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06章 外公?

第306章

外公?

叶羽、素月面面相觑,难道就没有办法伪造守宫砂?缥缈峰的长老总不至于有病到去检查吧?想想每到“验贞”的日子,云栖庵里大大小小的尼姑身子集会,这场面何其壮观?话又说回来,难道就不能造假了?

“缥缈峰是不是真的烧死过不贞的弟子?”

明空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她看着叶羽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与无助。

素月忍不住捏了叶羽一把,似乎责怪他不该问这句话吧。

叶羽也知道说错话了,他坐到明空身边轻轻拥着她的肩膀,他这是想告诉明空,所有的事情我要和你一起扛。

“公子,明儿七岁那年亲眼目睹了师姐在大火中痛苦的哀嚎……”

有病!

素月看了叶羽一眼,他俩异口同声的吐出了这两个字,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会在孩子心中留下阴影吗?

“明空,那…那你为什么还那般尊敬你的师父?”素月斟酌着问道,她看得出明空对见性绝不是惧怕。

“缥缈峰门规所限,师父她也不能制止,其实师父人真的很好的,她很疼明空的。”顿了一顿,明空补充道,“明空长这么大,师父就跟明空发过一次火,可她也没舍得打明空的。”

“她为什么跟你发火?”叶羽插口道。

明空低下了头,“人家就是问师父小宝宝是怎么来的……后来明空跪在师父禅房外面,听她偷偷的哭了很久的。”

见性神尼也会哭?叶羽真的很难相信……

太子大婚的日子马上就到了。

自古以来,娶妻跟纳妾就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前者三媒六聘,从提亲到迎娶,那一套繁缛的礼节一个也不能少,而妾基本上就是一顶小轿做贼似地抬进府里了事,正门都不一定开。

进门的方式不一样,在夫家的待遇更是天上地下,妻那是府里的女主人而妾不过是男主子**的对象,也就是传说中的二奶、三奶,跟自己男人睡觉还得看那位大姐高兴不高兴,要是真的遇上个河东狮吼,那这辈子恐怕都抬不了头了——要不说三丫头她们谁都想争这正妻的名额呢。

平民百姓尚且如此,皇族贵胄就更不消说了。

朱泰是太子,他更是大梁独一无二的皇位继承人,叶雪作为他要娶的媳妇,虽然只是从一品的皇太子妃,可因为太宗皇帝自敬康皇后死后再没立皇后,谁都知道她这“预备皇后”准能提前转正。

未来的国母皇娘进宫,有哪个官员敢说一切从简?

为了太子迎亲,叶府的人彻底忙碌起来,先是大扫除,犄角旮旯,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落下,看那架势,恨不得马桶都拿手帕细心的抹一遍;接着就是装饰工作,张灯结彩,府里到处是大红的绸缎子,每一扇窗都贴上大红囍字……

当然,也有闲人。

比方说叶超凡,比方说叶大公子,再比方说来凑热闹的钱宝儿。

作为太宗皇帝的结拜兄弟,大梁想巴结叶超凡的可不在少数,可老小子却没空搭理这些人,他现在把全部精力都用来调查叶灵的身世了,事无巨细啊。

叶羽应酬也不少,可他不像叶超凡那么清高,但凡有人送来贺礼,他照单全收,然后就是各怀鬼胎的大吃大喝一顿,缘定酒家因为这事儿也赚了个盆满钵丰。

太宗皇帝听说之后,一笑置之,有些事情,他比叶羽更清楚。

皇权的影响力一步步加强,无论是中立的,还是已经投靠七大氏族的官员,他们心思都转动起来,想要向皇帝投诚,走叶羽这条路是最佳的选择。

恭贺太子大婚,他们每个人都搭了厚礼,如果叶羽摆明了两袖清风,他们回去八成是睡不着了;只要叶羽收下,他们算是吃了定心丸。这药丸不光能定心,还能催眠,晕晕乎乎的到家,他们做梦都能笑醒。

叶大公子外面应酬,回到家里也不得清闲,只要碰到叶超凡,两人就是王八瞅绿豆——大眼瞪小眼。

“我说老头儿,你能不能别调查我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追求我娘呢,你现在都快六十了,注意点影响好不?咱们得顾忌这个!”

叶羽拍了拍自己脸颊,见叶超凡也要扇一巴掌,他一个懒驴打滚躲了开去。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要是再这般不讲道理,我可放大白咬你了。”

大白跟叶超凡算是结了仇了,每次见到他总是如临大敌的样子,叶超凡看在叶灵的面子上,爱屋及乌,无奈的选择了暂避锋芒。

“什么老头儿,我可能是你的外公!”

叶羽也猜到这种可能,可打心眼里不想承认。平白无故的矮了两辈,谁愿意承认这便宜外公?还是老头子叫起来舒服些。

“你瞎嚷嚷什么?你还真把我娘当成见性的闺女了?人家神尼还是处儿呢,你听说过生了孩子还是处子的?”

“混账东西!”叶超凡又想打人了,“你没资格编排她。”

看到叶超凡脸上的表情,叶羽心里一跳,难道叶超凡真的与见性有一夕之欢?他远远的跳开,“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最好不要告诉我娘。”

叶超凡不说话。

“你被关进了地牢,这可以理解,难道见性就养不大一个孩子?我娘为什么会在勾栏院里长大?”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可我知道我娘这些年受了很多苦,你把这些告诉她,不过是徒增她的伤心而已。”

叶超凡被呛住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她应该能够理解……”

“师父,你们怎么了?”红袖远远地看着叶超凡二人比比划划的,她还以为他俩又掐起来了呢。

“红袖,我们很好啊。”

叶羽现在悔死了,如果事情真像叶超凡说的那样,自己岂不是比红袖也矮了一辈?

“我可警告你,这都是你的推测,没有证据最好别乱说。”……

叶羽走进叶灵房里,但见母亲正拉着叶雪的手小声嘀咕着什么,这位姐姐手里攥着一块洁白的帕子,时不时的点点头,她小脸儿通红仿佛能滴出血来。

“娘,你们干什么呢?”

“啊…娘亲,女儿先回房了。”

看到叶羽,裴雪惊呼一声,她捂着脸跑了出去。

叶羽莫名其妙,难道哥们脸上有什么羞人的东西?想想钱宝儿曾经的风采,他赶忙用手抹了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