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416章 下界圣女

云惊天在那边唠了半天,无非就是那些人不长眼睛,四处追杀他的宝贝孙女,还说什么要亲自过来一趟,最后被云轻婉给劝回去了。

真若是让云惊天过来一趟,还不知道会整出什么事情来。

只是,有些事情,云轻婉的确想跟云惊天谈谈,便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将自己这些日子所听到的事情,重新问了云惊天一遍。

“爷爷,你知道这里有一个村子叫巫村吗,巫村里还有一个云居,听说,曾经有一位云家的人出没过,还在这个巫村居住了一段时间。”云轻婉绕着弯子问。

并将村子里的情况跟云惊天说了一遍。

云惊天听完后,倒是大半天没有回她一个字。

从云惊天的反应来看,云轻婉相信,死去的云老头并没有欺骗她,到过这个村子的人,正是云惊天。

“这里的村长死了,听说活了好几百年,留下了一个孙子……”

“什么?”那边终于吱了一声,只是这一声却带着震惊:“那家伙竟然……死了!”

“爷爷你认识?”云轻婉故作不知的反问。

那头又沉默了下来,这一次,云轻婉倒是没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等着云惊天先开口。

从云惊天方才的语气来听,云惊天对云老头的死很悲痛。

她总要给云惊天一点时间,让他从悲痛中缓过来。

半响……

传音简里再一次传来云惊天的声音:“云丫头,事到如今,你也走到了那一步,我也不再隐瞒你,云居是我在五百多年前建起来的,我曾在天云大陆历游过几百年,后来到那个村子,云居的的确确是我建的,可是,那里还有一位云家的人曾经到过,我停留在那个村子是希望能够等到那个云家人,只是后来一直没有等到,便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回到了碧落大陆。”

他所说的发生一些事情是指云殿跟风殿当时关系闹的很僵,两殿已经发展到了你死我活的局面吧。

若不是他那一次受那样重的伤,怕是也不会那么急着回碧落大陆。

毕竟在天云大陆高手如云,对于一个身负重伤的人而言,继续留在那里只会更加的危险。

回到碧落大陆后,不说云惊天天下无敌,可是敢动他的人也无几人。

怪不得,云轻婉从云惊天身上发现了一股很重的内伤,原来那些伤都是从那个时候留下来的。

不过话说回来从云惊天的嘴里又发现了一个未知的秘密。

原来云惊天停留在这个村子并非无缘由的啊。

“那个云家的人……有关于他的信息吗?”云轻婉问。

既然她现在重新代表云惊天回到这个村子,那么,她会代替他继续寻找下去的。

“先祖!”

那边传来了简短的两个字,把云轻婉给怔住了。

先祖!

先祖那个千年老妖莫非真的没死。

不但没死,还四处云游。

“爷爷为什么能够确定那是先祖。”云轻婉问道。

“我很确定,那是先祖,那个村子的村长家中有一个先祖专用的图标,云家的史书上曾有记载过,先祖每到过一个地方,都会留下自己的脚印,而这个脚印,必须要仔细的去寻找才能察觉到,那个图标就在村长家中的一张挂壁画像后面,上面刻着一个云字,还注着姓名,那可是先祖的名讳啊。”云惊天说起先祖时,总是那么激动,甚至就算过去了几百年发现的事情,云惊天还是无法压抑住冲过去的冲动,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体情况,云惊天只好消停了那些想法。

云轻婉听到云惊天的话后,转身便朝云笙的屋子跑去。

云笙刚好在自家屋门前。

鬼婆跟众多召唤师们已经离开了,云笙看到她走来时,正准备跟云轻婉说点什么,可是却被云轻婉先打断了:“云笙,告诉我,你家挂壁画像在哪里?”

云笙先是怔了怔,但很快就回过神来,然后转身带着云轻婉走入了大厅,伸手指着大厅道:“这就是我们家最好看的挂画了,你……你要挂画做什么?”

看着云笙一副怕被抢走东西的模样,云轻婉嘴角抖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我只是看两眼。”

她快步的走到了挂画前,伸手掀开了挂画,只见挂画下面的墙壁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爷爷,你搞错了吧,背面什么也没有。”

“有,一定有!我可是记的清清楚楚。”云惊天激动的几乎在吼出来。

云轻婉相信云惊天不会骗他,他心里一起想寻找先祖的下落的,可是云惊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离开了这里,也保不准这个村长的家会有所改变啊。

她转身问:“云笙,你家挪过吗?”

