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妻妖娆
字体:16+-

第九九章 桃花情劫关,狭路总相逢

却说薛浅芜正撞进了一具胸膛,回过神来细瞧,不是想象中的那抹柔和月白,而是一袭亘古寂然浓烈落拓的玄黑色。那种黑色渲染而又邪魅,仿佛带着吞噬一切的恣肆,叫她无来由的心生惶遽。

“挨千刀的南宫峙礼,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薛浅芜不可思议地问,鼻端不觉沁了一层细腻的汗。

南宫峙礼背手负立,悠然踱着步儿,以一种莅临的高姿态,打量着四围环境,狡黠地说:“这么热闹的场面,虽说我常在暗处,不怎么爱抛头露面,可好歹也算是有身份的人物,怎能不来凑凑呢?”

薛浅芜不想和他扯闲,简明问道:“你想干甚?”

“我什么也不干,只是看着这处好山好水,有些上心罢了。”南宫峙礼笑得阴险暧昧。

薛浅芜忖着不适合多纠缠,不然又是一番没完没了,于是不再理他,独自飞快往后院里走了。

绣姑亦与南宫峙礼打过几次交道,印象并不太好,感觉这人城府不能仅用深字形容。但既是客,总没被赶走的道理。丐儿与他有隙,不待见他,自己融通着些,方是待客之数。委婉一笑,绣姑和声客气地道:“这位尊客,请到迎宾大厅安一会儿。有什么事,也好冷静相商。”

南宫峙礼竟像没听到般,不作回应,晾着绣姑与聋老人站在那儿,很快没了影子。绣姑抬眼望时,他已追上了前面的薛浅芜,如跟屁虫一样,相隔三步之远,蹑手蹑脚行着。

薛浅芜有感知,回头一看,火冒三丈怒道:“你到底是何番意图?”

南宫峙礼显然不想再多逗她,直言不讳地道:“你在京城得了势,就忘记了曾经贫贱与共的为夫!我连个落脚容身的地儿都没有,眼羡这儿的景物布局,想要讨得一处住所罢了。”

薛浅芜双眼睁得如杏仁,倒吸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说,想在这儿住下?”

南宫峙礼大力点头。薛浅芜顿了很久,没好气道:“这是女眷之地,男人请自觉退居到防线之外。”

南宫峙礼毫不在意一笑,涎着脸皮呵呵道:“本尊难得看上这座宅基,又极喜欢这儿的布局,幽雅不落俗套,山水美景秀色可餐,反正这么多的房子,你们日后定然还会雇佣男仆,在乎多我一个吗?”

不等薛浅芜反应,南宫峙礼又继续道:“再说现在住的,已经有个老头儿了,老头就不是男的吗?宝刀虽老,人家也曾经威风过!不带你这样的,支言片语,就抹杀了一个男人的光辉岁月史!你是欺负人家耳聋不知事吗?”

薛浅芜闻言,差点吐血,这是哪跟哪啊,亏他能这样辩!

薛浅芜经历了开业典礼,身子倦累有些懒了,也不想和他吵,摆手说道:“别胡闹了,京城多佳地,还是寻别处吧!你有本事,就到东方爷的新府邸混去!”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gaiqiyaorao/33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