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34】生不如死

市场里每一间店面大概就5米左右宽吧,如果只开一家的话看起来很没实力。

正巧我们旁边的三家都是我们那的自己人,于是我们商量着把墙打通。在异地碰到同乡就好像碰到自己家人一样,所以大家都很高兴的把墙打通了,做了一家人。

我们家旁边的店是个老头的,好像是我妈的远房亲戚,我也不知道这个关系是怎么认的了。然后我就叫他阿公。阿公有个上大学的儿子,后来考上公务员了。阿公很以他的儿子自豪,每次聊天聊着聊着都会聊到他儿子。很快我就像了解自己儿子一样了解阿公的儿子了。

阿公旁边是个年轻的小火子,我们叫他阿雄。我去的时候他老婆刚大肚子。听我妈说阿雄的老婆是网上聊QQ聊来的。也是我们那边人,然后我妈还跟我说人家多有本事,不用钱就弄来个老婆,什么时候你也弄一个。

我笑笑,我知道我妈肯定不知道我笑什么。我只是笑我妈把什么事都跟钱挂上勾。

阿雄的旁边也是个小伙子,山东人。我妈妈叫他小山东小山东在这没什么亲戚朋友,我们也很照顾他,可能是因为这样把他的墙也打通了。

然后我们家的店就成了这片最大的四间连体。

我妈也经常拿小山东的事情教育我,说他也很早不读书了,然后给人打了两年工,有点小钱自己开店。然后说他有本事,说我不读书了也应该学学人家。

我还是笑笑,我笑我妈还把我当孩子一样的教育。

晚上的时候我问我妈我睡哪?

我妈好像这才想起来家里就一张床。

然后我爸说睡对面长刚家吧,他家有两张床,一张是他妹妹以前睡过的,现在他妹妹走了。

然后晚上我吃了饭我妈就陪我过去了。

长刚也是个小伙子,二十三四岁吧。趴在桌子上打游戏。然后我爸进去交代了几声,说了几句客道话,长刚很热情的收留了我。

长刚问我现在睡不睡,我说还早,我看你玩电脑。

然后长刚哦了句就继续打他的游戏,我在旁边看着,很无聊,但确实不知道能干点什么。

长刚很认真的在打一个游戏,是个3D游戏,但绝对是垃圾游戏。

因为我看整个城里就几个人在跑,服务器也就两个。

但长刚打的很认真,我想不明白他在认真什么,一晚上就见他顶个名字满世界跑,也看不懂在跑什么。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长刚打了个哈嚏,然后跟我说去睡吧。我们就上楼了。

长刚楼上也是一样的空荡,就比我家多了张床。

长刚指了指一面布帘子的后面跟我说去睡那张床。

我想那应该就是他妹妹睡过的床。

钻进被子躺下,发现枕头上挺香的,一股女孩子身上才有的香味。

这因该是这么简陋的环境里唯一一点值得我高兴的。如果连枕头都是臭的,可能连梦都做不了一个好的吧。

灯被长刚关了,然后不一会我就听见他呼吸慢慢平稳,又过了会小声的打起呼噜来。

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也许是因为这张陌生的床,也许是因为这个陌生的城市。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还是没有一点的睡意。

我哭了,四周安静的可怕,连一点虫叫声都没有。我用手捂着嘴巴,努力不发出声音。

这样的安静要我想起了很多,想起了以前一起打鸡血的兄弟,想起了曾经同睡一张床的陈颖,想起了可爱又性感的露西。我哭的更厉害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可能哭累了我就睡了。

第2天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思维是清晰的,但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楚。模模糊糊的看到床旁边站着个人,但又始终看不清是谁。

我想努力爬起身,但不管多用力都起不来。我放弃了,我知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鬼压床。我想这难道是这个城市给我第一个早上的礼物。

我想笑,但又笑不出来。心里一点也不害怕。没什么好怕的,既然看不清楚就不看了,我闭上眼睛。既然起不来就不起了,我又放松的躺下。

继续睡吧,就算真的有鬼,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反正现在的生活对我毫无意义了。

再次的睡去,再次的醒来。这次看清楚了,也爬起来了。

清楚的记得早上被鬼压的情形,我笑笑,看来连鬼也不想理我了。

下楼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长刚还在打游戏。

“起来啦”长刚看见我打了声招呼“恩”我回答了下,回对面自己家了。

我爸正坐在楼下看店,我问妈呢?他说在楼上做饭。

然后问我怎么睡那么晚,我当然不可能说被鬼压了。如果跟我爸说我爸肯定告诉我妈,我妈也算迷信吧,可能拉着我上山求佛去也说不定。

洗脸刷牙后我妈在楼上叫我“源泉,来帮我把菜端下去。”

对,我妈叫我源泉。

一个很土的名字。我说了,她很迷信。这个名字是她去庙里让个小学都不知道有没有毕业的和尚给我起的。和尚美其名曰财源广进。其实我想那和尚也就这么几个名字轮着用吧。

这个名字我是不承认的,全家只有我妈这么叫我,时间叫长了我拿她没办法也就懒的说了,叫就叫吧,反正我不答应。

后来听我奶奶说那个给我起名的和尚去街上腿让车给撞断了,我就拿这件事情教育我妈。我说“妈,你不是老说什么佛祖保佑吗,那个和尚每天念经不也让车给撞了吗?连和尚佛祖都保佑不了还怎么保佑我们。”

