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真人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七节:万我第二式!

见方源一番话,竟然成功说服雪胡老祖,不管是中洲一方,还是长生天一方,都不由地微微变色。

雪胡老祖乃是当今北原魔道的八转第一人,若是他全力出手,在狗尾续命貂毛里球、碧晨天、威灵仰面前,带走方源,那定是能力所及之事。

不过,雪胡老祖接下来,却是抛给方源相当苛刻的盟约条件。

方源心中喜意顿时消散,若是按照这样的条约,他根本不是雪胡老祖平等的盟友,而只是他的奴仆!

“雪胡老祖,这等盟约……你是在说笑么?”方源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于是雪胡老祖便真的笑起来:“当然不是说笑!”

“柳贯一,你之前不也分析得头头是道吗?在场当中,唯有你和我同是魔道中人,是天然盟友。”

“你杀了耶律群星,杀了刘家蛊仙,掠夺刘家资源,难道你想去长生天自首?”

“或者背井离乡,去那中洲?去做十大古派和天庭的走狗吗?”

“唯有我才是你最佳的的选择。”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向身旁的影无邪:“你要知道,我也有难处。我与这几位早有言在先。但貌似你和他们之间,还有仇怨。我总不可能单单为了一条逆流河,一位七转蛊仙,去得罪另一位八转吧?”

影无邪心头顿时一跳。

雪胡老祖明面上是对方源逼降,但实际上也同时试探影宗,试探紫山真君的底细。

毕竟紫山真君的疯癫,之前大家都已经看在眼里。

若是紫山真君疯癫,不受控制,或许雪胡老祖也会对他们下手。毕竟斩杀一位失去理智的八转蛊仙,所获得的战利品,足够雪胡老祖心动。

更别说,此时正当雪胡老祖炼蛊失败,大雪山福地都毁了,先前的投入几乎全打了水漂。

方源面沉如水。

雪胡老祖乃是魔道枭雄巨擘,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之前一番话,的确说得雪胡老祖心动。

但雪胡老祖亦有城府和算计,竟反过来利用方源的这番话,来对付方源。

雪胡老祖的话,或许还有猜测和试探的成分。

但方源却心知肚明,自己绝不可能和毛里球或者威灵仰他们合作。

长生天自是护短,方源杀了耶律群星,开罪了黄金家族,如今又夹死马鸿运,投靠长生天就是找死。

另一方面,中洲更是不能去。

他现在虽有智道手段护身,但并不牢靠。平时都是深居浅出,不是仰仗仙窍隔绝内外,就是依靠南疆那处超级蛊阵,来避免中洲蛊仙的推算侦测。

如果他一去中洲,定会被天庭蛊仙紫薇仙子迅速感知,到那时,真正的身份暴露,立即被绳之以法。毕竟他的名头,可一直在诛魔榜上挂着呢。

至于影宗,因为至尊仙胎蛊,更是不可能了。

所以在场当中,唯有雪胡老祖,方源可以借助。

但现在,雪胡老祖明确表示,要帮助方源可以,但方源必须答应这些盟约。而若是方源答应盟约,无疑就等若是签下了卖身契,为雪胡老祖效力了。

“你若答应,我便可保你平安。若是不答应,我就攻击逆流河,今日你定然丧命于此,不做他想。”雪胡老祖霸道非凡,紧紧盯着方源,逼迫他迅速做出决定。

方源脸上满是犹豫和挣扎:“且容我想想!”

“我只给你三息时间。”雪胡老祖面容冷酷,鼻息寒意不断喷吐,只给方源三个呼吸的时间。

何其苛刻也!

方源洒然而笑,心道还是蒙骗不过雪胡老祖,无法拖延到时间,终于不再伪装:“那就要试试老祖的手段了。”

“哈哈哈。”雪胡老祖仰头长笑,笑容狰狞,“我就知,能成为逆流河主的人物,又怎么会如此轻易便屈居人下?所以我会打服你,让你跪地求饶!”

雪胡老祖见猎心喜,似乎仍旧未想致方源于死地的样子。

但谁知,这是否是他的计谋?

