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37章 真的爱你

第337章

真的爱你

“不行,我放心不下师傅,我得回去看看。”

真空走出房门,她又要折回去。

“你师傅挺好,比任何时候都好,这是人生的大喜事啊。”

叶羽好说歹说就是不能让真空进门,当然,他自己也不敢就此离去。禅房隔音效果不好,这让水月庵里久旷的怨妇情何以堪?她们要是一窝蜂的涌进来,叶超凡估计就悲剧了。

“这是什么声音?”

不多时,房间里传出了那极具抒情色彩的声音,这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譬如说叶大公子。

至于真空,心思单纯的她突然抓起了叶羽的手臂,“他在打师傅,是不是?咱们快点进去帮师傅出出气。”

外公、外婆老当益壮啊,叶羽忍不住感慨,他一把将真空抱在了怀里,“安静的坐着,你添什么乱?”

“咦?你的东西又好玩了?”

真空不经意的抓住了叶羽的小老弟,她暂时把师傅的事儿忘到脑后去了。

“你给我松开,要不然我可不客气了。”叶羽被真空捏住了把柄,他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就是不松,我要海飞丝!”

制造“海飞丝”的过程爽则爽矣,可水月庵的尼姑渐渐围观,叶羽真的拉不下这个脸啊,他很干脆的一掌击昏了真空。

“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吗?”叶羽对那群评头品足、指指点点的女人一通大吼,“该干嘛干嘛去,有你们什么事儿?”

叶羽这话可算捅了马蜂窝,尼姑们群情汹汹,大有将他生吞活剥的架势。

别看尼姑们吃斋信佛,她们骂起人来比那骂街的泼妇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很正常,那么拗口的经文,她们能念得跟唱的一样,骂区区个把人还不是小case?

一个人跟一群人对骂,叶羽第二句话没骂完,他就彻底淹没在女人的声潮了。

跟尼姑比口才,失策了啊。

“你们骂呀,你们怎么不接着骂了?”叶羽捂着耳朵瞪了将近一个时辰,这群尼姑们终于停口,此消彼长,叶大公子理所当然的神气了,“你们要是再骂,我马上脱得一丝不挂……”

场面突然变得很静,落针可闻的那种静,接着众口一词的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人群里不知哪个尼姑小声骂了一句,“我叉了你!”

然后她们静等着叶大公子脱裤子。

叶羽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刚才真是低估了这群尼姑啊。

“我是说你们要是再骂,我就脱光你们的裤子,看你们丢不丢人。”

“我叉了你!”

又是这样的腔调,叶羽感觉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衅,“刚才谁说的?你有种给我走前一步,我非扒你衣服不可。”

这群尼姑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只有一个老尼姑一动不动。

“是你挑衅?”叶羽走前两步,老尼姑突然抬头,叶大公子立马感觉胃里汹涌起来,他沉默良久,“我说老婆婆,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这种事儿您凑什么热闹?”

但见老婆婆鹤发鸡皮,脸上沟沟壑壑的像那皲裂的土地,咧嘴一笑,仅有一颗发黄的牙齿摇摇欲坠——她吃肉绝对不塞牙。

叶羽最终没有忍住,他把真空扔在地上,跑到一边吐了个稀里哗啦。

真空屁股着地,她哼哼唧唧的站了起来,“坏蛋,你偷袭,咱们再打过!咦?褚婆婆,你们怎么都在?咱们得快点救救师傅,师傅正在被男人狠狠的欺负呢。”

欺负?被男人?这群尼姑脸上什么表情都有……

天色将暮,屋子里声息渐消,叶羽掐着手指算了算,差不多有一个半时辰了。.

三个小时?叶羽佩服的同时又有些忐忑,刚才下药分量是不是太大了点?叶超凡他毕竟不是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啊。

“啪”的一声,房里突然传出一声大响。

叶羽对这声音太熟悉了,他下意识的捂住了脸,老头子啊,你也有今天?

不过一个耳光换一场终生难忘的抵死缠绵,你稳赚不赔啊。

“秀…秀,你…你没事吧?”

秀秀?叶羽听到叶超凡的声音,他有些想笑,见性俗家的名字叫秀秀?

见性没有说话,屋子里只传来女人那嘤嘤的哭声。

水月庵的尼姑们扯起了大大的八卦,她们竖着耳朵听着屋子里的一举一动——缥缈峰见性神尼这么有女人味,不多见啊!

“你放开我,我要去看师傅!”

“你师傅正妾意郎情,你进去当电灯泡有意思吗?”

真空撅着嘴,瞪着叶羽,“什么是电灯泡?”

叶羽:“……”

见性就仿佛那羞答答的小女人一般,千呼万唤也不肯出来。

“小真空,要不你进去看一看?”

太阳西斜,夜幕渐渐的笼罩了大地,叶羽心里有些着急了,要说进去看个究竟吧,他又有些不敢,为搏红颜一笑而拿自己泄愤,叶超凡不是干不出来。叶羽看了看同样着急的真空,他试着建议道。

真空迫不及待的走过去,刚要推门她又转过身来,“你不是说我不能当电灯泡吗?”

电灯泡!真空很重点的强调了这刚学会的新名词。

“天黑了嘛,该点灯了啊!”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了开来。

见性在前,叶超凡在后,前者不再是身份尊崇的神尼,后者也不是纵横天下的大侠;前者不言不语,脸上泪痕宛然,后者低眉顺目,欲语无言。

“师父,你怎么了?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叶超凡竟然不敢直视小姑娘的目光,叶羽替他难受,就你这情商,真不知道你当年是怎么抱得美人归的。

见性褪去了笼罩在身上的神秘兼又神圣的光环,虎落平阳被犬欺,水月庵的尼姑们畏惧之心渐消,她们窃窃私语,就仿佛一大推苍蝇聚在一起乱飞一般,嗡嗡作响。

“真儿,师父做了太多的错事,”见性说话的时候似是不经意的扫了叶羽一眼,凄苦的矛盾,“师父已不配再做你的师父了……”

“师父,你不要真儿了?你不要真儿,真儿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见性话没说完,真空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真儿,师父这些年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可师父现在真的……”

“秀秀,你想干什么?”叶超凡听出见性有托孤的意义,他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你想要去哪儿?”

“去哪儿?”见性喃喃而语,水月庵是没脸面待下去了,她松开真空,蹒跚着脚步似漫无目的的朝外面走去。

真空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的大哭起来。

“你还愣着干什么?现在不是做绅士的时候,你快去拦住她啊,”

看见性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叶羽有些后悔,难道自己做的太过火了?他气急败坏的看着叶超凡,“死缠烂打也好,低声下气也罢,你快去阻止她啊。”

“这种时候你不要说什么尊重她的选择,你难道愿意看着她走上绝路?”

绝路?叶超凡最终屈服了,众目睽睽之下他挡在了见性跟前,双臂紧紧的拥着她,“秀秀,我不许你走,有错,我替你扛,有罪,我带你受,我是真的爱你!”

叶羽目瞪口呆,叶超凡果真超凡啊,他忍不住轻轻的哼道,“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不对,这是歌颂母亲的,回去唱给娘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