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10章 嫣儿的哭泣

第310章

嫣儿的哭泣

叶羽心里纠结,他径直走向了原来叶雪的闺房,他知道嫣儿就在那屋子里。

天色渐渐黯淡,庭院里枝头上的春意仿佛也躲了起来。

屋子里没有掌灯,叶羽推开房门,站在门口,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抱膝坐在闺房外间的小**,一动不动的样子仿佛那静穆的雕像一般。

叶羽呆呆的看着,他看到了“雕像”心中的孤苦,他感受到了“雕像”心中的无助。

这些日子为什么不多关心关心嫣儿?叶羽有些懊恼的想到。

也不知道这丫头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真的没有人会嫌弃你身上的伤疤,那一点也不丑陋……

叶羽轻轻的走到嫣儿身边,他半蹲着身子,双目直视嫣儿的眸子。

这丫头将小巧的下巴搁在膝盖上,叶羽的影像进入了她的瞳孔仿佛又从耳朵里钻了出来,她依旧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嫣儿,你怎么……”

叶羽轻轻的呼唤,嫣儿却陡然心惊,她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儿一般蜷缩起身子,那种发自肺腑的恐惧直到看清叶羽的样子才渐渐蛰伏起来。

“少爷,嫣儿失礼了。”

叶羽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嫣儿竟会为这种事儿道歉,他不需要这种客气,他宁肯嫣儿像素月她们那般互不相让,她宁肯嫣儿也欲“染指”正妻……

那涌上心头的万般柔情仿佛卡在了喉咙里,叶羽怔住了。

“少爷稍等,嫣儿就去掌灯。”

随着蜡烛火苗的跳跃,屋子里渐渐明亮起来,嫣儿那原本可爱的娃娃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红润,苍白的可怕,她要去斟茶却被叶羽一把拉住了。

“嫣儿,姐姐在皇宫里很好,你真的不用担心,她不让你跟着是为了你将来的幸福,你不要生她的气。”

嫣儿点点头又摇摇头,虽然没有说话,可叶羽知道她点头表示知道小姐很好,摇头是指她不生小姐的气。越是明白嫣儿的意思,叶羽心里越是糊涂,既然如此,你今天为何又会这样?

两人相顾无言,烛光渐渐的黯淡,烛泪却顺着烛身淌到了桌上。

叶羽二人的目光同时转向烛台。

蜡炬成灰泪始干,叶羽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这句诗,他很排斥这种想法,他不要看到蜡烛流泪。

烛心正中,燃烧才能长久,叶羽伸手抓向了烛台。

也许是心有灵犀——至少叶羽如此安慰自己——嫣儿同时伸出了手。

叶羽突然抓住了嫣儿的手,嫣儿想要挣脱,一不小心撞倒了烛台。

烛光熄灭,屋子里瞬间陷入了黑暗,那滚烫的蜡油浇在手背上生疼生疼的,猝不及防下,叶羽忍不住痛呼一声。

嫣儿能猜到怎么回事儿,她不再挣扎,轻轻的摩挲着叶羽的手背。

叶羽反握住嫣儿的手,他在她的手背上感受到了烛泪凝固的痕迹。

“嫣儿,你……”

叶羽有些惭愧,你难道还不如个小姑娘呢?

“少爷,嫣儿要走了。”嫣儿抽回小手,她打断了叶羽将要说的话。

“要走?为什么?”叶羽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好几个八度。

嫣儿咬了咬下唇,她努力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滚下来,“嫣儿本就是小姐的丫鬟,小姐现在嫁人了,嫣儿也该离开了。”

“凭什么你就该离开了?你也是娘的闺女,你也是我的姐姐,你还是我的媳妇,这里就是你的家,谁也不能让你离开。”

叶羽突然抱住了嫣儿,他盯着那近在咫尺的脸庞,“我听人说过,欲是红果果的索取,而爱是心甘情愿的付出,这容不得丝毫的勉强,你觉得我对你是爱还是欲?”

嫣儿不说话,叶羽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真心喜欢你,我真的不愿意勉强你,如果你有地方去,如果离开,你能生活的比现在好,我一定会成全你。嫣儿,你告诉我,你想去哪儿?”

去哪儿?嫣儿喃喃自语。

天底下还有什么地方比家更值得留恋?嫣儿清楚,府里每个人对她都很好,可越是如此,她越不敢面对,尤其是叶羽。她想要逃避,以前雪儿未嫁,她身上仿佛有那一层遮羞布,可而今小姐出阁,她知道那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伤痛定然隐瞒不住。

人生若只如初见!

也许现在离开是最好的选择,至于去哪儿,那根本不重要。

“嫣儿,你不要骗我,我知道你没有地方去,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流浪。”

“少…少爷,我……”

“嫣儿,你喜欢我吗?”

得不到嫣儿的回答,叶羽却感觉胸口湿热一片,他知道那是嫣儿的热泪。

叶羽低头寻着嫣儿的唇吻了下去,泪水流进嘴里咸咸的、涩涩的。

“嫣儿,我要你!”叶羽突然开口,“我不是什么好人,我也知道这么做对你有些霸道,可我不想我们的人生留下遗憾。”

叶羽抱着嫣儿站起身,大步走向了里间的卧房,他将嫣儿压在身下,伸手去解她上衣。

“少爷,你不要这样,嫣儿…嫣儿身子不干净,嫣儿配不上你。”

嫣儿死死的抓着衣襟,她祈求的说道。

“什么身子不干净?什么配不上我?在我心中,我的嫣儿永远都是冰清玉洁的。”

嫣儿显然误解了叶羽的话,她身子突然变得僵直,那弓着的身子微微的颤抖、轻轻的啜泣。

泪水再次汹涌,便一发不可遏止,哭声渐大,嫣儿号啕大哭起来。

叶羽想不到嫣儿竟哭的这般剧烈,那如火的热情瞬间消退,他就紧紧的抱着嫣儿,安抚着她,等待着她哭声的停止。

然而,嫣儿却哭个不休。

叶羽反复琢磨着刚才说过的话,这没什么问题啊。

“少…少爷……”

“嫣儿!”叶羽如闻天籁一般,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刚才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少爷,嫣儿…嫣儿那儿…那儿流过血的。”

嫣儿声音不大,叶羽听得一清二楚,作为一代“**才”,他微一思量便明白了嫣儿话里的意思,可这又能说明什么?一个女孩子,在那朝不保夕的炼狱之中,你还能苛责她什么?

“我知道,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你…你知道?”嫣儿娇躯再次绷紧,她梦呓般述说着她宁肯死也不愿意说出来的不堪回首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