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妻妖娆
字体:16+-

第二五四章 缱绻受制

“行与不行,不是你说了算。要不了多久,太子就会带你见他的父皇去,也就是赵渊。”南宫峙礼轻而缓的声音,让人有一种深邃不见底的窒息感。

“赵渊?”丐儿抱着肚子,四处张望,叫道:“那只老狐狸?不见!我不见他!”

“你怕什么?怕你伪装成老皇后、寄居冷宫的事情败露吗?”南宫峙礼笑道:“你放心吧,只要我不透漏,赵渊那老狐狸未必会查出这件事。”

丐儿还是在瑟缩排斥着。南宫峙礼叹道:“这些事儿,我对你说得早了些,但你终究要面对的。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你才能够化被动为主动,紧握胜券,处于不败之地。”

丐儿没说什么,心乱如麻。

“以后可就越来越热闹了!”南宫峙礼道:“你还是趁着能动弹的这些日,多出去走走看看吧,但别想着带球逃跑。都有身孕的人了,心不给人家,这人总得留下吧。”

丐儿好似听进去了,又像没听。直到南宫峙礼甩出了一磅重量级炸弹:“你那绣姑姐姐,前段时间生下了个儿子,那乖巧聪明劲,很像他父亲呢。”

丐儿大震,手指剧抖,惊喜还是激动?说不清,她很久才道:“我要准备个大大的红包给他压惊……这孩儿,在娘胎时,就开始担惊受怕了。”

南宫峙礼道:“你放心,他们母子都还好。你绣姑姐姐的心态是极好的,你要向她学习。”

丐儿并没懂这话的深层意思,只应答道:“好的。”

南宫峙礼又道:“只是有一点值得忧虑的,你一定要设法帮她渡过难关,这也是你不能带孩子逃跑的理由之一。”

“她有什么难关?她遇上麻烦了?”丐儿问道。

南宫峙礼道:“倒不是。而是她那孩子,怕会越长越像秦延。太子不会放过。”

丐儿被各种意外弄得很疲惫,怔道:“延弟死于太子之手,确定无疑?”

“你心里已笃定,何须再问?”南宫峙礼道:“你可记得秦延来太子府见你那次?之后他就莫名失踪了,再没回去过。我在甘霖院的乱草丛中,发现一块石板,撬开之后,见里面是他的尸体。”

丐儿脸色煞白道:“在哪儿?我看看!”

“你怀着孕,看了不好!”南宫峙礼道:“人已死,还有什么好看的?你能做的,就是将来一天,把秦延的尸骨挖回去,带到宫外葬了,让他的子孙后代来供烟火就是了。”

丐儿站起来又坐下,嗯道:“你说得对,我不能去看。现在打草惊蛇,翻起秦延的旧事,反会引起赵迁更加注意坎平鞋庄,绣姑姐姐所生儿子究是谁的,就会暴露出来……”

南宫峙礼嘉许道一句:“这才是英明、聪慧的丐儿。”

被一桩桩接踵而至的事情,弄得头昏脑涨,丐儿不知不觉竟睡着了。翌日清晨醒来,想起昨天的事,恍若一梦。摸摸肚子,里面小生命存在的感觉是如此清晰而贴近。伸个懒腰,穿着宽松的衣服爬起来,秋初清晨的阳光不炫目也不清冷,带着丰硕饱满的收获感,让人感觉到生命的丰盈。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gaiqiyaorao/33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