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22】老子不干了

快上一个月班了,让我觉得脑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一次一女的问我可以不可以充QB,我说可以。她说那你帮我充100个,我心里还想女人出手真大方,然后我说你去吧台让那个女的充就行了。

结果那女的就去了,然后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什么啊,原来还要钱的。”彻底晕倒。

还有一个玩CF的,然后那天晚上服务器维护进不去,就硬逼着我让我帮他弄,还说我不懂,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弄了个CS给他玩,一样玩的高兴。

还有个印象特别深的大叔,也是三十来岁,其实网吧来上网三十来岁的男的没几个正常的。

要么是来跟潮流的,结果连登陆都不会;

要么是上个QQ找女的聊天的,却不知对面坐的是恐龙还是异型;

要么就是跟我们老板一样看H的。

那个大叔就属于第2种人。

有次他跟一女的视频,结果麦不好,然后吵着要我给他换麦。

一般碰到这种情况我都会说你换台机的,因为换台机就2分钟的事情,但是换个麦,拿钥匙,开机箱,搬机箱很复杂,起码十分钟要的吧。

然后给他解释了会他不听。

好吧,无奈的花了十分钟给他换了个麦,最后一动主机还死机了,重起。不过他很满意。

其实脑残的人和事情还很多,这里就不多说了,免的说我跑题了。

就在这样天天碰脑残的环境中,我坚持了快一个月了,也快彻底的爆发了。

记得貌似是离一个月还有5天的那个晚上,干完了所有的事情,也没人叫我,就站在收营台那和那两个收银的MM聊天。

结果老板过来了,给了我一张单子。

我一看《XXX网吧员工管理条例》,我明白了,又想来挑我毛病了吧。

然后老板依旧潇洒的说了句:“这个看一看,要干就干,不干滚蛋。”

这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说的特别压韵。

“滚蛋”两个字把我弄火了,我比老板还潇洒的接过那张什么鬼条例,然后撕掉,霸气的丢下一句话:“老子不干了,把帐给我结了!”

我没敢说给老子把帐结了,因为我怕老板一火不给我结。

老板可能也吓到了,他可能没想到平时一直忍着的我这次火那么大。

然后没说什么,就让我跟他去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计算器,然后算了下,丢给我八百五十几块钱。

我拿过那八百五十块,然后就走了。

留着那几块钱没拿,心想:“给你买个糖吃。”

我人生的第一笔金就是这么来的。

第一份工作也是这么丢的。

然后回到学校我把事情跟兄弟们一说,当然我说的是把老子的帐结了。然后大家都说我霸气。

爽了,但霸气归霸气,饭还是要吃的。

后面几天可以睡个好觉了,但还是想着去找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