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医
字体:16+-

第352章 有喜了

第352章

有喜了

给皇帝送礼?一国之君,富有四海,什么大礼能入他的法眼?

叶羽神秘的笑笑,回头吩咐一声,不大一会儿,宫中几个杂役抬着几个担架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拎着道衍的那只布口袋。

“这是什么意思?这几个人真是……”

裹尸布上血迹斑斑,太宗皇帝如何不知道下边是死人?他看着叶羽沉声问道。

“这几个人老爷子你肯定很感兴趣,”叶羽扭头看看银屏又看看叶雪,“我觉的你们还是先回避一下!”

鬼门关前杀过一个来回,上至修罗地狱下至男人的话儿,银屏什么没见过?她还想坚持,叶雪却捂着嘴向外跑去,没等她迈出御书房的大门,突然一头栽了下去。

把门的小太监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真要让太子妃殿下跌了脚,天威震怒,他的小命基本上就报销在这儿了。

“快宣御医!”

太宗皇帝发话的同时,叶羽、朱泰已然抢了过去。

给人把脉的习惯还是改不了,叶羽下意识的握住了姐姐的手腕。

“二哥,雪儿怎么样?”朱泰焦虑的看着叶羽,雪儿她好端端的她怎么就晕了呢?

叶羽闭上眼睛又睁开,他尴尬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媳妇是你的,难道你不清楚?”

朱泰无语,银屏气急,“不知道你把什么脉?”

“把脉怎么了?萱儿哪次给人看病不这样?”

提到钱紫萱,银屏不知该怎么反驳,轻了不过瘾,说重了又怕叶羽着恼。

太宗皇帝哼了一声,“胡闹!”他声音接着提高了八度,“御医怎么还不到?”

皇帝都是急性子,在他的人生字典里,“等待”二字从来是别人等他,他何曾等过别人?

叶雪被抬回寝宫,银屏、朱泰跟着御医一块进去,太宗皇帝、叶羽则留在了外面。

“老爷子,你放心吧,我姐就是暂时性昏迷,她不会有事儿的。”

太宗皇帝不答腔,他突然问道,“你抬来的那几个尸体到底是什么人?”

“七星……”

没等叶羽说出口,为雪儿诊治的高御医连滚带爬的扑到太宗皇帝跟前跪下。

叶大公子傻眼了,这老小子怎么吓成这样?难不成姐姐出什么事儿了?叶羽色变,刚要冲进去,却听御医说道,“陛下大喜,陛下大喜,太子妃有喜了。”

有喜?叶羽脑子一时还真没转过弯来,到底是陛下有喜还是太子妃大喜?这老头子怎么笑的满脸褶子啊?

太宗皇帝辛勤耕耘了一辈子,拱过了各种各样的白菜,可就两棵发了芽,三个儿女就活下来俩,朱氏一族人丁单薄,他对孩子的喜爱可想而知。皇儿大婚没几天,竟然一炮打响,老爷子嘴都咧到耳朵后边去了,“你可确定?”

高御医重重的点了点头,“太子妃殿下脉来流利,如盘走珠,加之她的孕吐反应,却是喜脉无疑,臣恭祝陛下喜得龙孙!”

太宗皇帝哈哈大笑,“苍天佑我朱氏一族。”

“来人,即刻拟旨,太子妃有大功于社稷,特赏黄金万两、绸缎万匹,另赐长命百岁金锁一副,千年人参十株、宫中御医十人、适龄奶妇三十…等等,上等燕窝十斤……稳婆百人,太子妃一切用度擢升皇后标准……”

太宗皇帝语无伦次,可他却满面红光。

叶羽张大了嘴巴,这也算赏赐?姐姐本就是你家的媳妇,难不成她还能拿这些金银珠宝补贴娘家?顶多就是从国库挪到朱家的小金库,贪污就是这样练成的啊。

再说,姐姐怎么一下就蹦成皇后了?她这媳妇到底给谁当的?刚怀孕就要找奶妈、稳婆,老爷子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不对,姐姐怀孕了?叶大公子后知后觉,他忍不住想娘要是知道了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呢。

