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字体:16+-

第二卷 逆世凤格,素手诛天_第550章 血洗魔族

她绕了一大圈,还是没有走出嗜魔族人的追踪,就连这珠子也莫名奇妙的要跟随着她,她削了魔骨,又来了魔珠,这是否是命中注定。

她瞪大了双眼,手用力的掐住了魔珠,魔珠突然闭上了眼睛,或许是云轻婉把它给弄痛了,使得它眼角落下了一滴鲜红的血泪,当血泪滴落在云轻婉的手背时,血泪立刻与云轻婉的身体融合为一体。

云轻婉的手顿时松开,那魔珠便在她的手掌心里滚动了一圈,然后睁开了眼睛,嗜红的眸子眨了眨,温驯的盯着云轻婉看。

庞宠回头盯着这一幕,当看到那红珠子对云轻婉异常温驯之时,庞宠道:“那是魔后之物,被那低贱的婢人夺之,你定要好好的爱护着它,它体内流着你母亲毕生的心血。”

庞宠说完后,身影快速的飞掠过那些魔兵,她手中的那把红色利剑,竟将那些魔兵们砍了个稀巴烂,最后化为了空气。

夏氏看到庞宠的时候,眼眸散发着一抹恐惧:“你是谁?”

她辛辛苦苦培养的魔兵竟然被一个女人一剑之下砍碎,最后化为了空气,夏氏既慌又怒,她赶紧转动着手中的徽章,嘴里默念着咒语。

不一会儿,她身后又多一两名魔兵,不过这两名魔兵是夏氏临近结合而成,所有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任何遮物,这样看他们,他们就像用一团黑色的气体捏成的气态人。

他们快速的蹿飞到了庞宠面前,庞宠挥剑之下,那两名魔兵立刻消失。

夏氏猛地往后退了退,目光慌恐不安的盯着庞宠看,再扫了眼庞宠手里的那把剑,当她看到那把剑上散发出来的几个大字时,夏氏惊慌不安的低喃:“日月魔剑,你……你是……”

无妄缓缓抬起了手,将覆盖在自己脑袋上的红色帽子拿开,露出了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庞。

夏氏猛地抬起了手指着无妄,手指微微有些抖动的低呼:“无……无妄将……军。”

“夏铃兰,你的死期到了。”庞宠快速一掠,便来到了夏氏的面前,手中的魔剑朝着夏氏挥斩而去,夏氏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反应十分的灵敏,她猛地拿起了魔杖,狠狠的抵了过去,魔剑落在了她的短杖上,发出了“锵”一声巨响,两大兵器相碰之时,形成了一抹刺眼的火光。

庞宠有些意外的盯着夏氏手中的那枚短杖。

夏氏也终于从方才的惊慌之中回过了神来,她看到了庞宠眼里的那一抹惊讶之光,夏氏见此,哈哈的冷笑道:“很不可思议吧,你知道为何吗?”

庞宠目光冰冷的盯着夏氏看。

“不可思议你的日月魔剑为何无法杀死我,我手里的魔法杖可不是普通的魔法杖,这可是用你们魔后的四根肋骨打造成的魔杖,这些年我一直在提炼它,它才变得像今日这般不惧魔族之器,庞宠,无妄,我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还能再见到你们。”夏铃兰语气充满

着嘲讽的笑:“怎么,还在想着复兴你们魔族大业的白日梦吗,还是你们在想着要如何去复活你们的魔主或者魔后,可笑,这天底下哪里有复活之术,你们还是死了那份死,跟随我如何,我可以让你们在纳兰家衣食无忧,何必去过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世人多厌恶魔族你们自己心里比我还清楚。”

“你竟然拿了魔后的骨去打造魔法杖,侍婢,你找死。”庞宠猛地伸手握住了夏氏的脖子,将她狠狠的拎了起来。

可是夏氏却一脸不屑的盯着她看:“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手里有魔后的尸体,你若杀了我,搞不好她将永远不会被你们魔族人找到。”

“你竟然敢挖了魔后的墓,贱人。”庞宠愤怒的将夏氏狠狠丢了出去,夏氏在被抛出去的那一瞬间,凌空翻身而起,然后单膝跪落在地面,一只手撑在了地板上,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别看起来一脸愤怒的样子,现在时过镜迁,魔后已不是当年的魔后,魔族也不复存在,我跟你们说过的话你们可以好好的考虑,做一个出色的人类,何必去做一个人人讨厌的魔人。”话落,夏氏猛地从地面上站起身,一个转身,她便逃离了。

