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33】彻底放假了

放假的那天大家来送我上火车,气氛很悲。

“怎么了,各个都苦个脸,搞的给我送终一样。”我努力的缓解气氛露西没来,她还在住院。我没让大家告诉她我今天走的消息。因为我知道露西知道了就算爬也会爬过来送我,我不忍心。

天浩王力雨俊三人走过来,我知道他们心里都不好受。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没什么,有机会我会来看你们的。”其实我知道这是骗他们的,我不可能回来,因为我怕看见露西。

“兄弟~”雨俊对着我叫了一声,但却没了后话。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们是永远的兄弟。”我对他们微笑。

检票了,我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拥抱。很用力的,还在后背使劲拍了拍。大家都一样,像是在告诉对方我们的兄弟情有多深一样。

含着眼泪我头也没回的进了监票处,我不想让兄弟们看见我留眼泪,我更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是多么想留下来。

在火车上手机开始一直响。

我知道是谁打来的。“喂~”我很平静的说“哥~哥~你怎么~怎么走了~怎么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电话里传来了露西的哭声。

“傻妹子,哥不是不跟你说,哥是心疼你。”我像从前一样安慰着露西“哥~那你~那你样经常回来看我~好吗?”

“好~哥会的”我再一次的说谎“妹子,好好照顾自己,别让哥担心~哥走了~哥会过的很好,你也要跟我过的一样好~知道吗?”

“哥~我会的~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我不会再让你担心~”露西还在哭听到露西这么说,我放心了,虽然很不舍,但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我挂了电话,连最后的一声再见也没跟露西说。因为也许我们再也不会见了。

我仿佛能听到露西听见我挂了电话绝望的哭泣声,但露西没再打过来,我想她知道,就算她打过来我也不会接的。

带着这种沉重的心情我走了,离开了我呆了这么久的城市,离开了这么多的朋友,离开了~露西。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我来到了父母所在的城市。

又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不如生我的地方那么热情,也不如养我的地方那么繁华。这是一座还在发展中的三级城市。

活了二十几年,这是我去过的第四个地方。想想这么多年来自己好像一直在漂泊,没有一个自己的家,没有一个可以长期住下来的地方。

小时候是在乡下的奶奶家,上幼儿园的时候被接到了另外一个城市的外婆家。上初中住在阿姨家。高中住学校。大学又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现在辍学了,又来到了这里。想到这里连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自己。

下了火车,拿出父母给我的地址,想找辆的。但却被旁边做黑车生意的人拉了过去。

我想拒绝,但当时心情实在低落。转念一想人家也不容易,算了,黑车就黑车吧。

坐上车,司机殷勤的把我的行李放到后备箱里,然后就不管我了。我独自一人做在车上,心想司机怎么还不走,没一会司机又拉着一个小姑娘过来。看的出小姑娘也是跟我一样“盛情难阙”。

我问司机怎么还不走,司机一脸的笑,然后说马上马上。

我不知道这个马上是有多马上,只记得拿出MP4听歌,全部循环了一遍,这个马上才骑在马上赶来。

这个时候一辆破旧的桑塔呐2000里坐了五个人,而且后排每个人身上都放了大包小包。因该没问题吧?我心里想车子顺利的动了,真是个奇迹。我原本还以为会拉不动的。

司机问我去哪?我很无语。这不是因该上车就要问的问题吗?然后拿出地址给司机看。司机看了一眼很高兴的说“哦,那里啊,近的近的”

说完司机又问后面的四个人去哪,这让我更无语。

就在司机一句又一句的快到了快到了中,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车上的五个人下了三个。留下我和那个小姑娘。

司机一直在安慰我们别急,很快就到。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车停了。司机看着我说到了,下车吧。我说帮我拿下行李,司机说后备箱打开的,自己拿。我心想是啊,钱也收了,当然没有之前拉我进车的热情了。