“高爱卿,太子妃有身,她为何会突然昏阙?”雪儿现在可是皇家的大功臣,那可是半点也马虎不得呀,事无巨细,太宗皇帝他都想亲自过问。

“回禀陛下,太子妃这两日心思焦虑,又乍闻血腥……”太宗皇帝听到御医的话,他狠狠的瞪了叶羽一眼,都是你小子惹出来的祸,叶羽委屈的想撞墙,他冤不冤呐,“……陛下且宽心,太子妃脉搏有力,气息旺盛,他日诞下龙子,必能长命百岁!”

叶羽仰视的看着高御医,马屁也能这样拍?受精卵你都能辨别男女?

太宗皇帝果然老怀大慰,御医这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边。

“赏!”……

叶雪已然醒来,太宗皇帝进去的时候,朱泰兄妹正伴在她身边,朱泰嘘寒问暖,银屏艳羡的拉着她的手说个不停。

“皇儿,你皇嫂需要好好休息。”

“父皇,儿臣无碍的。”

叶雪刚欠起身就被太宗皇帝给制止了。

“……传朕口谕,自即日起,太子妃务须每日清晨向朕请安……”

终于轮到叶羽发话,他走到叶雪跟前,又歪着脑袋看看朱泰,“姐,我回去告诉娘,她一定非常高兴。”

有结果必有其过程,雪儿见叶羽瞅瞅朱泰,她羞涩的低下头去。

“这么棒呢?!”叶羽走到朱泰跟前,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叶雪头低的更低了。

太宗皇帝发觉叶羽这不着调的小子真不适合留在这儿,两人临出门,老爷子回头说道,“叶氏夫人探望女儿,可自由出入宫禁。”

太宗皇帝一句话,平民止步的皇宫大内就成了叶灵的免费旅游景点……

“七星六大星君尽皆在此,”叶羽指着地上的六具尸首说道,“这是丹元廉贞星君,这是北极武曲星君,这是巨门星君,此三人被我一剑腰斩;这个是天关破军星君,在我剑下意外丧命,还有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贪狼,多行不义,他最终死于道衍神僧掌下。”

“道衍真的出手了?”

叶羽点头,“若非他横空出现,外公与我恐怕已丧命宵小之手,老爷子,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还有银屏,我的媳妇……”

太宗皇帝哼了一声,“命丧宵小?放眼大梁,若论单打独斗,有几个及得上朕之贤弟?若非你鲁莽行事,他又岂会遇此险境?谁说朕之银屏公主,就是你的媳妇?”

叶羽心里冤得慌,“老爷子,我为你出生入死,扫平七星之乱,难道还不能揭过旷考的事儿?”

“揭过?”太宗皇帝冷哼,“你当朕的殿试是儿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陛下,贤婿我不敢苟同。”叶羽又开始自谦了。

太宗皇帝不搭理他,“如果朕所料不差,这布袋里装的就是赵郡李氏家族的族长吧?”

叶羽张大了嘴巴,难道是外公告得密?不应该啊。

太宗很满意于叶大公子的表情,“朕今天给你引荐一个人。”

随着太宗皇帝传唤,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面色有些苍白的书生,“微臣周玄文参见我主万岁。”

周玄文?叶羽不明所以,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老爷子你给我引荐他干嘛?

“周爱卿平身。”

“谢陛下恩典。”

难道这就是差距?老爷子对别人恭谨有礼,怎么轮到自己就成咆哮了呢?不过貌似自己也没像这周玄文一样有礼过吧?他羡慕周玄文,殊不知周玄文心里更羡慕他,陛下若非真的把你当成自己人,他又岂会这样待你?

“周爱卿就是此次大比的金科状元!”

