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21章 轻伤不下火线

第321章

轻伤不下火线

叶羽感觉做了个梦,梦中的他被一只超大号的怪鸟追杀,怪鸟极其残酷的打断了他的胳膊、打断了他的腿,要不是见性外婆及时赶到,他恐怕就得去阎王爷那儿报到了……

做梦都能梦到大鸟,叶羽为自己的不着调感到无奈,突然他感觉有人在亲他的脸,原来噩梦之后还有春梦,艳福不浅啊。

人生最痛苦的莫过于做了一宿内容色气的梦起床之后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叶羽可不想这般糊里糊涂的,他要翻个身好好的享受、好好的记忆,可突然感觉胳膊、大腿同时传来一阵疼痛,这下他彻底的清醒了。

大白?叶羽赫然发现“亲吻”他脸颊的竟然是大白。

叶灵正趴在叶羽榻边,大白撒着欢的又叫又跳,纵使身心疲惫,,她如何能不醒?

“羽儿,不要乱动,你身上有伤。”

叶羽刚要去摸大白的头,胳膊还没抬起来就被叶灵制止了。

“娘,你怎么……”

叶羽瞟见胳膊上、大腿上的绷带,他瞳孔瞬间扩张,难道做梦也能成真?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回忆着当时的绝望,看着叶灵那红肿的双眸以及她脸颊上的喜悦,叶羽竟有些哽咽,这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

“羽儿,到底发生什么了事儿?可吓死娘了。”叶灵起身坐到床边,她伸手抚着儿子的额头,“你现在饿不饿?渴不渴?娘去给你弄点米汤。”

叶羽仰头看看叶灵,他点了点头。

看着叶灵的背影,叶羽决定暂时不告诉她真相,一来不愿她为此担忧,二来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见性的事儿。

叶灵对儿子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她小心翼翼的扶着儿子在他背后垫了个枕头,一边问他这样舒服不舒服、有没有触痛臂上、腿上的伤,一边端起身边的米汤,舀在汤匙里凑到唇边吹上一吹,感觉不烫了才送到儿子嘴里。

“娘,我是怎么回来的?”

叶灵摇摇头,“你昏倒在咱家门口,娘知道后就急忙赶了过去。”也许是想起那天晚上的一幕,叶灵眼睛不自禁的湿了,“是谁这么狠心将你打成这样。”

叶羽叹了口气,“娘,我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就被人敲了闷棍,”谎话说得很不靠谱,以他叶大公子的本事,像叶超凡这等级别的高手有能力敲而不屑敲;其余的人想敲又没这个能力,他赶紧转移话题,“娘,萱儿她们呢?”

“你昏迷了两天……”

“什么?”叶羽猛地绷紧了身子,一不小心触痛了断骨部位,他额上瞬间冒出一层冷汗。

“啪”的一声,叶灵手中盛有米汤的碗摔在地上,毫无悬念的碎了,叶灵却顾不上这些,她又是担心又是生气的按住儿子不让他动。

“我怎么能昏迷两天?”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棂射进屋子,叶羽知道母亲不可能胡说,可他还是有些不信,如此说来明天就是大比之期,他这个样子还怎么上考场?这可怎么跟银屏交代啊。

大白摇着尾巴出去报信,钱紫萱、银屏、素月这三个“恩怨姐妹”,英凝、明空、嫣儿、如烟、新婚的姐姐夫妻二人以及钱宝儿等同时涌了进来,他们疲惫的脸上透着无尽的喜悦,公子平安醒来,真是谢天谢地。

“大家这是干什么,我才不会死……”

叶羽心里感动,可他不喜欢别人为他伤心,打个哈哈想调整一下气氛,刚说到“不会死”就被叶灵拍了一巴掌。

“相公,萱儿给你看看。”

钱紫萱、素月最先走到叶羽身边,一个抓起了他的左手手腕一个紧张的注视着他……

众美缭绕,叶羽一个一个的安慰。

“凝儿,不要为我担心,我的本事你还不清楚?”

“明儿,你现在可得保持愉悦的心情,要不然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

“姐,嫁了人,我发现你越来越美了。”

叶羽目光转向叶雪、朱泰,他这倒不是恭维,姐姐已为人妇,少妇的风韵显露无疑,叶羽忍不住在心里赞叹阿泰这小子好眼光;裴雪二人红了脸,他夫妻很有默契的看了叶灵一眼又同时低下了头。

叶羽目光最终落到了银屏身上。

诸女之中,银屏承受的压力最大,既担心叶羽的身子又为即将而来的大比伤神,看叶羽这幅样子,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关于大比的任何一句话,难道这都是天意?

看着银屏泪眼盈盈的模样,叶羽觉得不能继续装聋做哑了,有些事情必须要面对。

“屏儿,我叶羽轻伤不下火线,临阵退缩不是我的风格,你就放心好了,我必要为你和天下的才子们过几招。”

叶羽兴奋的忘了身上的伤,在叶灵责怪的目光中他又老实了下来。

“相公,你岂能如此不顾自己身子?”

素月反对、钱紫萱反对,为了女人你难道连命都不要了?甚至银屏自己心里也不赞同。

“羽郎,屏儿不要你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与你的身子相比,屏儿宁肯不要状元,如果父皇不答应咱们的婚事,屏儿就长跪不起。”

银屏如此说话,叶羽发自肺腑的笑了,屏儿也是明白事理的女人啊。

“娘,萱儿,你们谁也不用劝我,小心的把我抬进考场不会有事儿的,”叶羽看了看叶灵几人,他继续说道,“我右手现在拿不得笔,左手写字又难看的要命,所以我想让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陪我进去,我口述,他笔录,三弟,你能不能说服皇上同意?”

叶羽突然觉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终于不用为毛笔字发愁了。

朱泰看了看皇妹,看了看叶羽,他重重的点了点头,“二哥,你放心,父皇一定会同意的。”

“二哥,谁才是无关紧要的人?”

钱宝儿刚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宝儿,就你了吧!”

钱宝儿生于医药世家,医术如何不好说,反正他的毛笔字在钱神医的棍棒政策下练了出来。

原来我才是那无关紧要的人啊!钱宝儿好生郁闷,“二哥,我可是也要参见大比的,我从小熟读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六岁能文,上知天文下……”

钱宝儿话没说完就挨了三丫头一巴掌,“你省省吧,爹爹给你的医术你都不看,还四书五经呢。”

高中状元虽能光耀门楣,可钱紫萱太了解这个弟弟了,他压根就不是那块料,更何况钱家祖训,以行医济世为己任,钱宝儿作为钱家唯一的男丁,他必须得继承钱神医的志向。

“我真的很有文采呢。”钱宝儿不敢跟三姐争,他弱弱的分辨了一句。

“就算你有文采,大比你报名了吗?”

“还要报名?”钱宝儿真的很意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