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逆九天:妖孽师尊太迷人
字体:16+-

第297章 二九六正面交锋

第297章 二九六 正面交锋

随着烨的话音落下,半空中依次出现的那九道轻烟,从鬼魅阴灵群中飞出,缓缓的靠近了那团光球,渐渐的与那团光球上的那道轻烟融合为一,隐约中,依稀渐现人形。

这时候的烨,由于施展术法时他耗费了太多的灵力,他的脸色更为苍白,几乎没有血色,他的手也颤抖得更加厉害了,血色红光中,他张口大声道:“魂魄已成,众灵归位,灵神归体!”

随着他最后一个音符落下,那团光球突然将那一道轻烟吸收,接着竟然消失在了山洞之中,不知道去了哪里?唯有施展复活术的烨才知道这团光球到底去了哪里!

抚仙城后山,冰室之中,帝君御安安静静的躺在寒玉**,突然间,在他的额头前出现了一团拳头大小的蓝色光球,接着那团光球冒出了一道轻烟,缓缓的钻进了帝君御的眉心,最后连同那团光球也一并钻进了帝君御的眉心。

荧光森林,烨施展复活术的山洞中,此刻的烨停止了施法,那符咒阵法所散发出来的红光慢慢的暗淡了下去,随着红光暗淡下去,地面上的鲜血也随之消失,没多久,这山洞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终于完成了!”停止施法的烨,轻轻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接着他站起来想出去告诉大伙这复活术已经施展完成了,可他才刚刚站起身子,就因施展复活术导致灵力透支倒地,而倒地后的烨也随之晕了过去。

正在跟仙后缠斗在一起的大伙,他们尽管已经尽了最大的能力去拖住仙后,尽量不让她破坏掉阵眼,可还是被仙后破掉了好几个的阵眼,因为阵眼被破坏了的缘故,所以时不时就有一个天兵从那残缺的阵法中跑出来,帮着仙后对抗凤云凰他们。

在与仙后缠斗的同时,大伙也都在心里计算着复活术的时间,可如今时间都已经到了,为什么还没有看到烨出来呢?大伙不知道此时烨到底施展完复活术没有,很想去联系他,但又怕他施展这个复活术正到紧要的关头,万一分神了导致操作不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的话,这后果他们可承担不起,因此只好按捺着焦急的心情继续与仙后缠斗。

就在此时,仙后似乎也感觉到了那股召唤的力量突然消失了,她连忙分出一缕神识进入到随身空间内查看玉魂的情况,通过查看之后发现玉魂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此刻的玉魂已没有了之前的变化,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静静的躺在随身空间内,仿佛刚才所发生的那一幕是虚假的一样。

……第三卷……凤逆九天……

九重天宫,在仙后离去没多久,东陵华便寻了个借口回了芳华殿,回到芳华殿之后,他便派了几个暗卫出去打探消息,在万分焦急等待之后,派出去的暗卫终于有人回来禀报消息了,只见那个人急匆匆的走进芳华殿,对着正在芳华殿内来回走动的东陵华道:“启禀太子殿下,已经打探到仙后娘娘的消息了!”

“快说!”东陵华停下了脚步,对着那名暗卫道。

“是!据属下打探到,仙后娘娘与她的亲卫队似乎都被困在了阵法中暂时出不来了。”暗卫回道。

“什么?怎么会被困在阵法中的?母后不是懂阵法的吗?怎么连母后也被困在阵法中了?”东陵华不可置信的回问道。

“娘娘与她的亲卫队进入那一座小山之后,我们就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属下们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娘娘与她的亲卫队出来,于是属下们就往着那座小山靠近了一点,发现那座小山非常古怪,应该是被人设下阵法了。”暗卫回道。

“再探,再探,马上给我再去打探。”东陵华大吼了起来。

“是是,太子殿下您息怒,属下这就去。”随后便匆匆的离开了芳华殿。

“母后现在的修为与以前相比已有了巨大的提升,是谁?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困住母后的?”东陵华自言自语的道。

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再去打探的暗卫回来了。

“启禀太子殿下,经属下再探,还是未能发现仙后娘娘的踪影,而此山外部已被人设下了结界,之前还是可以进去的,可不知怎么的,现在外面的人没办法进入山中了,想必仙后娘娘还被围困在此山之中,要不属下现在就带上人马前去营救仙后娘娘。”暗卫道。

“行了,本殿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东陵华挥了挥手。

“是。”

“慢着,你去准备一些人马,记住,要精兵强将,本殿下要亲自前往荧光森林。还有,你去通知鬼面,让他到芳华殿来,就说本殿下有要事安排。”东陵华对着那名暗卫吩咐道。

“遵命!”那名暗卫领命,接着便退出了芳华殿。

没多久,一个拥有强大气息的人出现在了芳华殿。

“太子殿下,您找属下有何要事。”低沉的声音响起,来者正是鬼面人。

“哦,你来了。”东陵华笑脸相迎,然后对着鬼面人道:“母后被困在了荧光森林,而且还被人设置了阵法,本殿下正想找你商议该如何解决此事。”

“什么?娘娘她……是什么人?太子殿下,您稍安勿躁,属下这就去把娘娘解救回来。”鬼面人道。

“不,本殿下打算亲自出马,你去把饕餮放出来,让它到芳华殿这里来,我要带它一同前往。”东陵华又道。

“这……太子殿下,饕餮桀骜不驯,正因此,娘娘才把它囚禁在了锁魂阵之中,娘娘还曾下令,不经她允许,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释放饕餮的,这可让属下如何是好?”鬼面人很是为难的道。

“好了,这事你就不必操心了,到时说是本殿下让你这么做的就行了。”东陵华一再坚持。

“太子殿下,只怕饕餮它……”鬼面人似乎也非常惧怕饕餮那股恐怖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