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字体:16+-

第二卷 逆世凤格,素手诛天_第519章 有所耳闻

君玄烨轻轻的念着“云开朗”三个字,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唇瓣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磨擦了几下,声音温柔的说:“若是小羽喜欢,那便让他玩玩。”

“若是有一天,他要离开我们呢?”云轻婉突然翻身骑上了君玄烨的身上,双手撑在了他的胸膛问道。

君玄烨双手放在她的腰杆,用力的掐了一下她的腰肢:“他总会有一天离开我们的,弘睿也是如此,等他们都长大了,也会娶妻生子,过他们想过的生活,我们只能期待孩子们过的更好。”

听到君玄烨那样说,云轻婉心中的那一点郁结算是慢慢的放落下来。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她必须要接受这一点。

哪怕小羽毛跟云弘睿有一天会离去,她只能祝福他们过的更好。

云轻婉趴在了他身上,闭上了双眼,只有在他怀里的时候,她才能安心下来。

君玄烨扣紧了她的身子,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去。

这时,云轻婉想起了君玄烨与宜然一战之事,也不知道宜然如何,她猛地抬头看他:“宜然师兄呢?”

“他好的狠。”君玄烨眉宇深锁,似乎提到小宜然的时候,他内心十分的抵制,宜然变成那样子,谁都不希望。

“他为何会突然出现在那里?”云轻婉不解的问。

“若是没有猜错,那应该是冲着小岛上的某颗元素珠子而来,只是到了那里后发现了我们罢了。”君玄烨解释。

云轻婉想起了林双儿手里拿出来的那枚雷元素变异球:“会不会是林双儿手里拿着的那一颗,我杀死她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她手里有任何东西!”

“不是,那枚不过是一颗普通的珠子,他们都在寻找对于他们而言,可以将自己实力再次提升的珠子,无妄跟云姑亦是如此。”君玄烨也不再对她有所隐瞒,将一些实情都告诉了她。

她听后,仔细的想了想,便觉得整件事情都理得通了,难怪云姑跟无妄会出现在小岛上,原来并不是因为发现她在那里,而是冲着君玄烨口中的那枚珠子而来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也在寻找那颗珠子?”云轻婉一眼便看穿了君玄烨的想法。

君玄烨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道:“是,我需要寻找我的本命魂,那颗珠子虽然可以让得到者拥有再次提升的力量,但是,它也可以带我们去另一个虚无的大陆!”

“虚无大陆?”

“对,也叫洪荒大陆,那里是一个人烟稀少,但是生活在那里的人,却个个性格凶残的,专以分魔兽或者外地人的血肉,但是,那里也拥有着很多魂体,我的本命魂因为要护住身体的而散了,没法再重新凝聚,只有去那里捕捉新的本命魂,代替我散去的本命魂。”君玄烨道。

云轻婉看着他的双眼,抬起了手,在他的脸庞上温柔的抚摸着:“那你的妖魂呢,妖魂怎么样?”

“妖魂也未找回。”君玄烨声音轻淡的回道:“这件事情你不需要太担心,我的人分布在五湖四海跟各各界面寻找我的魂,一旦那里有了消失,他们便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的。”

“可我还是担心你。”云轻婉抬头看了看他后,便又重新趴到了他胸膛。

君玄烨脸上的笑容弧度越发的大,能从她嘴里听到这句话,对于他而言真是不容易啊,他知道她并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一旦说出来就必然是由心发出。

“我知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回到你身边了吗,你已经到了云都帝国来,你不打算做点什么吗,你爷爷交代给你的事情,你不打算再进入下一步,离家出走的云家先祖在年少的时候,正是居住在这个地方,不想去云都帝国看看。”君玄烨将实情告诉她,他相信,她应该也知道云家先祖之前居住的点就在云都帝国了吧。

可是自从遇见了云幕烟后,她心中对云都帝国就没什么好感,其实她也是怕,怕去面对云都帝国后,得到一个令云惊天失望的消息。

她不知道云家先祖为什么要离开这样的大家族,在云都帝国这样好的环境,可以让他走的更远才是,可他偏偏远离他乡,到了另一个大陆去开辟自己的新天地,想来想去她脑子里只有一个答案,那便是云家的先祖跟云都帝国闹翻了,或者,先祖是因为看不惯云都帝国那些人的作风,才狠心离去。

“你在犹豫。”看到云轻婉不回他,君玄烨便又问。

云轻婉缓缓回过神来,然后再次撑起身子,双手撑在了他的胸膛上,目光漾起了一股的柔和,道:“我……想暂时不去看。”

“因为云幕烟还有那死去的云司辕影响了你?”君玄烨反问。

云轻婉眉头微微一皱,没有回他话。

君玄烨翻向,将她从自己身上弄下来,然后压覆在了她的身上,大掌握住了她的小手道:“云家现在的老祖宗就是跟你家先祖是同一辈份的,你就不想见见他,问问他有关于你家先祖的事情,据我所知,云都帝国的那位老祖宗,还是与你家先祖是同胞兄弟,冒似是个哥哥。”

云轻婉很意外的盯着君玄烨看:“真的?”

