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37】宋青

旁边阿雄的游戏也不打了,号卖了,专心做生意了。我也不玩游戏了。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看动作片,白天就听听哥,聊聊QQ。

后来到了大学开学的时候兄弟们都给我打了电话,说想我了,我只是感动,但却没有哭。

露西也给我打过电话,陆陆续续的打了一个多月,但每次我都表现的很冷淡,我想她忘记我,去找个更好的。后来露西的电话也少了,直到只是在上Q的时候才会跟我问候下,我突然觉得我做到了,释怀了。

不知不觉在家里已经两个多月了,每天重复着一样的事情。起床,吃饭,上网,吃饭,上网,吃饭。

但每天晚饭后我都会去楼上打沙袋。两个多月枯燥的生活让从前文雅的我喜欢上了这么野性的运动。每天我都会打上两三个小时,好像在发泄心中积压了一天的不满和抑郁。直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然后冲个澡倒在床努力睡去。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打完沙袋,筋疲力尽的来到浴室,脱光衣服,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本平坦的胸口似乎加厚了一层,手臂上也比以前粗了一半。隐约的可以看到四块腹肌。

我无奈的笑了~我再也不是从前的张晓枫了,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是啊,也许这就是我人生蜕变的过程吧。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在这陌生的城市接到一个电话对我来说都会是一个惊喜。

“你小子,跑哪去了?听说你没在读书了。”电话那头响起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半年不见了,我都听不出你的声音了。”我对着电话说到。

“你敢忘记我的声音?待爷灭了你。”

“呵呵”我没有说话,只是在那傻笑。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你现在在做什么?”

“每天宅在家里,生不如死啊。”的确,我现在生活跟死了没什么区别,同样是毫无意义的。

“这么惨?要不要来我这玩几天?就当放松下。”

“住你家吗?算了吧,你爸妈在不方便。”我顾虑到。

“我早搬出来一个人住了,你要来了还能陪我会,省的我无聊。”

我一天就心动了,压抑了两个多月的心情总算可以放松下了。

“好,我和家里商量下。尽量来。”

“好,那快点给我消息,哥带你去潇洒。”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他yindang的笑声传来这声yin笑的人叫宋青,是从小学一直和我玩到大的发小,虽然小学毕业就不在一个学校了,但是放假总是在一起玩。

后来我考上大学了,他没考上,也不知道他干什么了。今天突然跟我说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了,弄的我满脑子好奇。其实更好奇他最后的那声yin笑代表着什么。

挂了电话我就思索着怎么跟家里开口说要回我从小呆到大的城市玩几天,在那我已经没有亲戚了,所以我很担心我妈会不会又说小心被人拐卖这样的话。

想了半下午,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也许是害怕在这平淡生活中最后一丝的波兰都会被老妈给震回去吧。

晚上躺在**还在继续纠结着,爸妈在旁边看着电视。

宋青来短信了“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来?”

看着手机我觉得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倒不如把犹豫的时间放到和他们辩驳上。我知道我一说他们肯定会反对的。

“妈,我想去以前同学那玩几天。”我直接问了我妈,因为我知道我妈同意了我爸就不会反对,她是家里的慈喜。

“去干什么啊?又要去花钱啊?来回车票都好几百呢。”我妈张口就反对。

“呵~”我冷笑了下,笑的很轻,似乎在证明一切都如自己预想的一样。

“放心吧,我不用你们的钱。我用自己以前存下的钱。”我慢慢的回答。

你自己存下的钱还不是我们以前给你的啊。”老妈丝毫没有放弃反对我的念头“当然不是你们的钱,是我上学的时候打工赚来的。”我有点厌烦老妈每次都拿钱说事的嘴脸。

“你打工?你打什么工?”爸妈两人一起问我我这才想起来自己以前在酒吧助唱的事情是没跟他们说的。不过既然说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们以为大学这几个月你们每个月只给我一千块钱生活费就够用了?”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突然有股罪恶感,也许我不能把父母的无能为力当成无能。

这句话似乎很有分量似的,房间里变的沉默了。爸妈没有说话,我也不再说什么,等着他们继续的反驳,或者骂我的不孝。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问题明显是默认让我去了。脑子里重复确认了几下的确不是幻听,的确是老妈的声音。虽然带着一丝的伤感,但我没顾忌这么多。

“明天。”虽然心里很高兴,但嘴上还是很冷漠的说。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地上放着一个行李箱,里面是我的衣物。我笑了下,看来是老妈帮我收拾的。

拎着行李箱下了楼,老妈正忙一庄生意。

“下来了?去买个早饭吃吧。”老妈回头看见我拿着行李箱,“现在就走?”

