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12章 伸出手来!

第312章

伸出手来!

叶羽盘膝闭目,宝相庄严的捧着女孩儿的屁股——色鬼与艺术大师其实是可以划等号的。良久,只听一声叹息,叶羽缓缓的撤回了双掌,事实证明,想要强行打通嫣儿体表络脉根本行不通。

“少爷…少爷…不要嫌…嫌弃嫣儿……”

嫣儿喃喃呓语,叶羽却差点没掉下泪来,他又捧住嫣儿脸蛋儿,在她唇上点了一下,“嫣儿,就算真的不能祛除你身上的疤痕,我也会永远疼你、爱你。”

似乎是为了证明他从没有嫌弃过嫣儿,叶大公子决定抱着嫣儿睡。

小妮子这下不能再偷偷的溜走了吧?

嫣儿是真的累了,被叶羽如此闹腾竟然没醒,她哼了两声,扭了扭身子,她又沉沉的睡了过去;这可苦了叶大公子。

黎明早起,嫣儿可没养成睡懒觉的习惯,天刚蒙蒙亮,小丫头的生物钟已然“响”了。

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嫣儿一清二楚,有少爷一夜爱宠,今生再无遗憾,揣着如此想法,她不出叶羽所料般想要悄悄的离开。

身上好重啊,嫣儿慢慢睁开眼睛,她这才发现叶羽大半个身子都压在她的身上。

嫣儿轻轻的挣了挣,可被叶羽紧紧抱着,她哪里挣得开?

想起床穿衣,可又怕吵醒了叶羽,嫣儿左右为难之际,突然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她,她脸蛋儿腾的一下子红了。

动又不敢动,嫣儿这会儿感觉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无论放在哪儿都觉得碍事。

“嫣儿…嫣儿,我不许…你走,就是不许。”

叶大公子当然醒了过来,可他却不打算立刻睁开眼睛。都说酒后吐真言,梦呓同样不会说假话,虽然没必要跟自己的女人耍心眼,可这却能让嫣儿安心,叶大公子含含糊糊的故意把关键字讲清楚。

嫣儿愣住了,她又想想叶羽抱她睡觉的姿势,少爷他不只是口头上安慰我,他是真的不想我走啊。有夫如此,妇又何求?嫣儿眼泪吧嗒吧嗒的滚下来,滚到了叶羽的脸上。

作为当事人,叶羽有些骑虎难下了,现在还要不要继续装下去?

“要是这般无声无息的离开,少爷他肯定不开心,难道这就是你愿意看到的?”

嫣儿自言自语,叶羽心花怒放,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啊。

叶羽功力浑厚,肌肤莹莹若有光,熹微的晨光下更是养眼。

“少爷真的很好看呢。”

嫣儿如此想着,她忍不住悄悄在叶羽唇上啄了一下,少爷他应该不会醒来吧?要是被他知道肯定羞死了。

“嫣儿,这么早就醒了?”

叶羽很“巧合”的睁开眼睛,嫣儿手忙脚乱,撩拨的叶羽邪火冲天,他翻身将嫣儿完全压在了身下……

这一缠绵就不是一两个点钟的事儿,太阳都晒屁股了,叶大公子才志得意满的离开了嫣儿的身子,小丫头低着头哪敢看叶羽的眼睛?大清早就做这种事儿,要是让她们知道,自己还怎么见人?

“嫣儿,我不许你走,否则……”

叶大公子很邪恶的捏着嫣儿胸前双点,他如此威胁人家。

“少爷……”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叶羽赶忙松开嫣儿,嫣儿“哧溜”一下就钻进了被子里边。

“你…你……”

银屏站在门口,看着衣衫不整的叶羽,嗅着他身上女人的气味,公主殿下气的脸色发青。昨晚你亲吻人家被父皇撞见,非但不知收敛,竟然还跟别的女人鬼混,你…你对得起人家嘛?银屏也知道这有些无理取闹,可她就是心理不舒服,恨不得…恨不得咬叶羽几口。

银屏重重的哼了一声,她转身就走。可走出没两步,她又觉得自己实不该这般离开,这混蛋有人监督还不想读书呢,更不要说没人催促了。

按照小公主对叶羽的了解,他肯定要追过来说几声好听的,那本公主就借坡下驴不生他气了。

奈何叶大公子还沉浸在刚才的热情之中,他哪能猜到银屏这小女儿的想法?挠了挠头又走回了屋子,临了还不忘阖上了房门——嫣儿还没穿衣服的,现在敞开房门多不好?

