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16章 真空

第316章

真空

素月vs这不知叫什么空的小姑娘,结局没半点悬念可言。素月伸手一抓,然后向上一提,再一次把这丫头给ko了。

扬起巴掌,“啪啪”又是两声脆响,小姑娘乌青的屁股蛋儿上又挨了两巴掌不说,跟着又被素月兜了个屁股墩。

这丫头继续嚎啕大哭。

“月儿,你干嘛呢?她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没长大的孩子?”素月冷着脸看着叶羽,“没长大的孩子能跟你做这种事儿?”

叶羽哑口无言,像她这般大小的孩子干过这种事儿的还真不多。

“对啊,你怎么回事儿啊你?”

小姑娘停止了哭泣,她幽怨的看着叶羽,嘴撅的能拴头驴,你凭什么不帮人家打这坏女人?

“月儿,这真的是一场误会,她把这事儿当成了单纯的游戏,你不信看看她胳膊上嘛!”

小姑娘右臂上殷红一点,娇艳欲滴。

素月想想也对,如果她真的懂得人事儿,哪里还顾得上“梳小辫”?看看屋子里那“臭烘烘”的衣服,她脸色渐渐好看了些。

“你叫什么名字?”

“哼!”小姑娘可算拿捏起来,她瞟了素月一言,气哼哼的扭过脸去。

“我现在给你去拿衣服,一会儿赶紧离开我们家,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素月临出门又愤愤的补充了一句,“缥缈峰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小姑娘心里很不服气,你家才没一个好东西呢,可恶的欺负小女孩的坏蛋。

“你是个好人。”小姑娘收起张牙舞爪,她看着叶羽爬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可不给你玩了。”

小姑娘失望的撅起了嘴,“是不是我长大了就跟你一样了?你还没回答我呢。”

“你叫什么名字?”月儿马上就要回来,叶羽可不想继续纠缠这些问题,他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我叫真空。”

叶羽咽了口吐沫,嘴唇动了动,他很艰难的吐出三个字——好名字。

素月上哪儿给真空小丫头找衣服?大的大,小的小,她突然想到了明空做的开裆裤……

“你是个好人,你看这裤子都破了,让我怎么穿?”

真空看着穿戴整齐的叶羽,她觉得好生面善,亲切感顿生,她撒娇般看着叶羽。

“狐狸精!”素月心里不舒服,缥缈峰的女人这么小就知道勾引男人了?“这可是你明空师姐的手艺,你不穿谁穿?”

摸着屁股,真空心有余悸,听素月提起明空,她又感觉胆肥了。

“一会儿我告诉我师姐说你欺负我,让我师姐打烂你的屁股。”

“你师姐算什么?臭明空过来,我照样打她屁股。”素月也知道这话水分太大,她看了叶羽一眼,你还是赶紧把这小麻烦弄走吧……

“你这是带我去哪儿?我还没有见到我师姐呢。”

叶羽拉着真空做贼似地离开了叶府,真空很是不情愿,今天还没见到师姐呢。

“你师父在哪儿?我带你去找你师父。”

“我要先见师姐。”真空固执的坚持己见。

“你有多久没见你师姐了?”

真空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都有好久没见了,师姐以前对我可好了。”

“是啊,你师姐也经常跟我说起你呢,她说她有一个超级可爱、超级聪明、超级美貌的小师妹呢,原来就是真空妹妹你啊,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叶羽是睁着眼说瞎话,真空却听得心花怒放。

“你这么好又大老远的来看你师姐,你难道就不想给你师姐带点礼物?你师姐可是要当娘亲的人了,你就算不为大人着想也得为孩子想想吧?”叶羽说完这话,他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

“也是啊,”真空突然抬起头来,“我们先见师父,等我找到了银子买了拨浪鼓,然后再去见师姐。”

这丫头现在满脑子就剩拨浪鼓了。

水月庵地处洛阳西郊,即便算不上缥缈峰的秘密据点也称得上其弟子行走江湖的落脚点。叶羽背着真空——这丫头里边是开裆裤,外边裹着袍子,她还怎么走路?——两人来到水月庵的时候,天差不多黑了。

真空挣扎着从叶羽背上下来,她扯掉身上的袍子,撒欢般就朝水月庵里跑。

“真空小玄女,这大半天你是去哪儿了?神尼都有些急了。”

庵门打开,一个约莫四十岁的中年尼姑探出头来,看到真空的打扮,她忍不住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

“施主请留步,水月庵佛门清净之地,恕不接待男客,还望施主自便。”

真空进庵,轮到叶羽却被那中年尼姑给拦在了外边。

“为什么真空能进而我就不能进?你把我当成女的不就行了。”

“阿弥陀佛!”

她这什么意思?让进还是不让进?叶羽想了半天,看这尼姑毫不客气的关门,他才醒悟人家这是懒得跟他解释什么。

“等一等!”

叶羽第一时间把手指伸进了门缝里,佛门比丘尼,吃的是斋,念的是佛,慈悲为怀,她一准不会夹伤自己的手指头。然而叶羽错了,他是大错特错。尼姑吃的是斋饭,这容易因营养不良而饥渴,思念的是佛祖却得不到慰藉,这是标准的久旷怨妇,几十岁的老处子了,岂能以常理忖度?

“砰”的一声,庵门紧阖,叶大公子惨叫一声,一拳毁掉庵门,他抱着手指头蹲在了地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

“住嘴!”叶羽猛地站了起来,他狠狠的瞪着看门的老尼姑,“还善哉呢,你虚伪不虚伪?老子手指头差点没被你给夹断了。”

“施主你捣毁山门,又在佛门净地大声喧哗,意欲何为?”

叶羽疯狂的挠头,“你不要颠倒黑白好不?你要是不夹我手指,我稀罕毁你庵门?”

“施主若不在庵门逞强,又岂会被夹伤手指?”

尼姑也算哲学家,这个问题跟鸡生蛋、蛋生鸡,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有异曲同工之妙,叶羽却没工夫跟她扯皮。

“我不跟你废话,先道歉,然后再让见性来见我,咱们两清!”

尼姑看了看叶羽,“阿弥陀佛,即便施主要非礼贫尼,贫尼也不会答应你这无礼的要求。”

叶羽愣了半天,仔细瞅了瞅这尼姑的那张老脸,他突然蹦了起来,后退了好几步,干指着她的鼻子,“你想得倒美!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