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32章 惩罚

第332章

惩罚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太宗皇帝横了叶羽一眼,朕难道不知道居安思危?更何况此时还远远称不上安。

“你没有说错,是朕错了。”

叶羽从太宗皇帝的话里听出了一股“咬牙切齿”的意思,他突然醒悟的拍了拍脑门,早知道就不该跟宝儿待在一起,今天怎么这么二呢?领导岂是下属能够教训的?领导说你对你就对,他说你错,不错也错,你要不服想跟他争辩,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行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行为本身已然错误,你还有什么指望?

窝着火也得赔礼道歉,这就是游戏的规则。

叶羽腆着脸,“老爷子,我错了。”

“朕说你没错就是没错。”

“贤婿我是真的错了。”

“你还说?”

太宗皇帝发火,叶羽缩了缩脖子,貌似这也算跟领导争辩吧?有意见得学会保留,叶羽沉默了。

“学而优则仕,朕求贤若渴,难道就没有一种完善的制度?”

过了好一会儿,太宗皇帝冷不丁的问道。

叶大公子眼神茫然的盯着某一处猛瞧,貌似执着到了痴迷的地步,说的通俗点,他就是在发青春呆,太宗皇帝的话从他左耳进右耳出,这哪会有什么回应?

朱泰就在叶羽身边,不由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

“轻点,胳膊还没好呢。”

叶羽不满的看了朱泰一眼,他摸了摸胳膊又擦了擦嘴。

朱泰撇撇嘴,二哥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大胆叶羽,你可知欺君之罪?”

叶羽看了看太宗皇帝,他不明白这老爷子为啥发这么大的火,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为了小事发脾气,不光伤神又费力,这又何必呢?叶羽很是委屈,“老爷子,我可从来没有骗过你啊,这怎么就欺君了呢?”

欺君就是这般理解?太宗皇帝气笑了,“在朕眼皮底下竟然心不在焉,你难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父皇……”

太宗皇帝挥了挥手,他直接无视皇儿的求情。

“冤枉,老爷子,贤婿我冤枉,是你不让我说话的。”

“你……”太宗皇帝急喘了几口粗气,他指着御书房的大门大声喝道,“滚,滚远点,别让朕看到你。”

叶羽面露难色,我这腿脚不方便啊。

“老爷子,您能不能让人送我回去?”叶羽小心翼翼的问道,看太宗皇帝要发火,他慌忙补充,“身为臣子,理应为陛下分忧,我回去后一定不吃不睡,绞尽脑汁也要为老爷子献上万全之策。”

“君前无戏言,这可是你说的!”太宗皇帝面色终于缓和了些。

“这个……”叶羽突然有些后悔,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你小子这不烧包吗?叶羽没有正面回答太宗皇帝的话,关键时刻他使了一招乾坤大挪移,“老爷子,那我这状元的事儿?您看是不是该通融通融?”

“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老妇必唾弃面,你觉得这对吗?”

朱泰一愣,“扑哧”一下笑了,二哥想象力不错呀,怪不得刚才父皇把考卷摔地上呢。

叶羽赧然,他羞涩的低下头去,“老爷子您别揪住贤婿的小辫子,无心之过,无心之过而已。”

“路漫漫其修远兮,壮士一去兮而不复还……”

叶羽心里嘀咕,也差不挺多呀,这“兮”字肯定没用错。

……

“穷则独善其身,你难道没听过达则兼济天下?还富则妻妾成群,你这圣贤之书就是这么读的?”

太宗皇帝把叶大公子的混搭一股脑的摔在他的跟前,“你觉得这当得起状元吗?”

叶羽看了一眼“宝儿的考卷”,他差点没跳起来,“老爷子,这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都怪宝儿,他写竟然都能写错了,真是岂有此理?”

这下不要说太宗皇帝了,就连朱泰都是一副你很白痴的样子。

“你们不相信吗?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找宝儿…来对…对质……不叫了还不行?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太宗皇帝扬扬手,你退下吧。

“老爷子,我是不是一定中不了状元?”

太宗皇帝瞪了瞪眼,“你还敢说?来人……”

“不是的,我就是想说我与银屏的婚事,毕竟我俩那个啥……”叶羽本想说他俩都钻过了一个被窝,可考虑了考虑后果,他很明智的没有说出来,“要不我不娶银屏了吧,小婿我跟钱家的丫头早就订了婚,我想也该成婚了,要不然会被人说闲话……”

“来人!”太宗皇帝粗暴的打断了叶羽的话,“传朕口谕,叶羽不学无术,君前失仪,屡犯圣驾,按律当斩。”

“父皇不要!”朱泰不由失色。

太宗自顾自的说着,“姑念其有功于社稷,免其死罪,着其闭门读书,银屏公主亲自监督,朕特赐金鞭,若敢三心二意,鞭笞之;若敢偷奸耍滑,鞭笞之;若有违圣人之道,鞭笞之……”太宗皇帝一口气说了七八个鞭笞之,叶羽仿佛看到了银屏身着皮质情趣内裤,手执皮鞭的女王状,而他也大公子则匍匐在她脚下乞怜,如此“好”戏码怎么能发生在他身上?老爷子这是要干什么?听口气好像接下来的日子若敢“红杏出墙”,她的女儿能全权处理。这貌似不是惩罚,确切的说是父亲给女儿撑腰来了。

“老爷子,不要啊。”

太宗皇帝龙目扫了叶羽一眼,“君无戏言,一月之后殿试,你若不能通读四书五经,朕二罪并罚,你好自为之吧。”

“抬叶羽回府!”

叶羽张着嘴,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回府的路上,叶羽无精打采的坐在马车上,他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呀,早知如此真就不应该这么早出来,都怪宝儿,没事鼓动自己这个干嘛?

“二哥,你想什么呢?皇上都跟你说了什么?”

叶羽瞪了他一眼,“皇上赐给我好多好多媳妇,一天晚上十个,十年都不带重复的,羡慕吧?”

钱宝儿表情很夸张,“二哥,你逗我吧?真要如此公主岂会这般高兴?”

说曹操曹操就到,马车突然停下,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车外响起,“叶将军,公主着婢子询问将军身上的伤是不是不得劲儿。”

银屏是一片好意,可听在叶羽耳朵里就成了红果果的讽刺,他没好气的说,“你告诉她,老子死了。”

“奴婢就去回禀公主。”

这小宫女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

“哎……”叶羽有些过意不去,掀开车帘,但见小宫女正站在银屏轿子旁边低声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