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30章 贤婿我冤枉

第330章

贤婿我冤枉

皇上宣召,别说晕了,就算是死了,也得把尸体抬过去。

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叶大公子“悠悠醒转”,在钱宝儿的“陪护”下,他被人抬着往皇宫走去。

为什么我总有些心惊胆战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虚了?平常他一直觉得走路挺慢,可今儿这几个哥们的脚力怎么这么好?喘息之间,已然走进了宫门。

叶羽扭头看看钱宝儿,生平第一次进皇宫,这小子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似的,东瞧瞧、西望望,看啥都觉得新鲜。年少不识愁滋味,叶羽心里羡慕啊。

挖空心思想对策,叶羽本打算跟钱宝儿商量商量,可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宝儿他一准没什么主意,即便是有八成也是馊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不哥们认个错先?

御书房里,太宗皇帝面无表情坐在桌案前,朱泰几人恭谨的站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们大气也不敢出,房间里静得落针可闻,仿佛拍哑剧一般。

叶羽告诉自己“我叫不紧张”,可这沉闷的氛围加重了他内心的忐忑,什么腹稿、什么对策,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说得确切些,就是脑瓜里一片空白。

见了皇帝首先要行礼,叶羽不良于行,磕头是磕不了,他总得打声招呼吧?

外国人见了面,东张西望的看看天,然后说一声“今天天气真好啊”,接着有事儿说事儿;中华民族则不然,这“吃了吗”可以用在各种场合,即便人家刚从厕所出来。

老百姓胡侃,这种方式没问题,可觐见皇上说这些就显得轻佻了,叶羽扬起了胳膊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他“吭哧”了好半天,学着巩汉林的腔调说了声“嗨”。

抬着叶羽的几个太监心里一抖,他们差点没把叶羽扔地上,钱宝儿本打算磕头,刚弯下腰,他被叶羽这话雷的不会动了,朱泰三人倒吸了口凉气,叶羽就是叶羽,他能人所不能啊。

“哼!”太宗皇帝重重的哼了一声。

“父皇息怒,他…他身子不得劲……”

叶羽想不到银屏竟然“不计前嫌”,听到这话,他心里高兴与担忧并存,“父皇息怒”的前提是父皇怒了,心里唯一的一丝幻想被这残酷的现实无情的打碎。男儿自由男儿行,岂能如此没有担当?叶大公子急中生智,他突然间“嗷”了一嗓子。

钱宝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朱泰三人脸色发白,太宗皇帝脸色发青。

“皇上,我错了,我有罪,我不该穷糊弄啊,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玩了,我以后保证一门心思的中状元,然后一门心思的娶你的女儿为妻。”顿了一顿,“都说女儿都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小婿如此霸占你的女儿虽然有情敌的嫌疑,可你女儿年纪也大了,要再不出手就真的成了‘滞销品’了,小婿虽然有很多缺点,可也算相貌堂堂……”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fengliuxieyi/3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