“骗你干嘛,我说的句句都是真话,他的处事作风倒是与你家先祖略有所同。”君玄烨双眸眯,认认真真的看着身下的女子:“你别怕,有什么事情我替你担着,没有谁可以伤害你与你的爷爷。”

云轻婉听后,双手伸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君玄烨的脖子,将他的身子往自己身上压了压问:“你可知道,云都帝宫的侍卫死伤上万。”

“嗯,此事我早已有所耳闻。”君玄烨点点头道。

那个大嘴巴云开朗早就将此事告诉他了。

所以他才会急着赶到云都帝国,想到云轻婉跟他的两个孩子就处在这云都帝国里,他做什么都不放心,便放下了手头的事情,急着奔向云轻婉。

他低下头,再一次深深的吻上了云轻婉的唇瓣……

第二天,云都的大街小巷都在讨论着帝宫发生的事情。

云轻婉等人出街的时候,到处可以听到云都帝宫的事。

她与君玄烨找了一个早餐馆用餐,几只魔兽被她放了出去,平时没什么重大事情,她便会放他们出去轻松轻松。

君玄烨再次以云时的身份坐在了云轻婉的身旁。

他们刚刚坐下来,身后那一坐四五位男子便热议着云都帝宫的事情:“你们听说了,白天也会杀人,专杀侍卫府的侍卫。”

“唉呀,我都看到了,听说死掉的那些人,心被挖掉了,这里有一个大窟窿。”

“就算还尚存一口气的侍卫,过不久也会死掉,大仙乐药铺已经放不下人啦。”

“你们说会不会是云都帝宫之前做了那件事情,遭来报应啊。”

“谁知道云都帝宫的人,这一次怕是遭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报复了。”

“你那样一说,我都不敢在云都待了,万一那东西跑了帝宫来,我们岂不是要当替死鬼啊。”

云轻婉眉头微皱,目光落在了小羽毛的身上,他手里那三板铜钱就一直没离开过他的手,就算现在吃着早餐,他都没有放开它。

君玄烨抬手揉了揉小羽毛的脑袋,看来孩子对这三枚铜钱很感兴趣,而他的天赋,云轻婉也告诉了他。

云轻婉推了推他问:“云都帝宫的人做过什么坏事吗?”

君玄烨摇了摇头:“我离开银云大陆太久,有些事情,并不太清楚,而且,云都帝宫做的很多事情,都处于高机密事件,但是既然那些老百姓都知道,我想问一问应该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云时叔叔去过什么地方吗,为什么会离开银云大陆那么久。”小羽毛突然抬头问。

君玄烨勾起了唇角点头。

“我去问问。”云轻婉站起身,走到了那群男人面前,将一把金矿放到了那桌上。

坐着的男人们不解的盯着云轻婉放在桌面上的金矿,再抬头看了看云轻婉,他们纷纷露出了不解之意:“姑娘,你这是?”

“你们方才说云都帝宫的人做过什么坏事,只要你们将他们做过的坏事告诉我,这些金矿就都给你们了。”云轻婉道。

桌前会着的四名大汉纷纷互视,他们浑身散发着武者的气息,目光散发着一抹严谨。

他们在犹豫。

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可是每每提起来,他们都会咬牙切齿,虽然云都的高层人已经将那件事情的引发者给处理了。

但是,却也不准外界再提此事,因为会影响整个云都的和平。

云轻婉见他们犹豫,便又从空间里抓出了一把金矿放到了桌面。

又一堆金矿出现,他们内心挣扎了起来。

可是有其中一位男子,重重拍桌起身:“金矿拿走,立刻!我们是不会破坏云都的和平。”

