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妻妖娆
字体:16+-

第九零章 女人私房话,葫芦初开瓤(下)

薛浅芜阴晴不定的脸色变化,全落在了绣姑眼里。

“又怎么了?有什么不正常的吗?”绣姑关切询问。

薛浅芜狐疑地看看自己的小身子板,以可怜的口吻道:“你看我的发育是否正常?”

绣姑大不得解其意,上下左右认真打量了她一圈儿,皱眉说道:“除了瘦削一些,看着还算正常……”

“还算正常?”薛浅芜固执道:“‘还算正常’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就是比不正常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儿,对吗?退而求其次说之,就是不正常了?”

绣姑把手一摊,甚是无奈地道:“你若有意自贬,我还真帮你找不回自信……你莫不是逼我说好听话夸你啊,那个……”

绣姑咳了几声,模仿着薛浅芜吹大牛时的调儿说:“丐儿妹妹的身材,发育得完美至极,就算造物主亲自下凡审视,也寻不出半点儿瑕疵破绽来!纤细有度,苗条可爱,姗姗而来,落落而去,摇曳生姿,可谓人见人赞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旷世玲珑小尤物……不仅男子为之着迷,女子亦能为之羡慕;不仅生动了春天,而且清凉了夏天,兼而丰富了秋天,更跳跃燃烧了整个萧瑟冬天;不仅能震撼住平民百姓,亦能迷惑住才质俱佳的世家子……若问天下女子身材最黄金比例者,请君只看丐家女!”

薛浅芜听得当场呆掉。一直以来,她把才华横溢的绕口令,当做自己赖以吵架乃至安身立命的资本,如今却是大泄气了,三番两次惨受打击。她惊奇而郁闷地发现,除了以邪制胜的南宫峙礼,平时稳重淡远的东方爷、沉默罕言的绣姑,一旦被她逼急发起飙来,竟然都是如此擅辞令的,夸张排比,对照移情,被巧妙融化在了他们的话语之间,达到了令人膜拜的瞠目结舌效果。

是古人读的正统书多,都有这个潜质?还是长期以来跟着她耳濡目染,学会了这般的流水滔滔斩不断?若是前者,薛浅芜表示“有眼不识泰山,祖宗终是祖宗”,让她这位汲取千年精华上知离骚体下知有木有体的新世纪内涵匪女压力大了;若是后者,薛浅芜该沾沾自喜了,无心插柳之下,还能熏陶出两名天分盖世的徒弟来。

绣姑和薛浅芜相处时日不算短了,已然摸着了她的一些规律。比如眉飞色舞之时,忽而顿住不说话了,或者正自安静闲着,猛地蹦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儿,这都说明她的神经搭错了路,于那瞬间出现了小故障,从而有了好奇,有了创新,有了爆发。这一点儿,让人气也不是赞也不是,各种掐死她的感情都纠结在一块儿了,却在即将下手时顿然停住,原来心里对她满是认可、宠溺与怜惜。

这会儿薛浅芜的反应,就属于前者,由闹忽入静。绣姑做好了准备,这妮儿怕是又要让人惊掉眼珠子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gaiqiyaorao/33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