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妻妖娆
字体:16+-

第一六五章 寒宫寂生暖,怜取郎有心

东方爷离开时,薛浅芜对他道:“就过年了,如鸟一般圈养在深宫里,不能够与绣姑姐姐热闹团聚,怎么都觉得素日形影凄清的。现在真是体会到了,这天底下最寂寞寒冷的地方莫过于皇宫了。”

东方爷握着她手道:“赶着春节,有些事不得不延迟。丐儿,听我的话,最多在这儿再呆四个月,如果事情还定不下,我带你走。”

薛浅芜望着他的眼睛,那里面似乎写满了“我带你走”这四个字。心里百味杂陈,低道:“也罢。宫里宫外挪来挪去的,终究太不方便,我再住些时吧。至于绣姑姐姐,你就让秦延跟她传话说,我在这儿过得还好。”

东方爷心疼道:“委屈你了。”

薛浅芜摇摇头,很恩爱地轻轻道了一句:“值得。”

东方爷把她的手按在胸膛,拥着她道:“有你这句话,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

薛浅芜看着在角落里偷窥的丝栾、如谷,很难为情地扭头道:“来这么久了,快回去吧!”

“这么快都要赶我走?”东方爷附在她耳边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当真是一天都不愿分离。你心似焚,我亦如此。什么时候想我得紧,偏我不能脱身来看你时,你就转移一下思念……”

薛浅芜眼一亮,欢快地仰脸道:“怎么个转移法儿?到处走走,看到像你这般俊朗的男子,就穷追不舍地跟上去,然后一个劲儿流口水吗?”

东方爷脸一僵,声音里带了三分温柔的霸道和威胁:“你敢走出门去邂逅别人,你就等着我能把你怎样!以后再也不让你下床了!”

薛浅芜红了脸,吐吐舌头,表示反抗。虽然这反抗的力量很微弱的,近乎无效。

东方爷命令道:“以后想我的时候,就拿起笔一遍遍画我的模样。每亲手画一遍,印象就越发加深了。我不介意在你笔下变丑。”

薛浅芜愣一会儿,反应过来他这是取笑她画功太差,恼嗔着道:“我才不要画你呢!当年在烟岚城画了你八十遍,现今想想,还觉得手腕发酸呢!当时是怎样的毅力支撑!”

东方爷眉心跳动着,问道:“才画了八十遍,就想偷懒?你可以不像上次目的性那么强。不拿画像来赚钱时,总不至于拼掉半条性命也在所不惜吧?”

薛浅芜挠挠头,嘟着嘴小声嚷:“提往事做什么。”

“赖账的小东西,还不是你先说起的!”东方爷板了脸严肃道:“不过以后只能画我,不许再画别的任何男子!”

薛浅芜捧着头,忆起当年确乎是画了两男子,因为担心众口难调的缘故。

而那个黑衣男,仿佛从莲藕塘那晚道别后,就死去了,死得没有一点痕迹。他挟持自己出皇宫,现今自己再以崭新的身份入皇宫,命运轮回兜转,一样的如草芥,微小不为人所注意,但心态是截然不同的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gaiqiyaorao/33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