“哦,看来你们很忠于云都,既然如此,那我打扰了。”云轻婉在离开的时候,再一次往桌面放下了又一大堆的金矿,然后转身,淡定的转身离去。

而云轻婉的举动令那几名男子有些不解与不安,他们盯着桌面上那一大堆的金矿,这些金矿分到他们手里的话,足足可以保住他们三年的温饱,还能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正当云轻婉快回到自己的位置时,其中一名稍年轻的男子倏地站起身,伸手挡住了云轻婉的去路:“姑娘,你等等。”

那人,狠心的将桌面上那一大堆金矿都用自己的衣物包起来,然后又跑回到云轻婉的身边道:“这……这些你还是都拿回去吧,我们无法说出那些事情,那可是倏关着我们的性命之事。”

“哦,听起来那云都帝宫的人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云轻婉回头看了看他,那是一二十四五出头的男子,面容清秀。

那名男子一脸为难:“就算是那样,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没有人会去再说那件,云都帝宫的人也不允许再提,否则,若是因此事再掀起什么风波来,最终还是会查到我们头上,到那时候,你就算给我们再多的金矿我们也享用不起了啊。”

“哦。”云轻婉大概能够猜到云都帝宫的人做过的事情有多恶劣了,没关系,既然他不愿说,她可以去问云开朗。

她伸手将金矿收回,回到君玄烨身边。

“一会儿我们去城门看看。”云轻婉道。

“想找那个云开朗。”君玄烨一眼看破了她的心思,小羽毛听到云开朗三个字后,眼眸便亮了起来问:“是昨天的那个哥哥吗,娘亲,我也要去好吗?”

“好,当然好。”云轻婉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

君玄烨放下了筷子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昨夜入城的时候,云都帝宫便将宫门关闭,冒似是在禁宫,帝宫的人不得踏出宫门半步,现在云开朗恐怕跟其它云都的弟子一样,待在帝宫里,暂时无法离开帝宫。”

君玄烨一说,云轻婉就郁闷了,帝宫的人将城门关上,是怕那东西流放出去,伤害了老百姓不成,还是……

“啊!”

“不好了,不好了,那边死人了。”

这时候,市集上传来了一阵阵的呐喊声与惊叫声。

云轻婉跟君玄烨猛地抬头看去,就见她身后那条大路前的市集,人群混乱,有些人还朝这边跑来,脸上充满着惊恐不安的表情,更有人,似乎被那东西所伤,胸口多了一个血窟窿,一张脸血肉模糊,可是他没有跑多远,更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然后被那些逃命的人肆意贱踏。

“又来了!”她又看到那浑身红色的东西,看不到它的脸,只能看到一个如人形一般的血魂。

它在人群中乱蹿,每每被它穿过身体的人,胸口便会出现一个如拳头般大小的窟窿,那窟窿是从身体的面前直穿过身体的背后。

“看到了什么?”君玄烨问。

看她望着市集的方向,双眸炯炯有神,似乎在专注着某个东西,他便问。

云轻婉回头看他:“一缕血魂。”

君玄烨眉头深深一皱:“看来是有人想复活了,只有把自己炼成血尸才能复活,那样它便需要大量的血,最好是修炼等级越高越好,你说它之前一直在于帝宫的侍卫府里,侍卫府里的人恐怕被它吸食的差不多了,下一步它的阵地会在这里,特别是那些修为天赋极高的散修们!”

“啊!”

“快跑,快跑。”

被杀害的人转移到了云轻婉这边。

云轻婉的目光盯着那血魂,血魂就站在街道的对面,正好面对着她,虽然没有双眼,可是云轻婉依然能够感应到它对自己的敌意以及无法靠近自己的那股怨念。

“我要怎样才能杀掉它。”云轻婉问。

“死者的生辰八字,将生辰八字弄到地界去,地界会有勾魂兽将它带走,我们是无法杀死它的,因为它本身便是一个死人。”君玄烨道。

她依然死死的盯着那血魂:“可是为什么它可以杀了那么多人。”

“一个人死后的怨念,是可以杀人的。”君玄烨看不到血魂,但是看到云轻婉一直盯着那边看,他也看了过去:“若是无法知道那人的生辰八字,也可以拿出它死亡的准确时间,便可以杀掉它了。”

“你是说地界的勾魂兽?”云轻婉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记得云宝的那一双爪子连魂体都能撕碎,之前便是因为如此,伤害了紫焰。

君玄烨点点头。

小羽毛突然把云宝从自己的衣兜里丢了出来,云宝不是待在云轻婉的身边,便是待在小羽毛的身边,不过现在大部分时间,云宝是跟随小羽毛,云轻婉也希望云宝在身边可以保护小羽毛。