庞宠快步的追了出去,云轻婉望着庞宠离开的方向,还未回过神来,她的整个身子就被无妄给扛了起来。

“不要待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既然你修为尽失,那就让我来帮你恢复吧。”无妄大步的走出了扬长小道,朝着那黑暗的深处走去。

云轻婉猛地回过神来,她扬起了小拳头重重的捶打在无妄的背部:“你以为你们可以操控我吗,就算我修为恢复,你也不可能操控得了我。”

“没有魔骨没有关系,我们还有魔珠。”无妄道。

云轻婉听到无妄地话后,再一次盯着手里拿着的那枚珠子,珠子散发着红色的光,就如同那根魔骨一般,充满着邪气。

她将手中的红珠子狠狠的扔了出去。

无妄知道她的企图,并没有去阻止她:“魔珠已经认你为主,你无论把它丢弃多远,它都不会离开你,若是你再不乖一点,我就真的要动真格了。”

“无妄,我有我的人身自由,你们没有权利强迫我。”云轻婉咬了咬,她最是讨厌那种一副胜券在握的人,她回头盯着无妄看,试图着跟无妄讲理。

无妄却并没有理会她,甚至连一个回应都没有,她愤怒的拿出了一把匕首,狠狠的插在了无妄的肩膀上,无妄似感受不到痛,就由着云轻婉在他的身体上动手脚。

“无妄,你要再如此的话,我就拿金陵杖了。”

“你那金陵枚已被你自己毁成了两截,对我根本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上一次被她的金陵杖所伤,他的伤很快就恢复了。

云轻婉本想从空间里拿出那把断掉的金陵杖,可是想到无妄这才没几日便出现在她面前,云轻婉便觉

得无奈,真是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唯一能够用来对付无妄的武器也坏掉了。

可是云轻婉并不死心,她抬头扫了扫四周,这里已经不是纳兰府了,四周充斥着漆黑的夜,到处是草地,无妄将她放下,云轻婉转身便跑。

可她无论往哪儿跑,都跑不出这片草地,就似鬼打墙一般,在原地转了很久。

无妄站在原地盯着她跑,也不阻止她。

云轻婉也不知自己跑了多久,最终停下了脚步,站在了不远处,冷冷的瞪着他道:“无妄,作为魔子应该有权利支配自己的下属,现在我命令你把这鬼结界给我拿开。”

“小魔主大功修成之日,便可亲手将这结界给撕开,否则,谁也不会帮你。”无妄猛地抬起了手,掌中散发着一抹金色的光芒,那光芒落在了云轻婉的四周,以云轻婉为圆心点,在四周划开了一道金色的图形,待那圆图形成之时,金色的光芒煞时将云轻婉给包裹住,光冲向了九霄云外,然后慢慢的形成了一个金色的塔。

这塔起初还只是虚构体,可是这塔慢慢的变成了实体的金塔,云轻婉眼前的视线被无妄亲手巩建起来的金塔给切断,她快步的朝面前的金色塔墙奔去,那墙却有着一股反弹之力,在云轻婉跑过来的瞬间,便将云轻婉狠狠弹飞了出去。

云轻婉重重落地,待她准备爬起来的时候,红珠子不知何时回到她身边。

魔珠悬浮于她面前,冲着云轻婉眨了眨眼,云轻婉愤怒的扬手一挥,愤怒的冲着魔骨吼:“滚开一点,你要是不想被我弄碎,就离我远一点。”

魔珠一动不动的悬在半空,对云轻婉的谩骂丝毫没有一丝的生气。

云轻婉再一次站起身,扑向那金墙,此时,塔已形成,四周布着金色的墙,云轻婉走哪边都无门,甚至一靠近那些墙,她就会被狠狠的反弹出来。

她既怒又慌的对着外面的人吼:“无妄,放我出去,我不做魔子,谁要做魔子就让谁去做好,如果你不放我出来,等我大功修成之日,必定血洗魔族,你别以为我不敢,我一定会那样做,所以你最好现在放我出去。”

“那就等你大功修成之日,出来血洗了魔族。”无妄铁了心的将云轻婉关在里面。

“就算是杀了你也无所谓吗?”云轻婉咬牙切齿的道。

“对,杀了我都无所谓,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等到魔主跟魔后复活,到那时候,你会心甘情愿的留在魔族,替魔族效命。”无妄的声音回荡在云轻婉的耳边,云轻婉仰头望着头顶上的那一抹金色的墙,她觉得她不能就一直待在这里,她还要回去看看她的孩子,她还要看看他。

“好,我答应你好好修炼,但是,你先放我离开这里,我要先见见我的孩子。”云轻婉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的跟无妄说话。

“那就等你修成之时再出来。”无妄冷酷的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