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15章 海飞丝

第315章

海飞丝

小姑娘很率真呀,跳进浴桶里搅合两下就飞快的跳出来,她可没像那些“凡夫俗女”一般一手掩胸一手捂住下边“引吭高歌唱流氓”,人家双腿开立,不丁不八,双手叉着小腰,看着叶羽就说了两个字——换水!

这丫头长大了肯定又是那祸国殃民的级数,为什么这么肯定呢?叶羽却有独到见解,今世遍览天下美女,眼中已然无衣,如此阅历,看到这“半生不熟”的丫头竟有几分失神,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小姑娘想不到叶羽竟然不搭理她,难道你不知道人家现在冷吗?她跳到叶羽身前,想拍叶羽两巴掌,可看他身上那脏兮兮的衣服,终究没好意思下手,“喂”了两声又重复了一遍她刚才的要求。

叶羽回过神来,脸色涨红,他弯着腰跑了出去。叶羽为自己感到羞耻,你丫也太不争气了吧?

……

小姑娘仿佛有洁癖一般让叶大公子进来进去的换了十多次水,她这才心安理得的坐在了浴桶里。

“坏蛋,你身上这么脏,也不知道洗洗澡,臭都臭死了。”

叶羽委屈的差点没哭了,要不是因为你这丫头,人家能沦落到这种地步?还有两天就要“高考”了,今天下午又给荒废了,一会儿还不知道怎么跟屏儿交代呢!

坏蛋?你见过这样的坏蛋?哥们我“做好事”从来是不留名的,今天你不给“好人卡”也就罢了,怎么能这般颠倒黑白?

“你也过来洗一洗吧,省的别人说我们缥缈峰欺负人。”

叶羽就听清了小姑娘的前一句话,他心跳的好快,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鸳鸯浴?应了她吧,禽兽;不应她吧,禽兽不如,主啊,你给指条明路吧。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小姑娘跳出浴桶,她很不满的看着叶羽。

“你不是要跟我洗鸳鸯浴?”

“什么叫鸳鸯浴?”

缥缈峰的女人还是这么无知啊,叶羽只得换了一种说法,“你不是要和我一起洗?”

小姑娘终于怒了,接下来她肯定会大叫“恶贼”,叶羽已然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丫头一句话,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臭都臭死了,人家才不会跟你一块洗的,快点洗完,”小姑娘顿了一顿,“然后给人家拿新衣服去。”

叶羽顶不住压力,他转过身扭扭捏捏的脱去身上的脏衣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进了浴桶里。

“七星莲花步?你怎么也会?”

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小姑娘那惊愕的小脸,叶羽不免有些得意洋洋,“七星莲花步有什么难的?哥哥我就是看你的明空师姐走过一遍,然后就无师自通了。”

“你带我去见师姐好不?我跟师父特意来找她的,”听叶羽提到明空,小姑娘想到了正事,“师姐是不是快要生小宝宝了?我得去问问她小宝宝是怎么出来的呢。”

果然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这丫头不愧是明儿的师妹,问的问题都这般一样。

“我本来想给师姐的宝宝买个拨浪鼓呢,可惜我没有银子,”小姑娘自顾自的说道,“我师父其实做了好些拨浪鼓呢……”

“什么?”叶羽猛地站直了身子,“你师父做了好些个拨浪鼓?”

意外,真是太意外了,难道缥缈峰见性神尼竟也斩不断这俗缘?

“你师父来没来过我家这儿?”

叶羽急切的追问,小姑娘却直勾勾的盯着他的下面猛瞧,眼睛里有新奇更有惊异,他怎么跟自己不一样呢?接着这丫头做出了叶羽这辈子都不会想到的事儿。

叶大公子想不到这丫头莲花步竟能练到这等地步,一个腾挪就站到了他的跟前,还没等他出声赞美,小丫头已然抓住了他的小老弟。

“等我长大了是不是就跟你一个样了?”小姑娘抓着小叶羽捏呀捏的,“咦,它怎么还变大了?好好玩啊。”

叶羽彻底崩溃,他幽怨的看着这可恶的丫头,你还是让我死吧。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韵数百年,叶羽终于发现了缥缈峰长盛不衰的秘诀。

作为大梁公认的魔头,四大圣僧出师未捷,紫阳老道折戟沉沙,叶羽想不到他竟会栽在一个丫头片子手里,这要是等她长大了那还了得?估计不要说男人了,江山都能被她耍弄于股掌之上。叶羽很想一掌敲晕这丫头,可又生恐技术不过关真被她抓坏了什么零件,还是别冒这个险了,叶羽如是想到,随着她的“牵引”机械的走到屋子中央,在小姑娘的“**威”之下,他顺从的坐在了地上。

“你胡子长错地方了,我给你梳个小辫。”小姑娘拿着自己的发夹、簪子,动作有模有样,叶羽更是一动不敢动。

痛并快乐着,这种刺激常人谁能想象?

不知过了多久,叶羽但感觉尾巴骨一麻,在小姑娘的惊呼声中,他全身懒洋洋的舒泰——丢人呀。

“这是什么?”

叶羽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裆里藏起了,他双手捂着脸弱弱的说道,“海飞丝!”

“海飞丝是什么?”

“……”

叶羽还没说话,只见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素月脸色铁青的走了进来。她一把揪起小姑娘的胳膊把她从叶羽身上提了起来,对着她的小屁股“啪啪”就是几巴掌。

小姑娘愣了愣,她旋即嚎啕大哭。

素月可不觉的以大欺小,这丫头竟然跟自家相公做这种事,这可是标准的情敌啊。看了看地上错愕的叶大公子,她更觉得心烦意乱,对着小姑娘兜屁股就是一脚,这可把小丫头摔惨了,四脚朝天竟然没能立即爬起来,她感觉屁股摔成了好多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看着叶羽胯间的“白头绳的麻花辫”,素月可没有笑。

男人有时候也很脆弱啊,叶羽委屈的咧了咧嘴,你问我我问谁去?你没看到我也是受害者?两人对视半晌,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始作俑者的小丫头。

小姑娘停止了哭泣,她爬起身就朝素月冲了过来。

“你是缥缈峰的人?”

素月一眼就看出了门道,想起明空,她得出了跟叶羽同样的结论,缥缈峰的脸皮果然都很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