云宝被丢到了桌面时,还睡眼惺忪的抬眸看了看他们几眼,然后又趴在桌子上,正准备继续睡。

小羽毛却指着云宝道:“娘亲,云宝就是地界兽,小哥哥说的。”

“那就试试看好了。”云轻婉站起身,伸手拎起了云宝,然后狠狠的丢向了血魂。

云宝被云轻婉丢出去后,立刻被惊醒了,它猛地瞪大了双眼,大声的惊叫了一声“吱吱”。

然而在看到面前那缕血色魂体时,云宝终于清醒了过来,它两只后腿在空中一蹬,飞跃的速度比之前更快,然后亮起了自己的利爪,往血魂的方向狠狠一甩。

云轻婉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幕,可是那血魂竟然逃了,速度很快,就如似一阵风刮过,转眼便蹿入了人群。

云宝跳落在了血魂所站之处。

云轻婉走过去,就见云宝的小爪子里还抓着一缕红色的残魂。

看来云宝还是把它伤到了,只怕是伤的不够狠,还不置于让血魂死掉。

但是有一点已经证实,云宝拥有着对魂体极为反感的感知力,跟她一样可以看到魂体。

若非君玄烨那样提点,她恐怕还不知道云宝多重功能。

她拎起了云宝。

云宝便冲着她“吱吱”叫,小爪子不时的指着血魂离开的方向,然后又“吱吱吱”的说了一连串的话。

云轻婉回头看向小羽毛。

小羽毛回道:“娘亲,它说那只血魂,快成形了,快变成血尸了。”

君玄烨眉头深深一锁:“等到它变成血尸,就更不容易寻找它,它会浑在人群中,与我们毫无差别。”

“云都帝宫的人就这样放着这东西不管吗?”将帝宫的门就这样锁起来,然后任由着这东西到处杀人吸血,吞噬别人的修为,提升自己。

这真是云都帝宫的人该做的事情吗?

“他们管不到,因为根本看不到那东西。”君玄烨弯下腰将小羽毛抱起来:“或许,我们可以直接去帝宫。”

云轻婉抬眸看了看他:“你不是说帝宫正在禁闭,不得让里面的人离开,就算是外面的人也不能进去吧。”

“可是我不一样啊。”君玄烨拿起了一张帝宫的邀请函:“这是云都帝宫在前一段时间送过来的东西,只要我们先进入帝宫,便可以透过云开朗进入云家的魂玉宫,那里放置着每一位云家人的魂玉,只要看看最近碎掉的魂玉是谁人,便可以从那里下手了。”

“听起来也不是不可行,那就走吧。”云轻婉听完后,最后的一点点顾虑也放下了,或许,君玄烨说的对,她应该去面对云都帝国,给云惊天一个交待,寻找先祖的下落。

或许这里会是一个突破口。

君玄烨抱着小羽毛,云轻婉牵着云弘睿,一起前往了帝宫。

帝宫的守门人自是不敢随意放人进入帝宫。

云都帝宫的人听到前来的是云城之人,却并没有立刻放人进来。

而出来与他们见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倾云学院见过几次面的云幕言和一群因云轻婉而被云时开除的学生。

当云幕言看到云时的时候,眼底划过了一抹愤怒之意,当然,在面对云轻婉时,云幕言也没给她好脸色看。

“云轻婉,云时,你们竟然还敢自己送上门来。”云幕言看到两个大人跟两个孩子的时候,一下子激起了她被退学的那一抹愤意,然后攥紧了小拳头,冷冷的低喝了一声,可是又想到他们是想进入帝宫,云幕言的脸上便露出了恶劣的笑容:“怎么,云城的人想起要来攀附我们云都帝宫了吗,所以才亲自上门来,不过在本小姐看来,你还不够有诚意,若想进入帝宫,可以啊,你们一家大小都跪下来,跪着走入帝宫,再跟本小姐道一百句‘对不起,我错了’,否则,你们休想进入帝宫。”

云轻婉冷呵,说云幕言的脑袋被驴踢的真是太看得起她了。

她怎么会愚蠢了不分事情黑白,现在是解决她私人恩怨的时候吗?

“愚蠢。”云弘睿淡漠的轻吐。

“愚蠢,谁愚蠢,最愚蠢的人是你父亲,我姐姐那样尊贵的身份他不要,真当自己是个宝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明明是二手货还罢着一副我谁都不屑的样子,却偏偏选了一个同样是二手货的低贱女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