“恩,早饭我出去买点就行。”说完我放下行李进了厕所洗漱。

拖着行李箱出门,老妈在后面叮嘱着什么,但我全当没听到,无非是什么路上小心之类的话。

走出家门那一刹那我就再也不想回到这鸟地方了,感觉自己像是被监禁了很久的囚犯一样。

买票,上车,等候发车。我给宋青打了个电话说大概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就到。宋青说来接我。我很高兴,这是几个月以来再一次让我觉得有兄弟真好。

车发动后我就睡了,**个小时的车程不睡真的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我觉得在车上睡觉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不知道是因为小时候没在摇篮里睡过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在车子颠簸着行进的时候我很快就会睡着。

醒来的时候看下时间才过去两个小时,脖子又酸又痛,活动了下脖子,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阵小孩子的哭声。

然后我闻到一股长鼻王的味道,但却又不是那么像。这时候后面传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孩子拉了,快拿尿布湿来。”该死的家长,给孩子吃那么多长鼻王做什么,拉肚子了吧?

后来一路上都是闻着这股充满长鼻王的味道过来的,从此以后就再也不吃那东西了。

车到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车我就给宋青打电话。

“我到了,你在哪呢?”

“你到车站出口,我等你半个多小时了,快点快点。”电话里传来了宋青着急的声音。

挂了电话我跟着人流朝出口走去,远远的就看到宋青拿着个手机对我挥手。

我笑着本了过去,宋青笑的更夸张,露出一大排牙齿。宋青张开双手示意给我个拥抱,我走到他面前放下箱子一把扑了上去。

“兄弟,想死你了。”宋青说了这么一句。

很朴实的一句话,却让我感动了半天。我安静的用力抱着宋青,就像和天浩他们离别时一样的抱着。

“走,我请你吃饭。”宋青很客气拍着我的肩膀。

“吃不下啊,你不知道我闻了一路长鼻王的味道。”然后我把刚在车上小孩子拉屎的事情给宋青说。

“哈哈哈~~”宋青一阵大笑,“那先去我住的地方吧,把行李放下。”说完宋青接过我手中的行李。

这让我觉得半年多没见的宋青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行为处事方面好像成熟了许多。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心理很成熟的人,但此时心中不由的对宋青产生了种哥哥的感觉。

宋青拖着我的行李箱带头走在前面。“打的吧?”我在后面说“打的?多贵啊,我住的地方坐工车就能直到,这么奢侈做什么?而且这里想拦辆的还真不是这么简单的。”宋青头也没回的回答我。

车站的工交永远都是没有坐位的,站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还带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一路实在不方便。

还好宋青在旁边一路陪着我说笑,时间似乎快了好多。

不知不觉到站了,宋青拎着我的行李箱下了车,跟着宋青走进一片挺老的小区,怎么也有十几年的年龄了吧。

“你住这?”我不由的问。

“是啊,虽然外面旧了点,但里面还是挺干净的。而且房租还便宜。”宋青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

“干嘛不让你家给你找个好点的地方?”

“好点的地方?你不会以为我还在问家里拿钱吧?我早经济独立了,房子也是我自己租的。”宋青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经济独立?”看着眼前的这位貌似大人的同龄人,我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是啊,你还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我跟你说所有科目我都不及格的事情吗?”宋青笑着问我。好像提起这件事情还挺不好意思的。

“是啊,但是除了一门语文你次次拿第一以外。”的确是这样的,那个时候宋青的外号叫翻版韩寒。“我还记得你老学着韩寒的样子说七盏红灯照亮我前程,哈哈~现在怎么样?照亮了没?”我故意嘲笑着他。

“诶~你还别说,哥还真的亮了,离开学校后我也在家里呆了几个月,后来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情,不读书了也不能当社会的渣子。然后那时候就突发奇想写小说,把自己从记事到现在的经历编了编,结果一不小心就火了。”宋青说到这停了停,好像说书的老喜欢用那么一句“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我才不上宋青的当,虽然很想知道下文但努力装成无所谓的样子。

宋青停了会突然觉得观众好像不买帐。“你怎么不问我后来呢?”宋青只好无奈的问我。

“我还不了解你那几根花花肠子?写书写出病了吧,还跟我卖关子。”我揭穿宋青的假面具。

“哎呀~被你发现了,那你就满足我下被。”宋青依然死皮赖脸的说。

“好~好~好,满足你一下”然后我装作很好奇的样子“那后来呢?”

宋青见又有了收视率,又继续说开了。

“后来我把小说投给了几个出版社,结果一下就收到三家出版社的~”宋青说到这里又停住了。

“回信说要签你?”我好奇的接到。

“退稿~”宋青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

“切~退稿说个屁啊~”我不屑的说。

“别急,我还没说完。”宋青又继续解说到“当时我也觉得没啥希望了,过了几天突然接到我们市里一家出版社的信,信里说对我的小说有兴趣,希望能买断。”

“这么犀利?”我打断宋青的话。

“犀利个屁啊?当时我也跟你一个反映,那个激动啊,然后很快跟那个出版社签了合同。结果后面几天又有几个出版社给我来消息了,那个时候就有点后悔合同签早了,本来还能有更多选择的。”

宋青说完看了看我,确定我听的挺入神后又继续说“结果书一出来我就更后悔了,听说销量很好,可惜当初签约的时候稿费都说好了。”

“多少?”我又打断宋青的话,发现这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宋青伸出五只手指,“这么多?”

