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逆九天:妖孽师尊太迷人
字体:16+-

番外818约会是什么呀

番外 818 约会是什么呀

??“谢谢老板。”钟飘雪道了一声谢,然后接过了她手中的铜镜,还对着烨问道:“烨,哪一款好看?你帮挑吧!”

“嗯……我觉得这款比较适合你。”烨拿起了一支乳白色的簪子,簪子一头稍显尖锐,另一头则镶嵌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紫色珠子,珠子顶端还垂挂着几朵白色的茉莉花。

“嗯,这个挺漂亮的。”钟飘雪一眼也看中了这一款,样式简单而不失优雅,戴起来应该会很漂亮的吧。

“哟,这位公子的眼光可真好呀,这支簪子名为茉莉,是用汉白玉和北海紫珠搭配的,最适合这位姑娘佩戴了,来来来,公子为姑娘戴上看看效果吧,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看到烨为钟飘雪挑中了一款,这名妇人便赶紧开口夸赞。

至于簪子是不是汉白玉和北海紫珠搭配的,这可就有待考究了!

“来,小雪雪,我帮你戴上。”话落,烨便帮钟飘雪戴到了头上,戴好了之后,他再次开口:“好了,小雪雪,快快照镜子看看效果。”

“嗯。”钟飘雪拿起了铜镜,看了一看效果,发现这支簪子还真是符合自己,戴上去之后,发现自己竟然增添了一丝优雅的气质,跟自己的穿着显得很协调,一点儿都不突兀,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出来的!

“姑娘戴起这支簪子变得更加的美了!我就说嘛,这支簪子姑娘戴上一定好看,我没有说错吧?”妇人再次开口。

“是很适合我家小雪雪佩戴,喏,这个给你,不用找了!”烨也很满意效果,他还丢了好几块碎银给这名妇人。

“哎,公子,太多了,这跟簪子不值那么多钱的!”看到烨给的钱多了出来,妇人倒也不贪心,她还把多余的退还到烨的面前。

“不用还了,是你的这根簪子让我家小雪雪变得更加美丽,这多出来的,就当做是奖励你的!”烨并没有收回银子,他丢出了这么一句之后,便带着钟飘雪离开了摊位前。

“哎,公子,公子……”妇人坚持不肯多收,可看到他们两人消失在了人群中之后,妇人只得收下了银子。

“小雪雪,我们现在要去哪儿逛逛呢?要不要去找找清灵呀?看看她跟卡尔玉玄在干些什么。”离开了摊位之后,烨觉得没有别的东西能引起自己注意了,于是便对着钟飘雪问了这么一句。

“人家约会,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我们去一趟商会吧,很久没有去看看商会的情况了,现在回来了,总要去看一看的。”钟飘雪可没有去电灯泡的嗜好,所以她提出了去商会。

“约会?约会是什么呀?”头一次听到这种那么新鲜的词,烨这位好奇宝宝开始问了起来。

“约会就是一男一女相约一起去玩,谈情说爱,这个就叫做约会了。”钟飘雪有点无语,不过还是解释了两句,至于烨懂不懂其中深意,她可就不管那么多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雪雪,那我们也去约会好不好呀?我也想玩玩谈情说爱这个东西!”烨误以为谈情说爱是个可以玩的东西,还语出惊人的说了这么一句。

“……”钟飘雪都无语扶额了,这个烨,她该怎么说才能让他明白呢?

“小雪雪,到底怎么样嘛?我们也去玩好不好呀?”看到钟飘雪不吭声,烨再次问了起来。

“烨,那个不是可以玩的东西,而是……”而是什么,钟飘雪说不出来,她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是玩的东西那是什么呀?小雪雪,说话不要只说一半,好不好呀?”烨发起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你不要问那么多了好不好啊?不说这个了,去商会!”钟飘雪已经不耐烦了,丢下了这么一句之后,转身便往着商会的方向而去。

“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嘛……”烨跟在钟飘雪身后,还闷闷的嘀咕了这么一句。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商会这里了。

跟以往一样,商会还是那么热闹,一到竞拍珍惜物品的时候,大家都会挣个头破血流,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把珍惜物品抢到手。

看了一眼拍卖现场的情况之后,钟飘雪与烨便转到了办公间,此时,赵诗画与笑傲风月四人正在安排着明天一场重要的拍卖会,可看到钟飘雪与烨来了之后,他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然后都围到钟飘雪与烨身边。

赵诗画还招呼着两人:“主子,烨公子,你们来了,来,快快坐下喝茶。”

“来,主子,烨公子,请喝茶。”花夜月和闻宝笑还端来了茶水。

“好了,你们不用这么客气的,来来来,大家都坐坐,给我讲讲商会最近的情况吧,还有暗阁最近怎么样了?”钟飘雪坐下之后,客套了两句,便让大伙轮流给自己讲讲关于商会与暗阁的事情。

“好的。我先来讲暗阁的事情……”赵诗画最先开口,她讲得很细致,这一番讲解下来,足足花了两个时辰的时间。

从赵诗画的话语中,钟飘雪了解到了暗阁越来越强大了,所收到的消息也越来越全面了,现如今各国都有了暗阁的势力,暗阁差不多成为最大的情报组织网了。

“嗯,做得非常棒,继续发展下去,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要小心另外几个情报组织网了,他们绝对不会甘心就这样被暗阁打下去的。”钟飘雪非常的满意这种结果,但她又有点愁了,因为树大招风,暗阁发展到了现在,几乎没有碰上什么麻烦,继续发展下去,这可就说不准了,所以钟飘雪才提醒这么一句。

“飘雪就放心吧,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算另外几个情报组织网联合起来,也未必能够撼动暗阁的。

”赵诗画说着。

“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对了,那商会呢?前几晚时间太短,又光顾着喝酒,都没仔细了解呢。”钟飘雪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