“混蛋!臭叶羽,人家再也不要理你了。”

银屏气苦,她气冲冲的朝叶府大门走去。

站在叶府门口,银屏又站住了,凭什么要便宜了那几个“讨厌”的女人?在门房家丁的目瞪口呆中,她跺了跺脚又折了回来。

经过府里练武场时,银屏意外的看到了几个女人的身影。

她们在干什么?

“银屏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素月如此招呼,银屏丝毫不顾公主形象的叉起了腰,她刚要反驳,却见叶超凡神出鬼没般的站到了素月跟前。

“习武之人,切忌不可三心二意,更不能轻敌,一个疏忽可能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以为你那点功夫底子很了不起?如果真的对敌厮杀,你现在可能已经倒在红袖手下。”叶超凡目光严厉的注视着素月,“伸出手来!”

叶超凡自从知晓了叶灵的身世,他不自觉的把叶府当成了他的家。

这里有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外孙、还有好些个外孙媳妇,孤独了这几十年,叶超凡越看越是喜欢,虽然当初只收了红袖为弟子,可素月她们也想学,又何必藏私呢?毕竟这肥水流不到别人家的田里。第一天早上,就只有素月、红袖两人,接着小怜、明空都跟着过来了,当然,明空就是站在一旁观摩。

严师出高徒,叶超凡深明此理,不管平时怎样和颜悦色,可一旦走到这练武场上,他就变得铁面无私。

素月能通过七星那残酷的训练而位居巨门星君,她岂是庸才?悟性奇高,无论什么功夫她看上两遍就能学个似模似样;红袖天赋平平,可贵在刻苦,十倍付出只为那一分收获,笨鸟当然能先飞,叶超凡最是看好她俩。

看好归看好,可叶超凡觉得很有必要再敲打敲打素月。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身在七星,实力就是生存的根本,素月紧绷心弦,算计别人又提放被别人算计,武功当然不敢稍有荒废;可现在她是叶府的少奶奶,虽然也知道眼下危机重重,可她仍旧不免有些跳脱。

这些日子虽然也学了缥缈峰莲花步,可现在的她绝非以前的她的对手,只是素月自己没有意识到这点罢了;再有就是素月自恃武功远远高于红袖,两人对战,她颇有些玩票的意思,简单来说,她就是没有用心看待这种比试。

听到叶超凡的话,素月其实挺不服气的,就凭红袖学了两天功夫,她就会是自己的对手?“师父……”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自从跟着叶超凡学武,素月也以师父呼之。就这称呼,叶大公子也抗议过,可叶超凡一句话就把他噎了个半死。

练武场上你们叫我师父,平常的时候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叶超凡言下之意是平时就得叫他外公——至于你,练武场上要叫师公。

叶羽愤愤的说了一声,老子才不会跟你学呢……

“伸出手来!”叶超凡厉喝出声,“难道还要我说第三遍?”

红袖、明空她们全愣住了,银屏也有些纳闷,难道这位皇叔也不爽素月老欺负自己?

素月看着叶超凡,几日接触,她对这师父兼外公也有了改观,不要说不想造他的反,就算想造也造不起啊——叶超凡一个胳膊赤手空拳就能秒杀了她。

素月咬着唇,她慢慢的伸出了手。

叶超凡这会儿可不考虑怜香惜玉,他毫不含糊的举起了手中拇指粗细的藤条。

“啪!”“啪!”“啪!”

藤条打在手心的声音传进银屏等人的耳朵里,这次她们谁也没有继续幸灾乐祸。

听着都肉疼,更不要说首当其冲的素月了。

“你心里不服气?”

叶超凡看着泪眼盈盈的素月,他声音缓和了些。

素月不说话,她只是盯着左手手心的三道红痕看。

“星河剑法是你最强的武学了吧?你拿起这无坚不摧的冰剑向为师进攻,为师就用普通的铁剑,如果你能迫退为师半步,活着削断为师手中之剑,为师自当向你道歉。”

“师父,你说话算话?”素月抹了抹眼泪,她缓缓的举起了冰剑,“那月儿可得罪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剑客帮晨练的兄弟们纷纷围了过来,他们可都见识过冰剑之威,月姑娘虽然没能像公子那般挥出剑芒,可宝剑的锋利在那儿摆着呢,区区一柄铁剑能讨得便宜?你叶超凡牛皮吹大了吧?

甚至连明空也觉得叶超凡有些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