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19章 怪物

第319章

怪物

见性娇躯微颤,她死死的盯着叶羽,一言不发。

叶羽嘴上强硬,可心里忐忑不安,这女人该不会真玩一手大义灭亲吧?见性平日里就负责给弟子们洗脑,她的脑袋焉能没被洗过?想想之前明空的行事风格,叶羽越想越有可能,他感觉不想玩了,虽然没看过见性动武,可就冲她刚才那手出神入化的轻功,叶羽心知绝非她的对手。

还好有冰剑防身,叶羽如此自我安慰,他伸手往腰间一摸,但觉心凉了半截以至于尾巴骨都有些发麻——来水月庵之前光顾着跟真空拌嘴了,竟把那保命的家伙扔在了家里。

现在该怎么办?在叶羽面前有两条路:一曰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一时风平浪静,咱君子报仇,十年不算晚,毕竟是自己的姥姥,给她磕个头承认刚才是胡说八道,求她把自己当个屁给放了;要么就是硬抗到底,舍得一身剐,誓把神尼拉下马,可这也有风险,一旦让叶超凡知道,以他那“见了女人的大胸就没了大脑”的性子,他八成要把自己挫骨扬灰啊。

这都不是叶羽想要的,他现在是进退维谷又左右为难。

“你走吧!”

见性突然转过身去,她背对着叶羽说道。

啥米?让我走?叶羽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真的肯顾念那血肉亲情?

“你不后悔?日后踏平缥缈峰时,我可绝不会手下留情。”这话出口,叶羽就在心里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你丫就是犯贱,人家不杀你还不乐意了?你难道不知道见好就收?

“日后刀兵相见,我…贫尼同样全力以赴,即便灵儿……”

见性自称贫尼,她的冷淡让叶羽有一种莫名的心痛,这一刻他却期待着见性犹豫着杀他,轻轻叹了口气,“我不会告诉娘她的身世,我不想看到她伤心。”

叶羽转身就要离开,大步走到门口他突然又停了下来。

“明空是我媳妇,现在是,将来也是,无论是谁也无法改变。”

“既入缥缈峰,生是缥缈峰的人,死是缥缈峰的鬼,明空有她的责任。”见性依旧背对着叶羽,她语气依旧淡漠。

叶羽有些忍受不了,他曾听过这么一句话,人世间最伤人的感情利器不是恨,而是淡淡然,淡得不问对方出处、曾经的决绝,一笑便抿了所有的恩怨情仇。

以前,他不能理解,难道让人恨比不让人恨更值得纪念吗?可此刻他却明悟了,同时他也明白了之前为何会感到心痛。

如果敌人让你生气,那说明你没有战胜他的把握;如果朋友让你生气,那说明你仍然在意他的友情,有人恨你,说明他心里有你,可一旦连这恨也没有了,那就只有一个结局——故人相逢成过客,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人,你难道会跑过去跟人怄气?

叶羽对见性印象不算差,美丽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她称呼他孩子,那语气里亲情让他欣慰,因为尊敬所以害怕;可她此时的态度却深深刺痛了他,难道你就真的不再顾忌母亲?他旋风般冲到见性跟前,“什么狗屁责任?我只知道明空是我儿子的娘,我不想我的儿子、女儿一出世就没有娘。你生下我娘就把她丢到了勾栏院里,你难道就没有一点不舍?就算是家里养的狗、养的猫死了,也得难过几天吧?更何况是你的亲生骨肉?我不信你不会心痛。”

叶羽暴跳如雷,见性表情越发淡然,可她那颗心却感到了强烈的绞痛,双拳紧握,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她兀自不觉。

见性双臂拢在袖里,叶羽自然不可能发现这一切。

“将心比心,你难道不能为你的徒儿想想?你难道真要你的徒弟重蹈你的覆辙?我一定要阻止,一定要的!”

叶羽甩了甩手,走到门口他发泄般大力甩开了房门。

真空想知道师父要跟大坏蛋说些什么,她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还没站稳,房门突然被甩开,误以为被师傅发现了,急忙要闪,这一紧张,她又摔了个屁股墩。

“大坏蛋……”

叶羽没理会,他绕过真空,快步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哇”的一声,见性突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她摇摇晃晃的靠在了桌旁。

“师父,你怎么了?”

真空长这般大,她还没见师父如此失态过,顾不上屁股的痛,她爬起来奔到了师父身边,“师父,你受伤了?是大坏蛋欺负你了?真儿要去教训他。”

见性一把拉住真空,她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迹,“真儿,师父没事,歇息片刻就好了。”

不知为什么,见性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仿佛将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这孩子他不会做什么傻事儿吧?透过房门,见性看着夜幕中那银色的圆盘,这种不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水月庵位置偏僻,出了庵门要穿过好大一片旷野才能看到农户,小路上行人半个也无,寂寂无声中偶尔一阵凉风嗖嗖,虽自诩艺高人胆大,叶羽此时也有几分毛骨悚然。

“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

壮胆最好的方法就是转移注意力,可他又不愿回想刚才的事儿,叶羽决定开个唱,反正没有旁人,就算高歌“反帝反封建”又有谁会知道?刚唱到害虫,他突然想到了那句“棒打老虎,鸡吃了虫”,哼了两声,他又忍不住想吃虫的是公鸡还是母鸡?怎么在这儿就没听说过公鸡下蛋?

“下蛋公鸡,公鸡下蛋,公鸡中的战斗机……”

叶羽的思维天马行空,脑海中刚浮现出战斗机的样子,他突然感觉风声不对。

“飞机?”

头顶斜上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伸着两个翅膀,像极了机场刚起飞的民航,叶羽不由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是我又穿回去了还是有飞机穿越过来了?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叶羽揉了揉眼睛的功夫,这黑色的影子距他已不到十丈,叶大公子瞅了一眼差点没崩溃了。

这到底什么玩意儿?看外形像是一只蝙蝠,却不知比蝙蝠大了多少倍,活脱就一小型轰炸机。月色朦胧鸟也朦胧,叶羽看不太清它的脸,能看到的就只有一张血盆大口以及伸出嘴外的仿佛巨型食人鱼一般的大獠牙。

记的刚从水月庵出来啊,这怎么又跑到异界来了?

别看这怪家伙体型庞大,可移动速度着实不慢,夹杂着呼呼的风声,眨眼间便已飞到了叶羽头顶上空,翅膀下的厉爪毫不犹豫的抓向了叶羽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