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472章 两个孩子

“连秋华养在里面的嗜血魔在离开她的身体之后,便逃之夭夭了,那个女人的手段真是越来越高明。”云时声音淡淡的轻吐。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没有将她的帮手给除掉。”云轻婉轻声的说。

“那么,五日后的斗池大赛,你会来吧。”云时抱着那银色的琴,缓缓站起身,清冷的双眸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云轻婉没有犹豫的点头:“可以,这种比赛对我也有利处,我为何不参加。”

云时浅浅一笑,可是挂在他唇角的笑容却一点也看不出来,只令他的脸看起来比平时柔和了许多。

随后他抱着琴转入了房间:“弘睿,招呼一下客人吧。”

云弘睿淡淡瞥了眼云轻婉,然后不缓不慢从台阶走了下来,从云轻婉身旁走过的时候,一句没说,连看都未看云轻婉一眼。

倒是那云宝在看到云弘睿时,“吱吱”的叫了两声。

云轻婉回头瞪了云宝一眼,云宝才安分的蹲在了她肩膀上。

她并没跟上去,看着那孩子渐渐远去,便回房了……

连秋华被万铭商会的人带回了商会宅院。

启长老跟唐子晋得知此事后皆是愤怒不已。

连秋水跟连秋华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伤害,特别是连秋华,左边的锁骨被挑起,背部的皮肉被刮破,整条背骨都可清晰的看见。

可是连秋华却挺了过来,她强撑着自己的身子,走出了云家城堡,踏入万铭商会的宅院时,才真正的倒下。

唐子晋把她扶回了自己的房间,满脸怒火的说:“会长,我去杀了那些人,替你报仇。”

“回来。”连秋华冷冷的喝了一声。

唐子晋攥紧了拳头,满脸愤怒之意。

连秋华缓缓坐起身,想起了云弘睿看她的眼神,她的心就如刀割一样的痛。

她狠狠的攥紧了双拳,就连断指的痛也忘了,眼眸散发着一抹幽凉的冷意道:“我要那个孩子,我要弘睿,我要弘睿,不管你们用什么代价,都要把弘睿夺过来,云家的人既然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她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的渴望得到那个孩子。

渴望他叫自己一声娘亲。

渴望着他来到自己的生活。

她甚至有些后悔,后悔当年不该为了追求名利而放下了那孩子。

后悔对他曾经所做的一切。

当她再次见到弘睿的时候,心中的那份渴望再一次蒙失了她的心智。

启长老跟唐子晋听后,纷纷对视了一眼。

那个孩子他们虽然并没有经常见面,可是,具说却是一位对于魔法天赋十分深厚的孩子。

才五岁左右,便已经拥有着自创绝学。

是的,云弘睿现在所用的技巧,都是自打他懂事以为便自创的。

如此有天赋的孩子,若是能为万铭商会效劳,定能将万铭商会发扬光大的。

“放心,只要会长发话,我们定会将小主带回来,绝不会让云家的人白白得了这大便宜。”启长老重重点头,心里十分支持连秋华的想法。

“就在斗池大赛那日

,趁着人多混乱的时候,把孩子抓回来。”连秋华语气森凉的说……

云轻婉这两日都待在客殿里,闭关修炼。

她身上已经激活了五种元素力。

光、暗、水、火、雷。

她想,她应该学点什么,可以好好的发挥这五重元素能力的技巧。

而且,她还想考虑一下契约一只光系的魔兽。

这才刚刚踏入银云大陆的在陆边境,她便已经感应到了高手如云,真若是走入了君玄烨的世界,她现在这样的实力真是不够看呐。

可是紫焰告诉过她,她在沉睡五六年的时间里,已经在不停的攀升了,她需要一段时间去巩固自己的实力。

操之过急会适得其反。

云轻婉便将心思放在修炼技巧方面。

她在自己的房间里布下了结界,再重新结下了另一重结界,动用五种元素力灌输进结界里。

这种方法在六年前为了护住小羽毛时,她临时想到的技能。

就算是现在,她也还无法去好好的掌控。

这两日她便反复的练习这门技巧。

慢慢的也懂得了元素力结合带来的威力。

就在她慢慢收起结界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

云轻婉站起身,走到了房门前,打开房门,就见云弘睿站在门口,他声音有些冷的说:“有个孩子在找你。”

“孩子?”云轻婉正想跟云弘睿打招呼,可是云弘睿却先不冷不热的说,这让云轻婉有些意外的问道:“什么孩子?”

