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405章 他的离别

“等等。”云轻婉突然反手一拽,将撩金拽了回来,然后扫了眼冰山的那一处方向,问道:“我想知道,那些人说的血魂是什么意思,那两个说我这几个月一直在这里待着,可是我明明在外面,也丝毫无感觉,还有,那个男人为什么也是阿金,阿金肩膀上的兽也是赤烈狼,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还有,那只赤烈狼为什么要吞噬我的血液能量。”

云轻婉只是想知道这些而已,她也希望她在跟撩金坦白的同时,撩金也能对自己坦白。

最关键的问题是,这已经不仅仅关乎着撩金跟君玄烨的事情了,这还关乎着她的身世问题。

撩金突然甩开了云轻婉的手,再将那只手搭在了云轻婉的肩膀上,然后手掌用力的掐握住云轻婉的瘦肩,再将她往前一推,将她与自己推开了一段距离,这才有些不耐烦的说:“先带我离开这里。”

“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行,不多,你只要回答我,我立刻带你去见帝修罗。”云轻婉不死心的说。

撩金的眸子突然狠戾了起来,那只覆在云轻婉肩膀上的手蓦然覆上了她的脖子,大掌将她的细嫩脖子完全的掐覆住,令云轻婉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灼灼的盯着撩金看。

撩金的眼眸也突然从绿的变成了红的,而握着云轻婉脖子的手也瞬间攥紧。

窒息感一瞬间袭来,云轻婉抬起了双手握住了撩金的胳膊,盯着那张与君玄烨一模一样的脸,终于还是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撩金是撩金,君玄烨是君玄烨,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君玄烨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而撩金却可以对她轻易的动怒。

“快点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不告诉你又怎么样,不告诉你,你就会杀了我吗,你可以杀了我,现在立刻杀了我。”云轻婉的心也有些恼怒的冲着撩金吼。

撩金盯着眼前的女子,竟然有一瞬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慢慢的松开了云轻婉的脖子,往后退了退,再重新打量云轻婉道:“我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你了。”

撩金转身,身影快速一跃,就见他的身影从冰岸这边跃飞到了冰岸的那一边,当撩金落地的那一刹那间,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而行。

云轻婉见此,背上化为蓝色羽翼往对岸飞去,一路用飞行跟随着撩金。

“撩金,我带你离开,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有可能仅剩下的一点点能量用完,他的躯体就会腐烂掉,我们和平相处吧。”

撩金对她的话无动于衷。

云轻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看着那固执的撩金,云轻婉突然降低了自己的身子,落到了撩金的面前,板着脸冷喝了一声:“你不是希望我带你离开吗,撩金,帝修罗就是你的主人对不对,你是他的兽魂呢还是妖魂,或许是本命魂,不管你是哪一缕魂,他现在都很需要你们。”

撩金终于停下了脚步,抬头盯着云轻婉:“那你还站

在这里做什么?”

“我要带你离开。”

“我说过,我还差半个时辰才能真正的脱离九阴玉,无法离开这里,你先出去吧,我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不要再出来吵我了。”撩金抬手一挥,一股强劲的风力包裹着云轻婉的周身,云轻婉低头一看,盯着自己周身萦绕着的光元素,她想说什么时,那股强劲的力量将她蛮横的打了出去。

只是在她回归本体的那一刹那间,撩金告诉她:“如果想让我回到他身体,最好把九阴玉交给他,告诉他,月圆之日,我会出现。”

云轻婉听到撩金的声音后,猛地睁开了双眼。

而在她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竟是君玄烨。

他坐在床榻边,目光灼灼的盯着云轻婉看,而神情带着一丝丝的忧郁感。

云轻婉坐起身来,手放在了君玄烨的手背上,却突然发现他的手背异常的寒冷。

“你的手……”云轻婉脸色大变,双手捧住了君玄烨手掌,再撸起了君玄烨的衣袖,只见君玄烨的胳膊上渡上了一层淡淡的冰块,她瞪大了双眼望着君玄烨,眼眸中流露着浓浓的担忧之色问道:“君玄烨,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怎么了?”

