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逆九天:妖孽师尊太迷人
字体:16+-

第142章 一四二灵幽血案

一四二 灵幽血案

见云飘雪答应,许向南笑了,感激的看了一眼墨沉歌,接着便向他们两人告辞道:“那我马上去准备一下,明天出发的时候记得通知我!”

“好的,师兄快去准备吧!”

许向南不再多说,立即出宝塔回自己住处去准备一翻。【首发】

在他离开之后,云飘雪立即对着墨沉歌问道:“小师弟,你打算怎么半路上甩掉师兄?”

“师姐,甩掉师兄还用得着在路上吗?”墨沉歌没回答,反而回问了一个问题。

云飘雪听后觉得也是,甩掉许向南不一定要在路上,今晚天一黑直接出发不是更好,虽然会失信于人,但不用去愁着路上怎么甩掉他了!

“师姐,我们马上出发好不好?”墨沉歌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去九重天了,因为那里有着他思念的一个人。

“等天黑,我回去问问真人要不要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但是这个消息不能透露给灵希,让她知道我们就去不成了。”

“我知道了师姐。”墨沉歌点头。

见已没事,云飘雪便离开宝塔,回到后山就直接把元始真人拉到后山,她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元始真人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许是有事情等待他们去做,这天白天心里打着小九九的三人觉得时间过得非常的缓慢,好不容易才熬到天黑,待夜深一点,三人趁着灵希去休息,还顺便在她房间里点了一点迷香,这样一来他们离开灵希就不会发现了。

放倒灵希后,三人谁也没打扰就直接出了抚仙城,他们打算先去灵幽帝都内找间客栈休息,等到第二天在正式赶路去九重天。

三人御剑飞向灵幽帝都,在城门前便落下,收起随身的仙剑便走入抚仙城内,往常抚仙城这个时间段还很热闹,但是今天这个时间段却异常的安静,家家户户都已经熄灯,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巡逻的士兵都看不到,而且城中还飘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三人心生警惕,不知道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小心翼翼的行走,看到有一间客栈还亮着灯,三人对视一眼便朝着那家客栈走去。

到了客栈门前,元始真人示意云飘雪与墨沉歌呆在原地等候,他一人上前去敲门道:“掌柜的,老朽要住店,能不能开下门?”

……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倒是里面飘来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元始真人觉得很不妙,他往后退了几步,将灵力凝聚在掌间,对准客栈的大门就拍了过去,强劲的掌风击出,直直把客栈大门给掀飞,顿时客栈内的情景暴露在他们眼中。

“嘶!”三人同时倒抽一口冷气,眼前的景象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这家客栈并不是很大,里面的客人也不是很多,但此刻这些客人全都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每个人的胸口都有着一个大窟窿,鲜血正不断从里面冒出来,看此情景来判断,这些人都是刚刚死去,都是被挖心而死!

是什么人竟如此狠心,居然把人的心给挖掉!

三人站在门外用神识观察了一下屋内,发现没有危险了才敢进去,他们上了客栈的二楼查探,发现只要有人住的房间全部沾染上鲜血,而且还有着死者在里面,这些死去的人面上全部留着惊恐的神色,由此判断,他们生前肯定经历过很恐怖的事情。

但现场没有留下挣扎过的痕迹,看来挖心的人修为绝对不低!

“真人,你怎么看?”

三人聚集到客厅,云飘雪便向元始真人问意见,灵幽帝都发生这么大的一件血案,居然没有巡逻士兵发现,而且整个灵幽帝都都飘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大街上无人行走,家家户户黑灯瞎火,巡逻士兵不见出来,事关重大,必须问问元始真人的意见。

元始真人没有马上回答云飘雪,而是沉思了一下才开口道:“我们先去皇宫看看。”

“恩。”云飘雪与墨沉歌齐齐点头,三人一同出了客栈,御剑往着皇宫方向去。

来到皇宫的上空,他们没有急着落下,元始真人将一抹金色的灵力凝聚在掌间,一反手就把那抹灵力往下打,打出的灵力没有蕴含磅礴能量,但这威力也绝不容小觑。

金色灵力划出一道笔直的尾巴,落到了皇宫内一处空旷无人的地方,一接触地面马上轰的一声炸响,地面冒起一阵烟尘,被风一吹就消散。

“咦!结界呢?”元始真人疑惑的看着整个皇宫,发出了一声惊疑,他记得皇宫上空布置着结界的,但这会怎么消失不见了?

一旁的墨沉歌听到元始真人的话,想起他与凤云凰偷出抚仙城的那一晚就在皇宫中过夜,那时凤云凰就把皇宫的结界给消除了,他便对着元始真人道:“真人,我跟凰出抚仙城那一晚,她就把皇宫的结界给消除了,并且还住在皇宫。”

“这事我知道,但后来皇宫的结界又从新弄好了。”元始真人也听说了,甚至知道皇宫的结界从新布置下。

皇宫的结界那么大,是需要一些器物来支撑结界的,能毁掉结界的人,看来他的修为与凤云凰是齐肩。

“我们还是下去查看吧。”云飘雪提议。

墨沉歌与元始真人想了一会才点头,三人一同缓缓落下,本想分开三头去查探,但又怕同伴出什么事情无法救援,三人干脆就待在一起,若真出意外,他们也能互相帮助。

借着淡淡的月光,和他们也能视物的能力,皇宫中只要出现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们都能看到,只是这皇宫太安静了,只有着丝丝微风吹过,这种安静中又透着诡异,皇宫中并不像大街上都飘着淡淡血腥味,反而这里一点血腥味都没有,就连人的气息也没能感觉到。

三人一同走过皇宫的一道长长的廊檐,眼前出现了皇帝平时上朝的金銮殿,此刻金銮殿的大门紧闭着,大殿周围时不时萦绕过一抹淡淡的白光。

(四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