“你是不是有个儿子。”云弘睿反问。

云轻婉从房间里走出来,点点头说:“是,跟你一样高一样大小,一样的年纪。”

“他在下面。”云弘睿瞥了瞥楼下。

云轻婉听后,快步的走出了护栏前,就见一个小身影站在了客殿外,云香正在逗着他玩。

而那小身影不正好就是小羽毛吗?

“小羽!”云轻婉快步的从楼上走下去,云弘睿不缓不慢的走在她身后。

小羽毛听到了云轻婉的声音后,立刻回头,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呼唤道:“娘亲,娘亲……”

小羽毛朝她快步的跑去,云轻婉快走到他面前时,便蹲下了身子把朝自己跑来的小羽毛拥在了怀里。

云宝也快速的跃入了小羽毛的衣襟里,用力的蹭了蹭。

蹭的小羽毛咯咯直笑。

那原本缓步走着的云弘睿看到这一幕时,脚步竟重重的顿住了。

他漆黑的眸子里散发着一种渴望,但是更多的却是被他的萧冷给压下去,望着小羽毛沉浸在他母亲的怀抱时,云弘睿的心竟有些落寞。

“小羽,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云轻婉摸了摸小羽毛的脑袋说。

小羽毛笑道:“是爹爹带我来这里找娘亲,云城要开展斗池大赛,学院放假三天,好多人都往云城来了,爹爹也叫我来云城看看,就把我送到这里来啦。”

“孤夜。”云轻婉眉头微微一皱,扫了扫客殿大门,那里除了云香之外,没有其它人的身影。

云香走了过来,笑着说:“姐姐,刚才有个男的来

过,不过,把孩子送到这里后就走啦。”

云轻婉轻轻点头,这一点倒像极了孤夜。

“娘亲,我能跟你在这里住几日吗,爹爹说,过几天他就会来接我,他要水族办事。”小羽毛小声的要求,毕竟在来的时候,孤夜就告诉过他,这里不是他们的家,要听娘亲的话,既然娘亲也是寄人篱下,他自然要先问过云轻婉。

云轻婉点点头说:“可以。”

小羽毛听后,笑的眯起了双眼,然后退出了云轻婉的怀抱,走到了云弘睿的面前,然后咧开了嘴,热情的伸出了手说:“哥哥,我可以住你家吗?”

娘亲答应了不算,还得要这里的主人答应才行。

而云弘睿却愣愣的僵在了原地,看着那只伸过来的手,半天没有回话,也没有回应。

不是他不回应,而是……他不懂要怎么回应。

就如云轻婉所言,他没有朋友。

云香看到两个孩子都愣愣的站着,一个伸出了手,一个把双手负在身后,这画面实在让她不忍直视,便走前,以长辈的身份道:“弘睿,人家小羽在问你话,你快回答他可以。”

小羽毛回头对云香说:“没有关系,我可以把我的好东西都拿出来跟哥哥分享,哥哥你就留我住几日就好,我有好几天没看到娘亲了,可不可以呀。”

云弘睿突然皱起了眉头,若是将那张面具拿下来,大家一定能够看到一张比苦瓜还苦的脸,他不知道要怎么回应,要怎么回答小羽毛。

小羽毛的话就等于有一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一样,“逼”的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不知道。”

云轻婉听到这话后,扶了扶额……

这孩子要不要这么高冷。

小羽毛也被云弘睿的回答给怔到了。

“不知道?那哥哥是想看到小羽,还是不想看到小羽,如果哥哥不想看到小羽,小羽可以到客栈住,如果想看到小羽,小羽就留下来陪哥哥玩几天如何?”小羽毛道。

云轻婉对小羽毛的话感到很满意。

这两个孩子真是一冰一火。

她倒想看看小羽毛这一把火能不能融化了那一座小冰山。

不过,这两个孩子站在一块儿,身高、体形、个头竟然一模一样。

这让云轻婉也震惊到了。

她在小羽毛跟云弘睿的身上来回的扫了扫。

最后总结出了小羽毛跟云弘睿是一个很有缘份的孩子。

这也让云轻婉想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孩子,若是他同样站在小羽毛面前,也应该是现在这幅画面……

“不……知道……”云弘睿又有些艰难的轻吐,最后,他别开了脸,身子往后挪了挪。

小羽毛终于缓缓的放下了手,嘟起了小嘴,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退去,就那样愣愣的盯着云弘睿。

云弘睿一瞧见他这样的表情,心里跟表情更加的纠结。

云香可是被云弘睿这态度给气着了:“弘睿……”

“那就你决定吧。”云弘睿突然抬头,扫了眼云香后,便打断了云香的话,随后从小羽毛的身旁擦肩而过,离开的脚步十分的快,似逃一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