君玄烨突然一笑,抬手摸了摸云轻婉的脑袋,说:“已经没有办法在这里支撑下去了,轻轻。”

他冷静的跟云轻婉说,然后,将无妄曾经让他交给云轻婉的那一块血符拿出来,递给了云轻婉:“收好这个吧。”

“你……你怎么了?”云轻婉握住了君玄烨给她的血符,血符是方方正正的晶石块,上面散发着通红的幽光,看起来就似她在冰寒天地里,挥出来的那一缕红色元素力,她还没来得及去仔细研究,就被君玄烨拥入了怀中。

“没法继续这样陪伴在你身边了。”

“……”云轻婉听到君玄烨的话后,心狠狠的揪紧了一下,瞳孔深深的收缩了一下,双手也跟着有些无力的抬起来,抱住了那精瘦的腰。

一些话卡在了她的喉咙里,却半天说不出来。

君玄烨轻轻的放开了她,从脖子上扯下了一枚贝壳形装的吊坠,有半个巴掌那么大,他将那枚贝壳吊坠亲手挂在了云轻婉的脖子上,然后拿起了那个贝壳道:“虽然不知道会分开多久,但是,如果你想我了,可以在这里留下你的话,它可以传音给我,无论在哪里我都能听得到。”

“你在走了。”云轻婉声音微微有些哽咽的问。

君玄烨想了很久,走到这一步也不是君玄烨所想的结果,只是目前的条件似乎不允许他再继续耗下去,他要去另外一个地方,那样他才能真正的活下来,他还有很多使命没有完成呢。

君玄烨点头说:“你会去那里吧,到那个人地方来找我吧,我告诉过你的,云家的根基在那里。”

“上三界,银云大陆。”云轻婉突然低下头,一滴炙热的泪珠从她眼眶里流溢下来,滴溅在君玄烨的手背上,发

出了“嗤嗤”的声音,炙热的泪,冰冷的肉体,形成了一个反差的对比。

那一滴泪,也落到了君玄烨的心底。

他的手掌有些微颤的捧着她的小脸,大拇指腹轻轻拂去她眼底的泪水。

他从来没想到,那样的云轻婉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竟然……落泪了。

突然,他将云轻婉抱紧,唇瓣贴在了她的耳畔,声音有些嘶哑的说:“做我的女人,轻婉。”

云轻婉依偎在他怀中,沉默了良久后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君玄烨低下头,唇瓣覆上了她的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

天刚破晓,一道颀长的身影从木屋里走了出来。

冷枭站在院子外头,他的身后站着一群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老者们的手中拿着一把很长的龙头形魔法杖,杖体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在看到君玄烨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冷枭极一群黑衣老者纷纷跪了下来,恭敬的行礼:“叩见鬼帝。”

君玄烨回身看了眼木屋里躺在床榻上的女子,手轻轻的将木门拉上,然后一步步的从木屋台阶走下来。

而跪在冷枭身旁的老者突然抬头对君玄烨说:“鬼帝,看到你平安无事,臣等便安心了,焰殿的大权虽然慢慢被苍狼王夺取,可是我们的人,也在秉持着先祖们的遗志,特别焰帝留下来的规定,无麒麟圣火者,不得上位,鬼帝还请速速回归,重新掌持大局。”

君玄烨拂袖一挥,身上那一席淡蓝色的衣服竟化为了黑色的龙袍,乌黑的长发也化为了金色的妖发,漆黑的眸子慢慢转变为青色的眼眸。

他每跨出一步,身上总会散发出一股令人颤粟的气息,周身也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最后就连耳朵也转化为了微尖的鳞片兽耳。

手背上泛起了青紫色的斑条线儿纹路,指甲也长出了森长的利甲。

当君玄烨摊开手掌的时候,那枚九阴玉便静静的躺在他的手掌心内,明明快破晓的天际,突然覆上了乌云,让这天地间再一次暗了下来。

一轮圆月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眸中,君玄烨弹指一挥,九阴玉飞向了半空,月光形成了一股光体,折射入九阴玉体内。

令九阴玉本体光芒变得越发透亮。

而从九阴玉里也飘出了一缕魂体,那缕魂体与他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身上的衣服早已褪去,赤身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冷枭低呼了一声:“撩金。”

撩金煞时睁开了双眼,突然化为了一缕光,快速的飞入了君玄烨的瞳孔。

君玄烨的周身瞬间渡上一层金色的华光,似乎全身都被一股力量重新洗礼了一般。

使得君玄烨张开嘴巴叫吼了一声,这一声却震得满村的人心惊胆颤,没有人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认为,是某只强大的魔兽从村庄走过,而这只魔兽已经可以颠覆天地,化日为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