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04章 都是见性惹的祸

第304章

都是见性惹的祸

叶羽落荒而逃,此战不胜而胜,他当然不会觉得沮丧,走进内宅,绕了好几个弯,确定叶超凡不会追上来,他才放慢了脚步,抬头发现,竟晃悠到了明空房前,想想那大肚子的媳妇,他美滋滋的踱了进去。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怜住到叶府也有一段时间了,她与明空的关系也越发密切,排除叶大公子的“人为干扰”,她俩食则同桌,寝则同床,好的跟亲姐妹似得。叶羽进门的时候,她俩正坐在**,明空手里拿着阵线、布料,小怜在她旁边说着什么。

“明儿,你们干嘛呢?想我了没?”

叶羽这话问的相当有水平,虽然叫的是明空的名字,可一个“们”字把小怜也给划拉了进来,至于是问小怜想他还是明空想他可就不好说了——当然,叶大公子如此问话,纯属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反正小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天晚上的“暧昧”,脸蛋儿透红,心里发虚,低语两句,她小跑着走了出去。

“公子,小怜她怎么了?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明空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榻上,她站起来伸了伸手脚活动一下筋骨。

力的作用是相对的,这放在心理学上照样适用,小怜心虚,叶羽也不是那么坦然,他不敢就这个问题纠缠,看到明空放在床边的衣服,他故作惊讶状。

“咦?明儿也会做衣服了?”

与君子六艺相对,在大梁,女红针线是女儿家必修的功课,像裴雪、嫣儿、英凝、小怜她们都是个中高手,即便对这些很不感兴趣的三丫头也不是一窍不通;当然也有例外,素月是女杀手出身,明空半职业的尼姑,她们嫁人以前估计谁也没想过会嫁人。功夫好真不是万能的,耍剑都能耍出花来,可她俩拿起绣花针就想往手指头上扎。

明空略显得意的笑了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小肚子,她脸上又划过不经意的一丝黯然,“婆婆本来给宝宝做了好些衣服,可明儿还想多做一些,三岁、四岁的……她们长大就不会担心没有衣服穿,就算是明儿……”明空突然闭口,她展颜强作笑,“公子,你看明儿做的衣服好不好看。”

自从谣言事件以来,明空兴致一直不高,叶羽能猜到原因,可难道能告诉明空你要“任他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明空要真的这般无欲无求,她也不会因为师门的名誉耿耿于怀了。

缥缈峰名声越臭,叶羽越是高兴,可想到中间夹着明空,他心里的喜悦无形的消减了几分,这关系该怎么处理?反正不能让明空回缥缈峰。

“明儿,你这裤子是给谁做的?”叶羽抓起明空那将要完工的裤子,他在身上比划了比划问道。

“这是宝宝将来像你这般大的时候穿的。”明空被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

叶羽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他终于明白这裤子别扭在哪儿了。

“明儿,咱们的儿子、女儿将来不是弱智吧?”

明空白了叶羽一言,似乎怪他胡说八道。

“都十七八了还穿开裆裤,这走在大街上乐子可大了……”

没等叶羽说完,明空一把抢过了裤子,她只考虑比着叶灵所做的裤子的形状,哪想到这么多?

“明儿,以后你穿上这裤子好不好?”叶羽突然坏坏的一笑,“等就咱们俩人的时候。”……

两人笑闹一番,明空心情好转。

“明儿,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现在住在咱们府里的叶超凡可是你师父的狂热粉丝,当然,估计是没泡上的那种。”

叶超凡?明空有些诧异,他真的没听过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

“对了,明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明空点头示意叶羽发问,心里却有些奇怪,他做事什么时候征求过自己的同意?

“你师父臂上守宫砂还在不在?”

叶羽声音很小,明空没听清楚,叶大公子于是很直白的补充了一句。

“你师父她还是不是处子?”

明空笑容僵在了脸上,“我不许你拿师父乱说。”……

接着明空沉默起来,叶羽自知失言,想逗她说话,可明空绷着脸不搭理他;叶羽讲个笑话,能把自己逗笑却逗不笑明空,这丫头就这么没有幽默细胞?

“你出去好吗?明空真的累了,想一个人静一静。”

如果明空甩脸子给他看,叶羽八成会无赖的用强,我就是不走,你能怎么办吧。

可明空这客气的冷漠,仿佛在他心里扎了一根刺,有后悔,有心疼,还有一丝莫名的醋意,他是吃整个缥缈峰的醋,是吃见性老尼的醋,如果让明空在自己跟她师门之间做个选择,她恐怕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师门吧?

想想跟叶超凡吹厉害的时候,自称征服了缥缈峰最优秀传人的身心,可这话有多少水分?被明空这无意的“打击”,他的自以为是的自信,十去其九,仅剩的那十分之一还有些摇摇欲坠,意兴索然,叶羽是想笑,可冲明空咧了咧嘴,他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霉运总是接踵而来,走到门口,叶羽一脚绊在了门槛上,一个踉跄,他狗啃屎般摔了出去。

明空轻呼一声,她刚想过去扶一把,叶羽已经爬了起来,转身踹了门槛好几脚,他气冲冲的离开了。

明空想叫住叶羽,可伸了伸手却没出声,叶羽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她摸着自己高隆的小肚子,眼泪无声无息的滚了下来……

“你个石头也瞧不起老子,我踢死你。”

叶羽发泄般狂踹院子里的一块大石头,砰砰之声不绝于耳,他仿佛在打沙包一般。

“见性老尼,你够混蛋,你凭什么把我的明空洗脑成这德行,你缥缈峰有什么了不起的?见性老处子,你别让老子看到你,否则我必将你先奸再杀,再奸再杀……”

“不要!”

伴随着红袖一声惊呼,叶羽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他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砰”的一声,叶大公子只觉摔了个七晕八素,喉头一阵腥甜,他不由喷出一口鲜血。

“师父……”

叶超凡冲红袖摆了摆手,他瞪着叶羽,“我说过,我不允许任何人辱及见性,否则就别怪老夫不客气。”

“老子偏要说,你能怎么办?”叶羽抹了抹嘴角血迹,他有一种发泄般的畅快,“不客气又怎样?你还杀不了我,我就是要把见性老混蛋……”

“羽儿,不要!”

叶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叶超凡刚要出手,可看清叶灵的容貌,他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嘴里喃喃自语,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影子迅速窜起,呜咽着扑向了叶超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