他就是传说中的状元?叶羽眼睛发红的看着他,仿佛看到这混球拉着他银屏的小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两人吹箫的同时共谱玉树**,他还不满足的剥夺了屏儿的红丸,娇喘微微中,屏儿大起了肚子……

叶羽再也不能忍受了,再忍的话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他跳起来,一把掐住周玄文的脖子,“你把媳妇还给我,屏儿是我的,我们已经上过床了,你不能夺人所爱。”

“放肆!”太宗皇帝大怒,“叶羽还不住手!”

周玄文哪里是叶羽的对手?被掐的咳嗽连连,他还被叶羽的话给震撼了,公主云英未嫁之身,就算你们孩子都生了,这也不能说出来呀,真是太无法无天了,跟这样的人抢女人他有胜算吗?

谎称有处子情节而不想娶银屏这样的“二手货”,理由是不错,可周玄文绝对的不能说出来,否则太宗皇帝立马就能把他拉出去剁碎了,可该怎么解释呢?

“叶将军,子曰君子不夺人所爱而能成人之美,下官自幼熟读圣贤之书岂能有悖圣人之言?况且下官早有妻室,又岂能为荣华富贵抛弃糟糠之妻?于礼于义,下官也不敢高攀银屏公主殿下。

子说过这句话?叶羽终于发现了孔子可爱的一面,在他心里孔夫子的形象第一次跟于丹老师嘴里的可爱的小老头重合了。

“陛下,微臣上蒙天恩,侥幸中了状元,可微臣自知才疏学浅,德行更是配不上公主殿下,还望陛下成全叶将军的一片赤诚之心。”

太宗皇帝不语,银屏突然出现,“父皇,儿臣今生非叶羽不嫁,还望父皇成全。”

叶羽热血上涌,他跪倒在银屏旁边,顺着银屏的口气说道,“父皇,贤婿我今生非银屏不娶,还望老爷子成全。”

太宗皇帝叹口气,随后颇为急切的说道,“君子一言。”

叶大公子这句岂能不知?

“快马一鞭!”

“来人,传朕口谕,银屏公主与叶羽将军,两情相悦,择日完婚,并昭告天下,普天同庆!”

昭告天下?叶羽突然意识到被阴了,萱儿她们可怎么办?

“笨蛋,‘贤婿’这俩字不能自己说自己。”担惊受怕了许久的事儿终于落地,银屏心里乐开了花。

叶大公子却有些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老爷子,我能不能收……”叶羽叹了口气,不敢继续说下去,要是拒绝的话,银屏情何以堪?

“周爱卿,你把你所知道的对叶将军讲一下。”

一个新科状元知道什么?叶羽听到周玄文的第一句话,他就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叶将军,下官就是原七星之玄冥文曲星君。”

叶羽“噌”的一声拔出了冰剑,“南儿在哪儿?你们把她弄到哪去了?”

叶雪有了身孕,叶羽被这喜冲的暂时忘了伤痛,此刻听到七星文曲星君,那被压下的绞痛渐渐的复苏。

“叶羽住手,御书房舞刀弄剑,这成何体统?”

银屏也在旁边悄悄的拉扯叶羽的衣袖。

“叶将军,你可否听下官把话说完?”周玄文看着叶羽,“下官也是大梁子民,加入七星更是身不由己,下官因身子原因不能习武,为了活命,只能绞尽脑汁,以谋取胜,借以保命,因此才被冠以文曲星君之名。”

“七星倒行逆施,罪行累累,下官何止一次想过叛出七星?这些年,下官一直低调,暗暗的搜集七星的罪证,包括他们总坛、分坛的所在,为的就是弃暗投明,一举歼灭这祸国殃民的邪恶组织。”

“南儿被掠夺,拿贪狼等人做炮灰都是你安排的?”叶羽沉声问道。

“叶将军,南儿被掳之际,下官正为殿试准备,又怎能分得出那个心思?等我知道这件事情,为时已晚,南儿已经不知所踪了。”

“不知所踪?什么意思?”

“七大星君的选拔方式你不会陌生吧?”周玄文反问,叶羽点头,他曾听素月讲过。

“那丫头资质不错,同样也是正适合洗脑的年龄,七星想把她培养成下一任星君,可在转移途中却被你家那只獒犬救走,此后就不见了踪影。”

“你说谎!大白再凶,她也不过是一条狗,如何斗得过你们的看守人员?”

