的威力,“现在可是我攻你守,你要是主动出手,那可就算你输了。”

“徒儿,现在见识到什么叫无赖了吧?”

叶羽趁着叶超凡分心再度出手,他融星河剑法于棍,门闩仿佛出海怒龙,隐隐离离,铺天盖地的棍影笼罩了叶超凡。

“这招还有点意思啊。”叶超凡这当口还有功夫说话呢,骤然间,他身周现出万千血红色的爪影,跟着“啪”的一声大响,棍影、爪影合二为一,门闩粉碎,叶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叶超凡依旧纹丝不动。

叶羽算是明白了,叶超凡这几十年除了修习内功就是修习内功,他这种格物的环境比自己当初的活死人境况也不遑多让啊。

“我的进攻还没有结束,你若出圈就是输了,我先去食罢晚饭再来跟你较量,你可不要走。”

人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也算无敌了,叶羽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这话说完,他已然消失在红袖二人眼前。

红袖这会回神了,此刻她终于明白叶羽为何要她拜师了,能拜如此高人为师,可遇而不可求,她似乎看到了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师父……”红袖再次跪倒在叶超凡跟前。

“徒儿,你这是何意?”叶超凡走到红袖跟前拉起了她。

红袖抬头看着叶超凡,恍惚间她仿佛看到父亲站在了她的跟前,这些年的艰辛与屈辱齐齐涌上心头,她扑到师父怀里失声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