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妻妖娆
字体:16+-

第一七五章 觊觎乃大忌,惊鸿难一瞥

太子和东方爷踏春回来,正要往干霖院去时,太子妃满脸笑容地迎上来,说道:“想来想去,臣妾还是把丝栾接来了!这么一朵解语花儿,住在那样冷僻院子,臣妾心里过意不去,总觉得委屈她!看在外人眼里,还误认为是臣妾悍妒呢,连个丫鬟都容不得。何况,看着太子和东方弟每每劳累了一整天,却还要往干霖院跑着聚,臣妾真真心疼!这段时日,就有了不少的闲言碎语,知情者说太子被鬼院的丫鬟迷了魂窍,不知情的总猜着你们在商量什么重大机密。”

赵迁怒道:“不过是因为那里清静些,我和东方弟喝喝酒论论棋!再说宫里一提起干霖院,都说阴气盛重,作为我朝相当有身份的两男子,阳气自是比常人重得多,常去走走,也能早破除了那些不羁之谈!你身为太子妃,竟肯相信那些鸡毛蒜皮嚼舌根的言论?也能任凭谣传在太子府滋生?”

柳采娉敛衣跪下道:“请恕臣妾直言。防人之口,甚于防川,越是不让他们乱说,他们越疑惑其中有什么。臣妾以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太子和东方弟少去那种地方坐饮,改派些侍卫们住在那儿,一样可以祛阴散寒。臣妾在太子府特意置备下了一间密室,安静宽敞得很,在里面畅聊绝对没有人打扰。另外丝栾住在这儿,太子也可以随时召她去侍奉,不必往来跑着麻烦了!”

东方爷看他们夫妇有僵持的苗头,赶紧笑道:“叨扰太子妃了。实在惭愧。”

“都是一家子人,说什么惭不惭愧的!”柳采娉旋即笑开了颜,含着几分希冀与委屈道:“只要太子和东方弟,不嫌弃臣妾擅自做主就行了。”

“怎么会呢!”东方爷畅笑道:“迁兄有你这样的贤内助,是他的福分呢。”

说罢朝赵太子笑了。赵迁稍不自然,也笑着咳嗽道:“太子妃也不必太自责了。既然丝栾已经搬过来了,挪来挪去的也麻烦,就让她住在前院吧!”

柳采娉露出了如意甜美的笑。岂料赵迁转望着东方爷,再道一句:“在那个小院里坐习惯了,这乍然挪到前院还真不适应!罢了,没有佳人作陪也罢,东方弟啊,咱们还去鬼院切磋闲聊去吧!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去,身正不怕影子斜,本太子还怕那些捕风捉影嘴生疮的不成?”

说着向东方爷使个眼色,就要同往干霖院去。柳采娉急唤道:“太子!”

赵迁懒懒散散一笑,对柳采娉皱眉道:“身为皇家的太子妃,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注意仪容!太子妃你照镜看看,你的鬓发乱成什么样子了!”

柳采娉最看重德容工行,这排到第二位的容,竟被太子挑出了毛病来,一时大窘,急匆匆往屋里走去,跑到镜子前左照照又照照,看是否纰漏了。但见鬓发纹丝不乱,哪有一点差错?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gaiqiyaorao/33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