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417章 一缕血魂

云轻婉怔怔的盯着云笙看,云笙是属于那种眉清目秀的人,肤如凝脂,五官精致,乍一看就像一个清秀的小青年,可是现在陌黎川突然冒出一句这样的话来,令云轻婉心里悬了一下。

谁告诉你,她是个男的?

这句话不就代表着,他有可能是女的吗?

云笙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雪白的肌肤泛起了淡淡的红晕,然后轻轻的说:“爷爷怕我被巫殿的人带走,所以,从小就把我当成小男生养着。”

是从一出生就把云笙的性别改了,让云笙的心理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男生,直到后来,跟陌黎川一起走出村子,发生了一些令她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后,才彻彻底底的激发了云笙心中的另一面。

云笙微微抬头,瞥了瞥一旁站着的男子陌黎川,原本就红扑扑的脸蛋儿看起来更红,云笙赶紧别开了脸,躲着陌黎川。

可是这一幕却被云轻婉看在了眼中,云笙跟陌黎川有奸情啊。

这个奸情的味道可真浓。

陌黎川见云轻婉一脸疑惑与猜忌的看他们俩,便也不自禁的想起了一些事情,英俊不凡的容颜上露出了淡淡的绯红色,然后轻轻的对云轻婉说:“她现在是鬼婆心目中成为圣女的最佳人选,因为她的父母都是巫族的后裔,只有血统纯正,或者天赋禀异的后人,才有资质成为圣女。”

“哦,原来如此。”云轻婉恍然回过神来,然后走前,把手放在了云笙的肩膀上,现在面对云笙的时候,心里却别有一番的情感,之前是把她当成小弟弟一样看待,现在却将她当成了小妹妹。

云笙回头看她:“云……姑娘,你不会怪我骗了你吧。”

“你没有骗我,是我们一开始就错了,而且,你也没说自己是男的。”是啊,她怎么就看不出她就是一个女孩子:“想恢复女儿身吗?”

“啊!”云笙怔怔的看着云轻婉:“女儿身,可以吗?”

她这辈子都没想过恢复女儿身,若是云轻婉一直不踏入这个村庄,她想她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过完自己的一生。

云轻婉点头说:“可以!”

陌黎川被云轻婉赶出了房间。

等云笙再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情。

陌黎川、小火、黑姬等几只魔兽都在院子里闲聊,而当房间里的那一扇门被打开的时候,里面走出了一位身穿着淡蓝色衣服的女子,肌肤如雪,五官精挑秀美,一头墨发挽在了脑后,鬓间绑着一淡蓝色的绸带。

几只魔兽回头看着云笙,因为之前只有云轻婉与陌黎川知道云笙是个女孩子,其余的人跟魔兽都不知道,所以小火在看到云笙的时候,眉头挑了挑道:“这女人怎么这么眼熟。”

云宝蹲在它脑袋上说:“吱吱吱。”

小火道:“你觉得眼熟,云笙的妹妹啊,之前怎么没听说过。”

“吱吱,吱吱!”云宝又道。

小火突然惊悚大叫:“你说什么,她是云笙,小东西,你眼睛长搓了,那明明就是……”

“她是云笙!”小火的话被陌黎川生生的打断,小火呛了一下,便转过脸去看陌黎川,然后咽了咽口水,大概是被陌黎川的话给惊吓到了吧,小火半天没说出话来。

黑姬弯了弯眼眸,站起身,走到了云笙面前道:“主人,这家伙差点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云轻婉从里面走了出来,她也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衣服,五官秀美精致。

当她走到云笙身旁时,云轻婉扫了眼陌黎川问:“还满意吗?”

云轻婉那样一问,这满院子的同伴纷纷回头盯着陌黎川看,而看着陌黎川的眼神带着一丝丝的疑惑,最后,那抹疑惑变成了惊讶、惊悚。

云宝跳了跳,指着陌黎川“吱吱”叫。

小火吓的浑身红毛竖立而起:“你说陌黎川喜欢云笙,小肉团,这种玩笑怎么可以乱说。”

“吱吱,吱吱!”