我以为这个观点很有说服力,等着我妈觉悟。

我妈不紧不慢的说,还好他平时念经念的多,佛祖才保佑他只断了一条腿,要不然可能命都没了。

好吧,我以后再也不会去跟他解释这些了,你爱信就信吧,反正我不信。

吃饭的时候,因为旁边的阿公是一个人,所以我们家吃饭都带着他。偶尔他不好意思也会自己做。

然后阿公就问我为什么不读书了,说现在读大学很重要,大学不读出来没用,接着又拿他儿子做比方,说自己儿子上了大学考了公务员,以后就是铁饭碗啊什么的。

我听着也不回答,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解释中国的教育模式是多么死板。就算我能解释他们也听不懂。

我爸也说我笨啊什么的,有书不读。我也不做回答。因为的确是我坚持不要读的。

吃完饭我妈偷偷跟我说,别理你爸爸,妈妈知道你是为了家里才不读的。

然后我眼泪就来了,但我没让我妈看见。这是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觉得有个妈妈。

那一天的日子过的很无聊,还是有很多老乡来我家看我。

对,只是看我。

我爸妈就一个一个不厌其烦的介绍我。

我也机械的重复着一个笑容。

那帮人也是重复着说这个儿子好啊什么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又想了很多。

出了学校让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

以前只是活在学校这么一个小世界里,现在却活在社会这个大圈子里。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没有老师,没有同学,更没有兄弟。

我能做什么?我想出去闯。我觉得既然出了学校那就不能呆家里。

我想去四川,去西北那。然后打工,就算只是赚一千多的工资,就当是磨练下自己。

有了这个想法我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又长大了几岁。

然后第二天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我妈。

我妈说“你去,你去,去了小心被人家拐卖。”

我妈这句话突然让我意识到,不光是我觉得二十多年没有妈。我妈也觉得二十多年没个儿子。现在儿子好不容易在身边了,她想把她积攒了二十多年的母爱全部还给我。

在她眼里我现在不是个二十一岁的小伙子,只是个两岁的小孩子。

我知道我说什么我妈都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于是我什么都没说。

吃饭的时候我妈像讲笑话一样的把我的想法说给了我爸听。我爸也说你现在还小什么什么之类的话。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谁叫他们找到了失散二十多年的儿子。

后来我打消了这个想法,的确,一个人出去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既然家里做生意那就学着做生意吧。

那一个下午我都做在店里,等着生意上门,然后看我妈是怎么做生意的。

很快的来了一个买主,听着他嘴里说的鸟语就知道他是本地人。

然而我妈却听的懂,不光听的懂还用半人半鸟的话回答着他然后双方争论了半天那人拿走了价值四块钱的一个水龙头我很奇怪他们刚才那么一大段对话在争论什么?

我问我妈,我妈说在讨价还价。我问最后便宜了他多少?我妈说五角。

然后我清楚的认识到我是不可能在这里做生意的,这里的人根本不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以内。即使我听的懂他们说的鸟语,我也没有耐心为5角钱跟人争论大半个小时。

后来我也不打算学什么生意了,整天呆在对面长刚家看他打电脑。

然后他一出去我就霸占电脑打起了游戏。

可能是日子过的太无聊了,已经对游戏失去热情的我又开始打上了游戏。

之后一段时间我只有吃饭回下自己家,其余时间都呆在长刚这。

他打游戏我就看着他打。他来生意了我就帮他打。他出去了我就打自己的游戏。

直到某天晚上,长刚出去了。我和平时一样打着游戏。然后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个网站。

我问他是什么。他笑笑没解释。我点开。

是男人最喜欢的网站。

然后我一下就拔起了~(呵呵盗用下6哥的名句)关了游戏就下那站上的片看。

用的迅雷下的下完后我还特别小心的清理了纪录看完我也把片删掉了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后只要长刚一出去我就会下那么两篇看时间长了就慢慢不那么小心了有天晚上长刚又出去了我打开迅雷发现下载地址居然还是昨天我下的那个片可是我记得明明被我删除掉的解释只有一个长刚又下了一遍看样子长刚也知道我在看片,他自己肯定也看的。大家都是男人心照不宣罢了。

直到有一天长刚的电脑瘫痪了。

后来长刚拿去修,修好拿回来就怕了,说什么搞下很麻烦之类的话。然后我也觉得以后不能看了,再弄坏就太过不去了。

后面的几天我也就真的不看了。

后面我那朋友又给我发来一条消息,又一个网站。这下我不想都知道是什么了,然后我说不能看了,别人的电脑,中毒过一次了。

然后我同学说放心,这个绝对没毒的。然后我犹豫了会居然相信他的话了。

结果第二天长刚的机子又拿去修了。

后来拿回来的时候是下午了,我呆在自己家楼上。

听到长刚和旁边的人说要出去,我就跑下楼去了长刚那。

平时他出去看我来就会把钥匙给我的,然后这次他说他要出去了,说要关门,让我出来,我就知道电脑没的玩了。

后来我也不去他那玩电脑了,没几天我妈不知道哪弄来一张床,我就回自己家睡了。

没免费的电脑玩了,后来我就开始去网吧。我很奇怪的我妈居然没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的阻止。

然后每天下午我都会从抽屉里拿个十块去上网。

时间长了也不是办法~后来我妈打电话给她开网吧的弟弟,也就是我小舅舅然后我小舅舅让人带上来一台他用了两三年的笔记本还是十二寸的那种有了电脑我就不去网吧了,天天白天打游戏。那时候旁边的阿雄在打一个游戏,配制要求也不高,然后叫我一起打。我看笔记本也打不了什么好游戏。他那游戏也不用钱,人多还热闹,就一起和他打了。

晚上阿雄去睡了我就让同学给我发网站,因为笔记本里面带着一个自动还原系统的功能,所以也不怕有毒没毒了。中就中吧,系统恢复下。那时候挺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