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逆九天:妖孽师尊太迷人
字体:16+-

第558章 番外(557)

第558章 番外 557 疏远尘王

“既然如此,那我只好跪下来求你了!”避开了这一击,钟飘雪便停了下来回道。

“哈哈!你早就该停下来求我了!”听到钟飘雪这话,陈飘香也停了下来,暂时不对钟飘雪做出任何的攻击。

“陈小姐,那我还是投降算了!”话落,钟飘雪还就真的慢慢的往地上跪了下去。

围观的同学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钟飘雪的举动,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钟飘雪竟然这么容易就同意跪下来求饶了,他们还以为钟飘雪要等到被打得爬不起来了才求饶呢!

陈飘香很得意,用着居高临下的姿态来睥睨钟飘雪,眼看着钟飘雪的膝盖就要跪到地上的时候,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

只见钟飘雪突然以着闪电般的速度朝着陈飘香冲了过去,她的手中还凝聚起了一团如拳头般大小的光球,对准陈飘香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陈飘香压根就没想到钟飘雪竟然会耍诈,所以此时的她根本就来不及躲开,只能仓促的将灵力凝聚在手上,然后用着双手挡住那团拳头大小的光球。

“轰!”

一声爆炸声响起,陈飘香被炸得后退了好几步!

就在这一瞬间,钟飘雪来到了陈飘香的面前,毫不犹豫的一脚狠狠踹到了陈飘香的小腹上,直把陈飘香给踹得倒飞了出去!

“砰!”

陈飘香狼狈的摔在了地面上,而钟飘雪那一脚又踹得特别的用力,此刻陈飘香是疼得站不起来了!

“哎哟……钟废物……你……你……”躺在地上的陈飘香上气不接下气的还想说些什么,她气得牙痒痒的,很想再次对钟飘雪发起进攻,但偏偏此刻她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站不起身子,所以拿钟飘雪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陈小姐,不好意思,你又输了!”看到陈飘香被自己打得倒地不起之后,钟飘雪便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笑道。

“废物,我……我……总有一天我也会把你打得爬不起来的!哼!”两次都败在了一个废物的手上,陈飘香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但她除了会嘴巴上威胁人家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本事了!

看着这一组也分出了胜负,观战的西宫昱尘便来到了两人的身边,还轻声的道:“飘雪,飘香,胜负已分,接下来是自行练习时间,大家已经开始练习了,你们也开始吧。”

“是,尘王爷。”钟飘雪与陈飘香齐齐应了一声,然后便各自找空地修炼了起来。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今天大家都把西宫昱尘所教的通用技能全都学会了,放学之后,大家都是高高兴兴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归元学院。

钟飘雪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在即将出学院大门的时候,她碰上了也正要出归元学院大门的西宫昱尘。

此次西宫昱尘的身后还跟着一位仆人,那位仆人长得挺壮的,身上还透着一股杀伐之气,像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军那般。

“钟姑娘,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西宫昱尘微笑着跟钟飘雪打起了招呼。

“见过尘王爷。尘王爷,这一声钟姑娘臣女担当不起,还请王爷称臣女为钟飘雪吧。”钟飘雪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宫廷礼,她的脸上还透着淡淡的疏离。

看到钟飘雪的脸上透着一抹淡淡的疏离,西宫昱尘莫名的觉得心中一堵,还有着一种失落了的感觉。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总之他就是不希望在钟飘雪的脸上看到她流露出那种淡淡的疏离。

“钟姑娘,这太见外了,你还是叫我尘公子或者尘吧,你不用刻意的去在意我的身份的。”西宫昱尘回道。

“王爷太抬举臣女了,臣女可不敢这么大胆的称呼王爷为尘公子或者尘!王爷,现如今天色已经不早了,臣女还要急着回家陪爹爹用晚膳,还请尘王爷允许臣女先告退。”话落,钟飘雪又行了一个宫廷礼,转身就想离开,她的脸上始终都挂着那抹淡淡的疏离。

“飘雪是在怪我没有第一时间告你我的真实身份吗?”看到钟飘雪就要走了,西宫昱尘赶紧将心中的疑问给问了出来,他想知道钟飘雪是不是在怪自己第一时间没有对她坦白身份。

“飘雪不敢。”道了这么一句之后,钟飘雪这一次真的就这样离开了。

其实她并没有责怪西宫昱尘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真实身份的意思,但她心中就是憋不下这口气,所以在看到西宫昱尘的时候,她的脸上才会流露出那一抹淡淡的疏离。

看着钟飘雪那渐行渐远的背影,西宫昱尘觉得自己很受伤,难得自己头一次对一个女孩子有好感,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保留,竟然把对方给惹得不高兴了!

“昊宇,我们……回府吧。”西宫昱尘对着身后的仆人吩咐道,他本来是想追上钟飘雪的,但又怕给钟飘雪添堵,所以到了嘴边的话便改变了。

“是,王爷。”那名叫昊宇的仆人应了一声,然后开始推动轮椅,将西宫昱尘带回尘王府。

【……嫡女难求……】

第二天,钟飘雪如往常那般准时的来到了学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班级的导师是西宫昱尘的缘故,在西宫昱尘来教导了学员们一天之后,第二天每名学员都是早早就赶到了学院,坐在教室里面打坐吸收灵气。

钟飘雪来到教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她还以为是自己迟到了呢!

进入教室之后,钟飘雪径直的往着自己的位置走去,接着她也打坐吸收灵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身边多了个人,钟飘雪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水灵灵刚刚坐下来。

“灵灵,来得挺早的啊。”钟飘雪对着水灵灵打招呼道。

“都什么时辰了还早啊?我再慢一点点就迟到了!好了,不说了,表哥来了!”话落,水灵灵便不再吭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