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妻妖娆
字体:16+-

第二一五章 纵火

丐儿吓了一跳。这若被外边的士兵们听到,是不是太那个不适宜了。

于是赶紧祈求:“老将军,给点面子!您别这么大声,后来少将军和我怎么……怎么相处呢。”

老将军略略平静了几分,“哐”的坐了下来,那小条凳在他的怒火威力下,登时断裂。

丐儿心虚,怯怯吐了吐舌头。西门默义忙把丐儿揽至身后,反应迅速、动作迅捷,发乎情源于心,绝不拖泥带水。

丐儿忽然有些悟了。西门默义天生不是演戏的料,只会呈现最真性情。而在危急时刻,是最能考验一个人性情的,所以这个时候,西门默义对她的关爱和呵护,最是淋漓尽致。

归根到底,是她一开始就错了。或许她虽没对西门默义直说,他在她同意洞房之喜那一刻,就知道这是计策了。

所以,他入不了戏。

虽有拘谨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他面对即将入戏时的排斥。为了父亲和丐儿,他努力拙劣地去演,还是入不了戏。

丐儿在他身后,凝视着他如山一般的背影,各种滋味掺杂萦绕。

老将军蹲坐在地上,呼呼喘了半天,泄气道:“义儿,老爹帮不了你啦!你自己别后悔!我只再对你说一句,我年轻时不明白的情感,到老时才懂得,可惜已迟——你身后的媳妇儿,她对你是有意思的!机会你要自己把握!”

丐儿的心突地一跳。她很久时间了,从没问过自己的心。

她对西门少将军有意吗?不,绝对没有情爱之意!

她这颗心究竟归属于谁?

她不知。茫茫然的红尘,飘来荡去,在爱与被爱中,心已残破不堪。老将军所说的那点意思,还能称得上情爱,或者爱情吗?

老将军看西门默义如此动作,道:“你的勇气可嘉,但要用对地方。她喜欢你,你喜欢她,为什么偏偏要守那该死的距离呢。”

西门默义不答,丐儿也不知怎样答。

这天的早、午、晚三餐,老将军吃得那叫个食不甘味。他丢了魂似的,沉入思索之中。

丐儿和少将军不敢说话,怕激发了他憋着的怒气。

到了夜深人定之时,老将军来到西门默义的帐篷,端着三杯酒对他俩说道:“明天,就是老夫生命中最后一个转折点了。或许相见日长,或许永久不见。不管你们什么时候有夫妻之缘分,咱们爷儿仨饮了这一杯,等待运气的决定吧。”

丐儿好是内愧,让老将军抱憾了。多日不曾喝酒的她,端起那杯辛辣饮了个尽。

西门默义亦是神色沉重赧然。同饮而下。

未过多久,丐儿觉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燥,身子越来越乏。老将军道:“去里面你的帐篷里歇着吧。”

丐儿勉强撑住头,摇摇晃晃去了。

西门默义也感到了不适,灼热中迷蒙道:“这酒?”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gaiqiyaorao/33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