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34】生不如死

市场里每一间店面大概就5米左右宽吧,如果只开一家的话看起来很没实力。

正巧我们旁边的三家都是我们那的自己人,于是我们商量着把墙打通。在异地碰到同乡就好像碰到自己家人一样,所以大家都很高兴的把墙打通了,做了一家人。

我们家旁边的店是个老头的,好像是我妈的远房亲戚,我也不知道这个关系是怎么认的了。然后我就叫他阿公。阿公有个上大学的儿子,后来考上公务员了。阿公很以他的儿子自豪,每次聊天聊着聊着都会聊到他儿子。很快我就像了解自己儿子一样了解阿公的儿子了。

阿公旁边是个年轻的小火子,我们叫他阿雄。我去的时候他老婆刚大肚子。听我妈说阿雄的老婆是网上聊QQ聊来的。也是我们那边人,然后我妈还跟我说人家多有本事,不用钱就弄来个老婆,什么时候你也弄一个。

我笑笑,我知道我妈肯定不知道我笑什么。我只是笑我妈把什么事都跟钱挂上勾。

阿雄的旁边也是个小伙子,山东人。我妈妈叫他小山东小山东在这没什么亲戚朋友,我们也很照顾他,可能是因为这样把他的墙也打通了。

然后我们家的店就成了这片最大的四间连体。

我妈也经常拿小山东的事情教育我,说他也很早不读书了,然后给人打了两年工,有点小钱自己开店。然后说他有本事,说我不读书了也应该学学人家。

我还是笑笑,我笑我妈还把我当孩子一样的教育。

晚上的时候我问我妈我睡哪?

我妈好像这才想起来家里就一张床。

然后我爸说睡对面长刚家吧,他家有两张床,一张是他妹妹以前睡过的,现在他妹妹走了。

然后晚上我吃了饭我妈就陪我过去了。

长刚也是个小伙子,二十三四岁吧。趴在桌子上打游戏。然后我爸进去交代了几声,说了几句客道话,长刚很热情的收留了我。

长刚问我现在睡不睡,我说还早,我看你玩电脑。

然后长刚哦了句就继续打他的游戏,我在旁边看着,很无聊,但确实不知道能干点什么。

长刚很认真的在打一个游戏,是个3D游戏,但绝对是垃圾游戏。

因为我看整个城里就几个人在跑,服务器也就两个。

但长刚打的很认真,我想不明白他在认真什么,一晚上就见他顶个名字满世界跑,也看不懂在跑什么。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长刚打了个哈嚏,然后跟我说去睡吧。我们就上楼了。

长刚楼上也是一样的空荡,就比我家多了张床。

长刚指了指一面布帘子的后面跟我说去睡那张床。

我想那应该就是他妹妹睡过的床。

钻进被子躺下,发现枕头上挺香的,一股女孩子身上才有的香味。

这因该是这么简陋的环境里唯一一点值得我高兴的。如果连枕头都是臭的,可能连梦都做不了一个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