我下车拿了行李,司机也不看我有没有拿成那小姑娘的东西,发动车子走了。

看着远处天渐渐暗了,那辆车也越开越偏僻。我默默的祈祷,但愿那小姑娘不会出什么事情。

下车站在路边,环顾下四周,没什么车了辆来往。一排排的平顶屋。

想找个人问路,却发现这里像闹了瘟疫一样的冷清,偶尔看到一个路过的,不是老头就是老太太,都不会讲普通话。嘴里说着什么鸟语,我很感慨~中国为什么不早几十年普及普通话。

在路上逛了半天,看见个路牌。城南五金城。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但又想不出哪里不对,继续慢无目的的找。好不容易碰见个中年男人,我像发现了外星人一样的跑了过去。

中年男人一开口我又楞了,又是一嘴鸟语。

我说你能不能说普通话,我外地来的,听不懂。

然后中年男人貌似很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开始半人半鸟的用普通话跟我沟通着。

还好这中年男人还没完全成形,我心里暗字庆幸。

师傅不好意思,我问下这个地方怎么去。”我拿着手上的地址对着他慢慢的说。就怕他那半人半鸟的耳朵听不懂我说普通话。

男人看了下地址,然后奇怪的看着我。

“这里是城南,你要去的是城西。”男人别指着刚才的路牌边用比我更慢的速度说。生怕我听不懂。

我顿时明白刚才看见路牌为什么觉得哪不对,该死的黑车司机,我心里咒骂到。

中年男人看我不说话自顾自的走了,边走还边摇摇头说了句“外地人”

虽然悲剧常常在我们身边发生,但也有一句话叫天无绝人之路。

正当我想打电话给爸妈求助的时候路上开过来一辆的。我很高兴这个城市里还有的。

我在路中央挥手,生怕他无视我开过去。话说还是的哥比较正常,可能接触各个地方的人多了吧。用一口还算流利的普通话我问去哪。

我拿出手里的地址,司机看了我一眼说好类,不远,很快就到。

但我还是做好了坐上一两个小时的准备,因为刚才那个司机也是这么说的。

看来我碰到的这个的哥还是比较诚实的,果然很快的又到了一个地方停下来。

这下我看了看附近的路牌,城西五金城。这才放心让的哥走。

虽然一个西一个南,但这里明显有了些人烟,虽然也不多。

之后我一边问一边走的找到了爸妈的地址。

这是一片卖各种装修材料建筑材料的区域。面积很大,就如同它的名字。五金城,就像古时候的城池一样。

几条马路交织着穿过这片城区,马路旁边就是商铺,商铺分楼上楼下,有点钱的楼上当仓库,楼下当店面,人在外面租房子住。没钱的楼下当店面,楼上又当仓库又住人。

我们家属于没钱的。

我爸妈就在这座城里,或者说在这个市场里做生意。

我来到我家店门口的时候我爸正在往三轮车上装着东西。

我爸看见我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很高兴的走过来帮我拿行李。我看着快半年没见的老爸好像又老了几岁,心里有点难过。但这种难过我是从来不会表现出来的,因为他们不懂的接受。

我妈听见我爸喊我名字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很高兴的样子。我现在都能记得她当时的表情,见到半年没见的儿子。老妈穿着一件蓝色的工作大褂,上面都是灰。我对他们笑了笑,问行李放哪。然后我妈说放楼上去吧。然后我被我爸拉着上了楼。

楼上空荡荡的,没我想像的那样有很多的存货。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凳子,然后一个煤气灶。

突然楼梯上好像响起了很多人的脚步声,然后我妈簇拥着一帮人上来。

我爸很热情的招呼着他们,然后对他们说我是他儿子,好像很骄傲一样,然后对面几个人也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然后客气的跟我爸妈说些夸奖我的话。

那帮人都是我们老乡,也都是在这里做生意的。后来我知道在这座城市里做生意的十个里面有七个是我们那的人,而且关系很复杂。比如A跟B认识B跟C认识C又跟A认识这样。

造成这样的原因可能是一个地方和一个地方的人不一样吧。我们那的人不喜欢上班,喜欢自己做生意,正好这里的人又不喜欢自己做生意喜欢上班过小日子。于是你在这里走到哪,只要是可以做生意的地方都可以找到我们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