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17章 初见见性

第317章

初见见性

这尼姑脸上的窘迫一闪而逝,宝相庄严的她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她愤恨的看着叶羽,扯开嗓子高声尖叫。

“非礼啊!”

水月庵不算大,上上下下加起来也就二十来口子人,门口有人放个屁估计整个庵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何况这“非礼”声?

作为缥缈峰的“子公司”,试问大梁有几个人敢来这儿撒泼?水月庵就仿佛一潭死水,在她这平静的水面上看不到一丝涟漪。今天竟有个傻小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绝对算得上石破天惊,水月庵一下子就炸了锅。

处子出家的,她们想瞅瞅这非礼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妇人出家的,她们想要看个热闹,事情闹的越大越好,如果真能闹到让尼姑合情合法的找男人才妙呢;当然也有同仇敌忾的……

叶羽被二十几个大、中、小尼姑团团围住。

万花丛中,叶羽有种崩溃的感觉。俗话说一个女人抵五百只鸭子,饥渴的尼姑们更是远超这个数,就算按六百只算,这二十几个女人最少也得一万两千只鸭子。站在鸭子圈了,叶羽苦不堪言,可他又不好意思对女人,尤其是不会武功的女人动手,这不禁让他想到了那句经典对白。

“你不该来。”

“可我已经来了。”

叶羽突然跳了起来,他转头看看身后的几个尼姑,“我警告你们,不许吃我豆腐,尤其不许摸我屁股,你们可是尼姑,得讲点职业道德。”

“切!”

这种事情没人会承认,她们打了鸡血般齐声喝骂,就有一个低低的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叶羽被几个女人同时鄙视,这波未平那波又起,他感觉身后又有人捏他了。

“停!”叶羽大喊一声,“在下知道你们饥渴,可咱们不合适的,你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嘛,一切都会解决的,实在不行……”

话没说完,叶羽的声音就被淹没在尼姑的声潮里。

女儿国里不好混啊,他叶大公子可不想把伟哥、海狗丸当主食,他更不想拿印度神油当饮料,今天还是别跟见性见面了……

“统统住嘴!”就在叶羽想要脚底抹油的刹那,他听到了一个不大却极具威严的声音,“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威严不是天生的,那是久居高位熏陶出来的,见性神尼什么人?白道领袖缥缈峰的老大,虽属在野党,可论影响力却能与太宗皇帝并驾齐驱,小小一个水月庵有谁敢挑战她的命令?这群尼姑瞬间安静下来,她们左右分开,叶羽便看到一个面罩轻纱的女人朝他走了过来。

“见过神尼!”

这群尼姑们恭敬地低着头,她们的声音整齐划一。

叶羽一边感慨做人的差距一边细细的打量着走过来的女人,葛布缁衣掩不住她那曼妙的身段,那美丽且熟悉的眸子流露着淡淡的哀伤,叶羽再无怀疑,这就是娘的娘啊。想想母亲吃过的苦,想想眼前女人的高高在上,叶羽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到底该把她当敌人呢还是朋友?当敌人看吧,毕竟有那一层血缘关系;要说当亲人,缥缈峰能摒弃政治上的坚持?

日后真若刀兵相见,该当如何取舍?

“大胆狂徒,见到神尼岂可如此无礼?”叶羽直勾勾的盯着见性,见性身后的一个中年尼姑可不干了。

狂徒?无礼?叶羽眯着眼睛,他嘴角朝上勾了勾。

“你既不是我娘又不是我媳妇,你管得着我吗?又没有看你。”这话说完,叶羽还觉得不解气,“不过你完全可以放心,就算你脱得一丝不怪,我也没兴趣瞟上一眼。”

叶羽这话粗俗无礼,见性虽然觉得不堪,可也只在心里幽幽一叹,见到叶羽的第一眼,她已然确定了他的身份,他这前半句话恐怕是说给自己听的吧?

有这么一句话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见叶灵之前,听到她母子的种种传言,见性还能等闲视之;可见到叶灵的刹那,她却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思念了几十年的女儿竟然是缥缈峰头号大敌的母亲,见性的茫然犹胜叶羽;又想到女儿过去的种种,那挥之不去的身影盘桓在脑海,见性既愧疚有悔恨,她甚至忍不住想,如果真能重新来过,即便身败名裂,即便背负所有的罪名,她也要尽一个母亲的天责。

灵儿一旦知道她的身世……

见性看着叶羽,紧紧握着拳头的她感觉整颗心都在颤抖。

“你…你……”挨骂的尼姑干指着叶羽,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是在教你一个做人的道理,在你做那出头鸟之前,最好先掂量掂量,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这话说完,叶羽动了,莲花步蓄势而发,他身法快如闪电,尼姑群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他这不是威慑,他是试探,七星莲花步乃缥缈峰不传之密,他想知道见性看到他使出莲花步是什么反应。

水月庵的尼姑们傻眼了,她们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小子是人是鬼?

见性双目一凛,缥缈峰门规森严,收回莲花步只有一个办法,可他是灵儿的儿子,是自己的外孙,亏欠女儿已经太多了,难道真要杀死她的儿子?

女人尤其是做过母亲的女人,在面对嫡亲的骨肉时,肩上的重担也好,江湖的大义也罢,一切都显得那般微不足道。

心里的天平向亲情倾斜,见性突然也动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是她最好的诠释,叶羽甚至没看清她的步法就被堵住了去路。

“孩子,可否随贫尼禅房一唔?”

孩子?水月庵的尼姑们继续石化,这称呼绝对不是前辈对后辈的宽容,在这音调中包含着化不开的亲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叶羽也懵了,一方面是见性的轻功,比之叶超凡恐怕也不遑多让啊;另一方面是因为见性的态度,在他的印象里,玩政治的女人很腹黑,为了权力甚至可以六亲不认,武则天能踩着子女的尸身上位,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可见性怎么就这么通情达理?

叶羽机械的跟随见性走进了水月庵,剩下这群尼姑们再度炸了锅,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