一句话问出来,连紫焰都笑了。

这家还能挪吗,挪给他看看啊。

云笙被问的反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没挪过啊。”

“一直就这样?”

“对,从我出生到现在一直就保持这样子,哦,对了,曾经被烧毁过,之前也有一幅画挂在这里,可是在我五岁的时候,被亚楠烧掉了,这半个屋子也算是废了。”云笙赶紧将自己想到的事情说出来。

云轻婉一脸幽怨的盯着云笙看,似乎在抱怨他,巫亚楠烧房子的时候,你怎么也不阻止一下,或者把你家挪一挪啊,要不然,你把巫亚楠踢出去呀。

把她唯一能够寻找到云家先祖的线索都断了。

云笙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便低下头,又挠了挠脑袋说:“其实,你若是真的喜欢这幅画,我也可以把它送给你,只是,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它,爷爷说,这是那位很久很久以前到这村子来的云家先人留在这村子的东西。”

“什么东西,云丫头,快看看。”云笙的话被云惊天听到,云惊天立刻激动的问道。

云轻婉微微抬头,看向挂画,画中山河磅礴,四周环海,海平面上挂着几大大陆的板块。

这些板块图形云轻婉曾在君玄烨手中的那一张地图里看过,分别是碧落大陆、天云大陆、银云大陆。

只是,这张

挂画上面的板块图要比较细致一些,他把每一个板块图的帝国跟势力都画出来了,就连碧落大陆的云家也被勾画的清清楚楚。

她还看到了风云学院!

而且,碧落大陆的地图板块上面画出来的东西,都跟云家有不少的牵连。

她看到了风云学院,倒是没有看到加蓝学院或者其它学院,很显然,这位先人对云家的一些东西存在着很浓的寄托。

而云家祖家画的最为精致。

当然,京国城内还有一个宅子也画的很细致。

那便是传说中先祖娶走的那位郡主府邸。

慢慢的,云轻婉从画中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玄机。

连紫焰都加入了云轻婉的行列中,替云轻婉分析:“这上面的东西都跟云家有关,那天云大陆的这些势力是不是也是你家先祖曾经接触过的东西,巫殿画的最为明显,倒是没有看到云殿,这里还有巫族,你家先祖是不是到过巫族?”

经得紫焰那样一说,云轻婉内心更加坚定,或许她应该为前往巫族做点准备。

云轻婉让云笙将那副画拿了下来,原本她是真的不想拿走那画,可是现在既然牵扯到了云家的先祖,那这东西,恐怕需要借用了。

云笙将画给卷好后,便递给了云轻婉:“给你。”

云轻婉点头道了一声谢谢后,便将那画收入了自己的空间,然后扫了扫这空荡荡的房子,或许,云笙的家建在靠山的位置,当初她动用四重元素力的时候,并没有把云笙的话给轰了。

她跟云惊天聊了一会,云轻婉又问起云居的事情时,云惊天那边突然断了。

那是突然断掉,并不像云惊天刻意掐断。

她将鬼婆的传音简收好,准备在离开村子的时候,再将传音简还给鬼婆。

这时,她问起云笙的去处,云笙却有些为难的说:“我……也不知道。”

在云笙一脸迷茫时候,大厅的门被陌黎川缓缓推开,他看向云笙问道:“还是没有想好要怎么选择吗?”

云笙回头望着陌黎川,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然后垂下眼睑道:“我应该不行。”

“什么?”云轻婉不解的扫了眼这二人,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陌黎川走到了云笙面前,云笙的那一张脸变得更加红,甚至脸上还露出了窘迫的表情,别扭的就似一个小女孩。

云轻婉在一人一兽之间来回的扫了眼,他们两个这样是干嘛?

出去一趟搞在一块儿了?

陌黎川还有搞基的爱好啊。

陌黎川似乎是看穿了云轻婉方才的腹诽,便一脸淡定的说:“小主,鬼婆希望云笙去巫殿当下一界圣女。”

“圣……女!”云轻婉盯着云笙,脸上的表情却被雷爆表了。

巫殿原来也有性别错乱的时候,把好好的一个大男孩拉去当圣女,改不得云笙放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来。

而陌黎川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对这个在某些事情有些呆的小主很无奈的说:“谁告诉你,她是个男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