雪胡老祖出手,*寒潮,侵袭而来,绵绵不绝,威势浩荡。

逆流河水水流滔滔,不断逆反雪胡攻势,损耗本身的河水。

方源岿然不动,要波及到他本身,还早得很。但此局他必败无疑,因为他只能被动挨打,没有任何反击手段。

“必须想个办法,来摆脱眼下困境,逃出生天。”

方源脸上浮现微笑,对着中洲一方道:“中洲蛊仙远来是客,此时不走还待何时呢?难道等着北原蛊仙们联合起来,收拾你们吗?”

威灵仰、碧晨天顿时心中一突。

赵怜云尖啸道:“杀人凶手!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我非得看到你死在我的眼前,才能甘心离去!”

其余中洲蛊仙沉默,目光投向两位八转蛊仙。

但威灵仰、碧晨天一动不动,似乎石像,不做任何反应。

方源又看向狗尾续命貂,正要说话。

毛里球已经嘿然一笑:“小娃娃,你不必用言语挤兑,挑拨离间,那都是没有用的。我就在这里,雪胡不杀死你,我也要杀死你!”

说着,它竟然也开始动手。

它张口喷吐,一道道的紫色气息,如雾如幕,被逆流河逆反,加剧逆流河的损耗。

方源心底苦笑一声,这些八转存在,不管人还是兽,都是精明至极,无法用言语动摇他们。

“看来眼下之际,只要依靠自己了。”

“我新炼成的那招,虽然强大,但要在四位八转存在,哦不,是五位存在的眼前溜走,恐怕相当困难。”

五位八转存在,分别便是雪胡老祖、毛里球、碧晨天、威灵仰和状态不明的紫山真君。

方源定定地看着脚下的水面,一时间竟然有些愣神。

河外攻势如潮,时不时打出惊天爆响。

方源对周遭外在,竟有一种不管不顾、不闻不问的势态,他脑海中灵感闪现。

催动仙蛊,他脚下的河面,顿时随着他的心意,掀起一阵波澜。

“看来我若一直催动坚持仙蛊,便是逆流河主。在这逆流河中,动用其他仙蛊,也是可行!”

刚刚他动用的,就是力道仙蛊挽澜。

在挽澜仙蛊的作用下,方源发现自己能够像调动其他普通河流一样,调动逆流河。

只是单凭如此,方源还不可能脱离这里。

一只挽澜仙蛊,不过区区六转,驱动逆流河运动起来,也是行速缓慢得很,想要依次逃脱生天,简直是天方夜谭。

“雪胡老祖似乎能够利用逆流河,形成大阵,我为什么不可以呢?我是逆流河之主,拥有坚持仙蛊,可以自由驾驭这股河流。或许,我能形成一记仙道杀招……”

这个念头一起,顿时在方源的脑海中,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坚持仙蛊可以令方源得到逆流河的认可,挽澜仙蛊可以操纵河水。这就是构成仙道杀招的基础。

在添加其他蛊虫进来,构成最终的仙道杀招,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方源感觉自己能够做到!

这种感觉,不是胡乱臆测。

而是境界!

方源的境界已经成绩斐然。其中最关键的一项,便是水道。

方源不久前成就了水道宗师。

一只只水道蛊虫添加进去,迅速丰满了整个仙道杀招。

但是还不够。

“还不够有……力量!”方源心有所悟。

骨架搭建好了,羽翼丰满了,但缺少发达强健的肌肉。单凭两只仙蛊,还不行。

那就再添!

方源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力道。

万我!

他最为拿手的,也是重生之后,自己开创的仙道杀招。

这下也有了。

力道宗师境界,还有水道宗师境界,让一切都水到渠成,仿佛自然而然。

等等!

方源忽然想到了一个毫不关联的仙道杀招。

这个杀招,来源于耶律群星,他运用星辰碎片构成了强大杀招,和方源如今利用逆流河如出一辙,同样是运用外物!

于是,经脉也有了。

骨架、皮肉、羽翼、经脉,四者俱全。

方源在很短的时间里,竟然开创出了一个仙道杀招。

“这便是万我第二式了。”方源眼中精芒烁烁。

ps:今天一更,没有存稿了,思路还需要继续再理一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