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19】陈颖妈妈来了

一上午我都被那碗鸡烫给撑的说不出话来。

中午饭时间,陈颖问我:“吃什么?”

我拍拍肚子摇摇头。这时候才想起来,陈颖大清早的起来为我烫,可能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

“你饿吗?”我问。

陈颖摇摇头,但她的肚子在第一时间出卖了她,“咕……”

我看着陈颖,同情的笑了笑,陈颖挺尴尬。

“你出去吃点东西吧,我没事,吃完再回来陪我,饿出胃病就不好了。”

陈颖听话的出去了。

陈颖出去不多久,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那么快就回来拉。”我躺在**说了声。

“咳咳。”不是陈颖的声音,我回头,是个中年妇女。

“阿姨你找谁?”我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

“你就是张晓枫?”中年女人上下打量着我。

“恩。我就是。阿姨你认识我?”

“谢谢你,救了我女儿。”中年女人走过来在我病床的旁边坐下。

虽然这是句谢谢www。qb5200。Com的话,但我丝毫没有听出任何谢谢www。qb5200。Com的感情。

“您女儿?”我嘴里小声的问道,脑子里开始思考。

“陈颖?陈颖是你女儿?哦,阿姨好。”突然明白真相的我慌忙起身。

“嘶!”但背后的伤口总是限制着我。

“不用起来,躺着吧。”中年女人依旧不带任何感情。

我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女人,慢慢的躺下。

“听说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中年女人又开口。

但这个问题却让我紧张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慢慢的点下头。

“我们家颖颖不懂事,也怪我,从小惯着她,让她养成了我行我素的坏习惯。虽然我现在不插手她的事情,但不代表我以后不会管。”女人自顾自的说着。

我听不明白女人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我明白她肯定是想表达一个意思让我知道。

“阿姨,你有事就说,不用说的那么委婉。”我开门见山的说女人笑了下,但却是那种不带任何感情的笑。

“你们家是做什么的?”女人突然转开话题问道。

“我们家?我父母做点小投资。当然比不上你们家这么家大业厚。”我尽量拣好听的说。

“那就对了,那你觉得以陈颖这么娇生惯养的脾气,你以后能给她幸福吗?”女人终于把话说白。

我算是有点听出女人的意思。

“阿姨,幸福并不是钱能买的到的。”我用最和善的声音反驳。

“你们这些小年轻总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幻想世上的爱是多么美好。但等恋爱的**一过,等你们要为柴米油盐烦恼的时候,你们还能觉得幸福吗?”女人反问。

我并不是那种美好主义者,我也不是那些偶像剧看多的少女,所以陈颖妈妈说的话我能理解。

所以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想听她继续说下去。

“你们现在才大一,你们还有青春可以挥霍,我知道现在强行把你们分开会很痛苦,一个做母亲的哪能见得自己女儿痛苦,所以现在我不会来干涉你们。”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现在对你们的纵容并不是我的仁慈,相反,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女人顿了顿,“一年里希望你能慢慢的离开她。”女人想了会又接着说,“或许没准,用不了一年我女儿就会对你失去兴趣,先离开你。”

“看来眼前的情况我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既然她说有一年的时间,那就先拖着吧,就算现在有办法,计划也赶不上变化,没准真的不用一年陈颖会先离开我。”我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陈颖母亲看我不说话笑了一下:“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我也是过来人,别以为一年时间够你拖延的。”

“不瞒你说,陈颖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为她定过一门亲事,对方也是家大业大,虽然这个年代是不准订娃娃亲的,但我们也没逼陈颖。”

“但看的出陈颖并不讨厌他未来的依靠,相反小时候他们还挺亲密的,哪怕到现在他们也经常联系,只不过现在男方在国外而已,所以我想等陈颖毕业了,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并不是什么难事。”

陈颖母亲这段话对我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打击,我相信陈颖母亲说的是真的,而陈颖肯定也知道这件事但我却从来没听她提过,看来陈颖对我还是有所保留。

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受了打击的影响,居然对那女人说了软话:“阿姨,你放心,我会听你的话离开陈颖的,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但请你给我时间。”

女人听了我这样的话,脸上的皱纹顿时都舒展开了,看样子这句话让她放心了不少。

“还有……”女人似乎又想到什么,“我希望我女儿找到未来的归宿之前是完整的。”女人说到这又停了下,“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完整?是处女的意思吗?意思就是不能让我碰她咯。”我心里想。

“如果你要敢乱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女人继续威胁道。

“呵。”我暗自一笑,但心里却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或许是因为可笑的东西太多。

“妈?”这个时候陈颖出现在了门口。

“颖颖,”女人一改刚才的口气,用很亲昵的语气喊着陈颖的小名。

女人走了上去想要给陈颖一个拥抱,陈颖很生疏的接受着,看不出一丝亲密的样子。

“妈你怎么来了?”陈颖问。

“妈妈这两天回国有点事,顺便来看看你,去学校又找不到你,后来听你哥说你在医院,我就过来了。”女人很高兴的说着。

“哦。妈我给你介绍,这是晓枫,”陈颖拉着女人来到我床前,“晓枫他……”陈颖话刚出口就被女人打断:“不用介绍了,我都听你哥说了,刚才我也和他聊过了。”

