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36章

第336章

你个倒霉孩子,怎么什么都喝呢?你要是邪火焚身了,哥哥吃亏点倒是可以给你降降火。

被人骂做禽兽是肯定的了,这当然算不上什么大事儿,关键是叶超凡、见性肯定能知道这杯茶里有问题。他们都是爱面子的人,岂能再上当?

叶羽一把夺过真空手里的茶杯,也不管烫不烫,干净利索的倒进了自己嘴里。

“大坏蛋,你抢我茶喝!”

真空不依,她摇晃一下茶壶,委屈的看着叶羽。

“小真空,你听说过孔融让梨的故事没?孔融四岁的时候呀,他就知道让梨了,你现在可都十……”

真空撇了撇嘴:“孔融,字文举,东汉曲阜人也,孔子二十世孙,泰山都尉孔宙次子,融七岁时,某日,值祖父六十寿宴……还四岁呢,你什么都不知道。”

“七岁?你记错了吧?”叶羽捏了捏真空脸蛋儿,“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肯定是四岁。”

真空不服气的拍开叶羽的手,“肯定是你记错了,你不信问师傅。”

“是七岁,”没等见性搭腔,叶超凡就无情的反驳了叶羽——他这是典型的公报私仇啊,“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这些都是你编出来的吧?”

“才不……”叶羽本想说你连《三字经》都不知道,怎么这么没文化呢?转念一想,《三字》经好像是宋以后的产物,叶超凡要是知道还坏事了呢。

“你就当我编的吧,”叶羽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我叶羽蹉跎岁月这么久了,也该为国家做点事儿了,我近期打算出版一本琅琅上口的儿童读物,就叫《三字经》吧,读书不是士族子弟的特权,穷人家的孩子也该认识几个字,要不然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就像真空这样的。”

叶超凡、见性很默契的对视一眼,他们着实有几分诧异,真想不到这不着调的外孙竟有这份眼光。如果真能如他所言编出那琅琅上口的读物,缥缈峰未竟的心愿也许能在他身上实现了。见性走前两步,“孩子,你所谓的儿童读物是什么,可否说来听听。”

孩子?叶超凡感到莫名的狂喜,这一刻他看什么都顺眼无比,尤其是叶羽,他就好像那饿了十好几天的汉子看到了整桌的香饽饽。

真空却很气闷,“师傅,你为什么对他这么亲?真儿才是你的徒弟呢!”

“徒弟难道不知道孝敬师傅?”为了完成既定目标,叶羽将装逼最大化、效益化,他斟满茶水,单膝跪地将茶杯举过了头顶,“外婆,您请喝茶!”

见性身子仿佛脱离了意识的控制,她不由自主的接过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

外婆?大坏蛋为什么要叫师傅外婆?真空歪着脑袋看着见性,咦,师傅怎么流眼泪了?大坏蛋这次可没有欺负师傅啊。

“外公,您也喝茶。”

叶羽用见性喝过的茶杯续了杯茶,他同样递到了叶超凡跟前,心里却在想,你过河可不能拆桥,要是没有老子巧施妙计,你老头子就算瞪一百年眼,也没有跟美人间接接吻的机会。

的确!

叶超凡虽然没听过“间接接吻”这个词,可他心里就一个想法——这是她用过的杯子啊,不要说情药了,恐怕就是毒药,这老头子也甘之如饴。

“你们喝了茶,我就放心了。”

叶羽一跃而起,他面露微笑的说道。

“你笑什么?我怎么觉得你贼忒兮兮的?”真空不解,他刚才说的游戏呢?

“小真空,你不是还想要海飞丝吗?哥哥陪你一块弄。”

叶羽现在可不敢逗留,要是叶超凡他们回过味来,邪火将燃未燃之际,他们八成得先扒了自己的皮,还是走为上策吧。

果然!

“你在茶里做了什么手脚?”叶超凡首先意识到不对劲,身子的感觉跟三十多年前何其相似?他厉声喝道。

“师傅,你脸怎么红了?你可不要吓唬真儿呢。”

见性也感觉到了身子的异常,那灼热的感觉渐渐袭遍全身,她那还不明白?没有怒火,她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叶羽。

叶超凡身影一晃,他双手死死的按住了叶羽的肩膀,“你刚才也喝了那杯茶,可为什么会没有事?你是怎么做到的?说!”

情药不同于毒药,即便功力浑厚如叶超凡、见性,也不能把药性逼出体外,它更没有解药,阴阳**,发泄一番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有效的解毒方法。

叶羽感觉到叶超凡那微微颤抖的手臂,这老头子不会一掌把自己给劈了吧?好人真的不能做啊,他硬挤出一丝苦笑,“谁说我没有事儿?我是有准备的人啊,要不是我事先用真气包裹了情药的药性,小真空现在恐怕正躺在**流血呢。”

“你……”叶超凡气的想动手杀人。

叶羽狠狠的瞪了叶超凡一眼,他是怒其不争啊。

“我说你老头子怎么好赖人不分呢?你心里不喜欢见性?外婆现在快克制不了了,你还木头人似的杵在这儿?还不快过去!”

缥缈峰飘渺心法讲究的是清心寡欲,叶超凡还能多忍一会儿,见性却不行。此刻的她脸颊晕红,双眼迷离,身子微微颤抖,仅剩灵台的一点点空明,她死死的克制着汹涌而来的情念。

叶超凡看着见性,他仿佛回到了三十五前的那个下午。

天理既是人欲,年轻时候的叶超凡儒雅潇洒又意气风发,见性能没有感觉?两人虽然都知道对方的心,可谁也不想点破,发乎情止乎礼而已。

若没有紫阳的诡计,两人多半分道扬镳,然后怀着对彼此的思念虚度后半生,紫阳却为他俩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一夕**,见性珠胎暗结的同时,他二人也被紫阳牢牢的握住了把柄。

叶超凡为了见性束手就擒,见性有苦难言……

“他们在干什么?”真空想不明白师傅为什么会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他看着叶羽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小真空,快点走啦。”

叶羽拉着真空就往外走,在关门的刹那,他真切的听到衣服撕裂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