宋青好像很满意我的表情的样子继续说“后来那出版社让我写续集,然后我聪明了,开始和他们谈条件,最后我以一个月十五万字的条件换来了一个月接近四千的工资,从此哥就成了自由职业直。”。

我听了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这貌似更加满足了宋青的虚荣心。

说着说着到了宋青住的地方,是在三楼,房间大概七十多个平方,但两个人住住绝对的够用。房间显然是装修了很久的,家具都有点旧,但的确如宋青说的,看着很干净。

“你住这间房吧。”宋青把我带到进门左拐的房间。“恩”然后我开始打开行李箱整起了衣物。

宋青出去了,不一会端来一碗泡面,“吃点泡面吧,家里没什么东西,我也不会做饭,就买了一堆泡面”。

闻着泡面的味道果然觉得有点饿了,坐下来用叉子挑起一口面吹了下,一口吸了进去。

“你不会就一直拿这个招待我吧。”我嘴里吃着泡面对着宋青说。

“那哪能啊?明天哥就带你潇洒去。”说完又对我yin笑几声。

昨天下午宋青也是这么对我yin笑的,我觉得这yin笑的背后肯定有“不可见人”的秘密。

“几点了?”我吃完泡面问宋青“快十点了吧!”宋青回答我“叮咚~”门铃响了,我疑惑的看着宋青“你有朋友?”

宋青对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然后跑了出去开门。我跟了出去,想要看看是谁。

“宝贝,我回来了。”一个女生的声音送门口传了出来,那声宝贝叫的我汗毛耸立。

女生自顾自的说着,背对着我们开始换鞋子。

“你~”女生转过身看到我的时候好像吓了一跳。

“齐齐,下班了啊!”宋青很亲密的说到。

“哦~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发小,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哦。”宋青没忘了介绍我。

“哦~你好~不好意思啊!”齐齐伸出一只手。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后面要加句不好意思,可能是觉得刚才那句宝贝喊的太露骨了。

“你好,你是宋青的女朋友吧?”我想我因该猜的没错,特尴尬的和齐齐握手。

“哦~对了,我给你们带夜宵了。”齐齐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上,但很快想到什么似的尴尬的看着宋青。

我居然看出了齐齐的顾虑,看样子齐齐不知道我要来,夜宵也只买了两人份的。

“哦,我刚才吃了泡面,现在吃不下了,你们吃吧,我先回去整东西了。”说完我回了屋。

不一会宋青手里拿着个鸡腿边啃边走进我房间。

“呐~”宋青把手中的鸡腿放到我嘴前。

“不用了”我笑着摇摇头。宋青见我不要收回了手。

“对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跟你女朋友住在一起。”我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告诉你和不告诉你有差吗?你还不是要来?还不是住我这。”宋青理所当然的回答。

果然是写书的,说的话都这么有道理。我在心里想,但没说话。

“对了,你怎么跟你女朋友认识的?”我突然很好奇知道这个问题。

“哦,忘记跟你说了。”宋青停了停,想了下,然后接着说:“刚才不是跟你说过出版社想让我写续集吗?”

“恩,然后呢?”我配合着问道。

“然后我就去和他们谈条件,结果发现编辑是个女的。”

“齐齐?”我打断宋青的话。

“聪明,然后我看这女孩子也没比我大多少,感觉还挺聊的来的,最重要的是齐齐也很喜欢我的书。一来二去的我们就成了朋友,再没多久就被我拿下了。”说到拿下的时候宋青说的特别小声,但还是隐藏不住内心的自豪。

“你们说什么呢?”这个时候齐齐进来了。

“没,没什么。”宋青慌忙解释到。

“哦~宋青跟我说怎么一来二去就把你拿下的呢!”我故意打宋青的小报告。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齐齐笑着看着宋青,宋青像是谎言被揭穿了似的低头傻笑。

“那个时候不知道谁又是送花又是请吃饭的。还哭着喊着说什么为我去死啊~,现在想想都肉麻,居然还好意思说一来二去就把我拿下。”齐齐丝毫不避讳他们的恋爱史,全盘向我脱出。

“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改不了当年爱吹牛的毛病。不对,不对,是爱幻想的毛病,哈哈哈~要不你怎么能想出那么多书呢?”我对着宋青一翻调侃。

“好了好了,你睡吧。我们也去睡了。”说着宋青推着站在门口的齐齐出去了。好像要逃避我的嘲笑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