陌黎川的脸早已红透,只是俊颜依然镇定的让人看不出一点思绪,他淡淡的瞥了眼云笙后,便转身走出了院子,什么话也没说。

云笙望着陌黎川的背影,脸儿红的跟煮熟的虾,满院子的同伴在起哄,特别是云宝跟小金龙,似乎在交流着什么,两个嚼着云轻婉听不懂的兽语,一个嗷嗷的叫,一个吱吱的叫,最后两个小家伙打了起来。

这一天,村庄里的村民都很忙碌,云轻婉待在云笙的家里,整整一天没有离开过房间,一直在研究着云家先祖留在这里的那一副画。

她的身体还需要休养几日,不然,云轻婉也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

随后,她拿起了云老头临死前交给她的那一把黑色钥匙,这钥匙是可以打开云居大门的钥匙,她想,她应该要去看看,看看云惊天给她留下了什么。

这时,传音简再一次传来了云惊天的声音:“云丫头,云丫头……”

“在,爷爷!”云轻婉听到云惊天焦虑的声音后,赶紧回话:“爷爷,怎么了?”

“云丫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前往巫族?”云惊天情绪有些焦急的问,似乎害怕着云轻婉踏入那里一样,可是又没有刻意的去阻拦云轻婉的意思,言语中带着一丝丝的纠结之意。

云轻婉镇定的回道:“暂时还没想好,不过,快了!”

那头听到云轻婉的话后,沉默了半响,然后轻轻的对云轻婉说:“在你准备踏入巫族之前,先去一趟云居吧,那里我留下了一样东西,可以在你踏入巫族后保身的东西,只对巫族邪人有用,而且,你要好好的利用。”

云居吗,她正准备去云居看看,若是那里面真的放有巫族人害怕的东西,那就可以解释得通,为何巫殿的人屡次到村子来,却没有把云居破坏掉。

而村子里的那些村民面对云居的时候,也会产生一种恐怕感。

她跟云惊天小聊了几句后,便从**跳

了下来,当她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就见蓝灵儿站在她的面前,脸上充满着惊讶之色的盯着云轻婉看:“云……姐姐,要去巫族?”

“我到天云大陆的目的,就是为了踏入巫族,寻找我想要寻找的东西。”还要毁灭掉那个害死她祖先的族人,这是她的信念,也是支撑着走到这一步的能量。

可是蓝灵儿却似乎很害怕去靠近巫族,在看到云轻婉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突然伸手抓住了云轻婉的胳膊说:“云姐姐,不要……不要去,那里很危险,我不希望……你去那里。”

“蓝灵儿。”云轻婉眉头突然一皱,蓝灵儿从一开始就阻止着她进入巫族,每一次提起巫族便说巫族很危险,不要去,难道,蓝灵儿对巫族很了解,现在看蓝灵儿的时候,云轻婉竟然有一种看不透她的感觉。

云轻婉伸手拂去了胳膊上的那一双小手说:“我的人生,我自己决定。”

谁也不能阻止她进入那里的决心,她转身朝云居的方向走去,就在她走到云居大门时,就见焚天音站在了云居门前,仰望着被云笙装回去的云居门匾。

云轻婉走前,轻声的呼唤:“师父。”

焚天音低下头,回头望着云轻婉,然后淡淡的“嗯”了一声。

焚天音向来清冷,面对他这样的态度云轻婉早已习惯,她走到焚天音身旁,拿出了钥匙,正准备用那枚钥匙打开那一扇门时,焚天音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不要打开。”

“什么!”

“里面有一股力量,是你根本无法触碰的,你对,对巫族的人,都是一把利剑。”焚天音的话令云轻婉赶紧缩回了手。

她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解的望着焚天音:“我,跟巫族的人都不能碰?是这样的意思吗?”

焚天音回头看她,然后点点头道:“是。”

得到了焚天音的答案后,云轻婉又回想起了自己在九阴玉里遇见的那一人一兽和撩金。

那一人一兽说她的血魂一直留在九阴玉里,而她明明就在外面,怎么会有残魂留在九阴玉却一点也不知道,更可疑的是,撩金面对自己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隐瞒。

他们似乎都知道什么,独独她自己不知道。

她垂下了头,语气有些冷的问:“告诉我,为什么?”

焚天音别开了脸道:“我可以替你去拿那样东西,你我都准备进入巫族,我可以替你保管。”

“是因为那一缕血魂吗?”云轻婉没有理会焚天音的请求,便将自己心中的一些疑惑说出来。

焚天音听到她的话后,背影也是一僵,被她的话给震惊到了,他回头盯着云轻婉看,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一抹令人看不清的思绪,随后抬手拂了拂云轻婉额前的发。

这样的动作,不像情侣,更像一个父亲对自己孩子的宠溺,然后他把手放在了云轻婉的脑袋上:“你在意什么?还是你心里一直渴望着寻找你的亲生父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