女人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这句话显然说的陈颖有些不知所措。

“颖颖陪妈妈出去走走,这里太闷了,妈妈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女人拉着陈颖的手想向外走。

陈颖被她拉着,回头看我,我对陈颖微笑,表示出去吧,和你妈妈好好说说,不用管我。

陈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马上被她妈妈拉出了病房,病房里再次剩我一个人。

孤单的看着天花板,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明明昨晚睡的很香的,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容易困。也许是受伤的关系,还是因为心情实在太沉闷。

梦中陈颖妈妈的话一直在我脑子里乱窜。

我给不了她幸福,也许我错了,我一直以为我是陈颖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但也许我只是一个可悲的过客。

再次醒来的时候陈颖还在我旁边,看看窗外因该是下午了吧。

“你妈呢?”我揉了揉眼睛。

“你醒啦?来吃个苹果。”陈颖递过来桌上早已经切成小块的苹果。

“我妈还有事就先走了。”陈颖把苹果塞进我嘴里后说。

“哦。”我吃着苹果淡淡的说。

“我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陈颖突然问。

“啊?没啊。没说什么。就说谢谢我为你挡了一刀。”我掩饰着,不敢看陈颖的眼睛。

“不管我妈说了什么你都别放心上,她就是这样,从来不管我的感受,总觉得自己能帮我掌握人生,我又不是她的机器。”陈颖抱怨道。

“呵呵。”我笑着安慰,“不管你妈怎么对你,都是希望你好,都是想给你幸福。”

“你知足吧,我还挺羡慕你的,有妈妈管,我和你就完全不一样了,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

“活了二十多年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够两年。”

“他们总说忙忙忙,可是忙来忙去也没见他们忙出个什么成就。”我拿着自己当反面教材教育着陈颖。

陈颖看着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我干嘛跟你说?你也不是很多事情没跟我说吗?”

“我有什么事情没跟你说啊?”陈颖开始反驳,而且理直气壮。

我没有理会。

“你说啊,我有什么事情没跟你说?你说啊,说啊。”陈颖开始闹脾气了。

“你在国外的未婚夫。”我淡淡的丢出这几个字,转过身去,背对着陈颖。

我用了“未婚夫”这三个字,连我自己都觉得说重了,陈颖可能并没有承认。

或许是我气不过吧,所以才用了这三个字。

陈颖在我背后没有说话,我也看不见她的表情,就这么僵持了十几分钟。

“我妈告诉你了?”陈颖小心的说,生怕我生气。

“这不是因该由你来告诉我的吗?可为什么到最后要你妈来告诉我?”我嘲笑着自己。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陈颖用着最老套的道歉台词。

我不说话。

陈颖也不说话,酝酿了半天酝酿出一句打死我也不信是她说的话:“有时候说谎,是因为太爱对方,太怕对方知道真相后受到伤害。”

陈颖说完就默默的出去了。

我不知道她去哪了,可能回学校了,可能只是在附近走走,但我也没有心思管。

因为我现在的心情一点也不比她的好。

天黑了,陈颖还是没有回来,一个下午我的脑子里都在重复着陈颖最后说的话。

“有时候说谎,只是因为太爱对方。”

是啊,也许是因为不想让我难过吧,也许,我错怪她了吧。这使我不得的开始慢慢担心,陈颖现在会在哪。

天黑了,可千万别像上次一样出事啊。

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嘟……嘟……电话响了两下。还好没关机,我提着的心也落了一半。

“喂。”电话那头传来了陈颖的声音,却是那么虚弱,透着哀伤。

“在哪呢?”我平静的问。

“要你管。”陈颖嘴硬。

“我肚子饿了,给我送饭来。”我用比陈颖更坚定的语气命令到,然后挂了电话。

我不是真的想吃饭,我只是想让她早点回来,如果我说软话陈颖肯定会跟我闹,既然这样不如直接命令来的有效。

而且我知道陈颖肯定会来,果然,不出一个小时,陈颖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进来了。

“吃饭吧。”陈颖没看我,自顾自的说着。

我慢慢坐起身子。

陈颖打开袋子,拿出她精心挑选的晚餐,开始一口一口喂我。

“我只是背上多个窟窿,又不是手也残废了,我能行。”说着我想自己拿过筷子。

陈颖推开我的手,白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自顾自的喂着。

我无奈的笑笑,这个傻丫头。

“诶?正吃着呢?”门口传来了雨俊的声音。

跟在他后面的是天浩、王力、玄喻,居然露西也来了。

“看我们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天浩手里拿着一桶全家桶。

“拿来拿来。”我忙伸手想去接。

“不行,你伤口还没愈合,不能吃油渣的。”陈颖阻止道。

“是哦,我们怎么把这个忘记了。”天浩又把全家桶收了回去。

“话说我们还没吃晚饭呢,那我们吃了。”雨俊笑着从里面拿出一个鸡翅吃了起来。

“是啊,哥哥,还是先养好伤再吃吧。”露西也笑着对我说。

我看着露西,露出一个微笑。

陈颖在旁边见了,用力捏了下我的手臂。

“嘶!”我看了眼陈颖。

陈颖用眼白了下我。露西也在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其他人都在抢着吃那桶KFC。

啊!本来是属于我的。

住院的日子果然很无聊,短短的几日让我觉得过了好久。虽然期间兄弟们每天都会来看我,但也不如在外面过的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