周玄文看了太宗皇帝一眼,这表示心里没有忽略皇上的存在,“叶将军,下官如果所料不错,你曾以无上神通为那獒犬易经伐髓,现在的她力大势猛,动作迅捷,江湖二流高手恐怕也非其对手,更何况那几个负责看守的杂役,区区刀剑又如何伤得了她?”

“叶将军,下官欲弃暗投明为朝廷效力,若非诚心,岂会明言出身?明知陛下对将军恩宠天下无双,又岂会做此自绝活路的事情?”

叶羽心说,你现在承认这叫坦白从宽,以后被查出来那叫包藏祸心,换成是我,也肯定先说出来……

“陛下,你相信他的话?”

周玄文退下,叶羽看着太宗皇帝问道。

“朕看人入木三分,可对这文曲星君却有些把握不透啊,不过欲拔出七星他却没有说谎,他提供的情报比朕的暗报更为详尽,朕飞鸽传说,命令各地守军清剿七星各据点,收获颇丰,金银珠宝、粮草兵马、妇孺儿童缴获无数,俘虏七星正式成员不下三万……”太宗皇帝突然握住了拳头,“七星实力竟然强横到如此地步,朕始料不及,若非及时发觉,后果堪忧啊,最令朕想不到的却是赵郡李氏族长竟然是七星的财星禄存,真是岂有此理!”

“老爷子,这是好事儿啊。七大氏族与邪恶组织七星为伍,图谋造反,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理由吗?”

太宗皇帝点头,“今日清早,朕已令亲信禁军控制了七大氏族府邸,许进不许出,断了其与外界的联络,北斗七位骁勇善战,朕不敢贸然进攻;同样七大氏族也有顾忌,没有了缥缈峰的庇护,真若开战,他们必输无疑;朕火速召回元成,勤王之师一到,七大氏族必然会被连根拔起。”

叶羽吓了一跳,皇上果真是深藏不漏啊。

“陛下,叶羽斗胆问一句,您打算如何处置七大氏族的那些人?”

太宗皇帝突然笑了,“你是不是要劝朕不要赶尽杀绝,致使血流成河?”

叶羽瞠目结舌,自己还有点什么秘密不?

“周玄文断定你会有此一问,他同样向朕谏言,流放比杀人更能稳定民心。”

又是周玄文?难道道衍诛杀李家家主就是他透漏的消息?以前月儿说他最能把握的就是人心,现在想来,那小妮子真是金玉良言,这周玄文实在太可怕了。

“叶羽听命,周玄文若能一心为国,那就留他性命,他稍有异动,允你先斩后奏,即刻诛杀!”

叶羽离开皇宫已然日暮时分,却不想周玄文竟然侯在宫门口。

“咦?你怎么还没走?在等着我?”

周玄文搓搓手,他又点点头,谦恭的说,“叶将军,下官厌倦了流亡江湖的生活,对大梁绝无二心,如果将军不肯相信,尽可用对付月姑娘的方法对付于下官,这次是真的毒药。”

叶羽头皮发麻,这小子怎么什么事儿都知道?

“月姑娘的方法?据你所言,你是知道我当时给月儿的毒药是随口杜撰子虚乌有的?”

周玄文笑笑,“其实并不难猜,如果真有这等奇异毒药,将军决不会随身携带,七大氏族也不会逍遥到今天,更何况七星善于用毒,却从没听说过这样的毒药,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只不过月姑娘当局者谜罢了。”

“你不觉得聪明的过了头会引起人的反感吗?”叶羽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周玄文胸有成竹,“若不是因为南儿的事情,将军您会反感吗?玄文手无缚鸡之力,唯一能拿出手的就只有这点小聪明,若不能让陛下看重,如何立足?至于才大欺主之说,陛下要碾死在下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般,他又岂会忌惮?”

“你那叫小聪明?”叶羽真的觉得这周学文太谦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