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39】洗浴中心

吃完饭我们和思思道了别就出去了。走的时候思思再三关照要常来,我见思思是个开的起玩笑的女孩子便说你人又漂亮店里菜又好吃肯定会长来的。思思对我们笑笑好像很开心。

慢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身旁擦家而过的是各种类型的美女。

“还是回来好啊!走哪都是美女。”我不经感慨到。

“呵~”宋青笑了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直对美女这种生物不太关心的我居然也开始学会欣赏起来。

“喂~看那个,穿黑丝的那个,腿好细啊!”我推了推旁边的宋青说道。

“你是有多饥渴?至于吗?”宋青用鄙夷的眼光看这我。

“你不知道,在我妈那几个月把我憋的,基本是没见过什么女人。有也都只是三十好几的大妈,偶尔来个二十九的都能让我激动半天。”

“扑哧~好吧,看你如此可怜的份上,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说完宋青又露出了yin笑。

“好地方?什么好地方?”我一下来了精神。

“跟着来就知道了。”说完宋青快步的在前面带路。

左转右转过了几天马路,宋青停在了一家洗浴中心门前。

“到了”宋青看看洗浴中心前的招牌回头又对我yin笑。

这下我总算知道这两天宋青的yin笑是什么意思了。

“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我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熟悉,因为无数次听身边或者网上的朋友提起过。陌生,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来过。

“正规不?”虽然心里很清楚所有的洗浴中心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但我还是问了宋青一声。

“怕了?”宋青貌似看出了我的顾虑。

“谁~谁怕了~我是怕你女朋友知道你来这种地方。”我勉强的解释道。

“呵呵~都有第一次的,哥也是出了社会别人带我来的。习惯就好。”宋青丝毫没有理会我的解释。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宋青一把拉住我就把我往里拖,算了,这也是男人该来的地方,总要变男人的。这就是所谓的酒足饭饱思yin欲吧。

进了大厅,我跟在宋青后面,宋青领了两张手牌后给了我一张,然后跟着服务员上楼。我装模作样的学着宋青,生怕被人看出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其实我也不知道第一次来有什么好觉得丢人的。

洗澡啊什么的就不说了,因为没什么好说,谁来这种地方是真的洗澡的。

洗完澡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过来笑着问我们要不要服务,我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却没有回答,应该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个时候旁边的宋青发话了,“给我们一人一个房间。”说完相当意味深长的笑看着我。

“好的,那请你们哪位先跟我来?”男人回话道。

“你先去吧?等下结束了回休息室等我。”宋青对我说。

“恩”我弱弱的答应,因为不知道怎么反对。

跟着男人再次的左转右转上楼,然后再一面墙前停下。我还在纳闷怎么在这里停下了,后来仔细一看墙上有细细的门缝,做成墙的样子只是为了引人耳目吧。

“呵~”我在心里笑了下,心想要是当年地道战也有这隐蔽水平,日本鬼子早被我们赶出去了。不过想远了,眼前没有日本鬼子,只有日……

“先生请进吧,等下我就去叫服务员上来。”男人似笑非笑的说。

我知道男人口中的服务员是做哪类服务的,也是弱弱的答应着。“恩.”。

进门后发现里面并不大,但也还算干净。一张双人**铺着白色的床单,还有张桌子,上面放着个电话。是啊,有张床就够了,干这种事情难道还放套茶具给你?

穿着浴袍躺在**,心里七上八下的。心想等下进来的要是个恐龙怎么办?不过听说是可以换的,但这么说换是不是太伤人家自尊了。想到这我又笑了,JI女有什么自尊啊。

这样做真的好吗?我不否认心里很期待即将发生的事情,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无动于衷。但却总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一直有上面牵绊似的。结果越想越紧张,越紧张越想。

门开了,但却使我原本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停止了紧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眼前这个女子太像一个人了。因为房间里的光线很暗,我只能模糊的看到这个女人的影子。高挑的身材,向上盘起的头发。

“陈颖?”我不由自主的说轻轻说了句。

“恩?先生你说什么?”眼前的女孩走近了问我。

这时我看清了女孩的脸,不是陈颖。虽然陈颖的脸已经在我脑海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模糊,但我还是能认出来的。眼前的这个女孩化着浓浓的装,身上传来的香水味,除了身材,没有一点像陈颖的。

“请问先生我可以为你服务吗?”女孩见我不说话笑着又问我。

“哦~行~当然。”我生涩的回答着,不忘再次打量女孩的脸。

女孩见我回答,把随身带进来的包放在桌子上,然后打了个电话,我想应该是所谓的上钟吧。

“先生我先帮您按摩好吗?”女孩挂了电话笑着回答我。

“哦,好。”我依旧生涩的回答。

女孩笑了下,走过来示意我翻过身。我顺从的翻过身。女孩上床骑到我身上,从后面脱去我的浴袍。这让我感觉不是我在上鸡,而是鸡在上我。

然后背上有点凉飕飕的,好像是女孩涂了什么东西,应该是精油吧。随后女孩用手开始在我背上温柔的按摩,很舒服,有点麻麻的感觉。

“先生舒服吗?”女孩边按摩边问我。

“呵~舒服。”我回答道。但似乎又举得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这么几个字几个字的说话特熊,接着又补充道一句“你别老叫我先生先生的,叫的我好不自在,我也没那么大把。”

“呵呵~那我该叫你什么?”女孩问道。

我心想在这里用真名也不太好吧,“你就叫我小风吧。”我回答道。

“小风?刮风的风吗?”

“对,刮风的风。”我不加思索的回答。

“呵呵~好潇洒的名字。”女孩很健谈。

我没有回答,应该是不知道这么回答。因为根本听不出她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女孩见我不说话又问道。

“看的出?”我无奈的笑了笑。

“呵呵~见的人多了就看的出,给你按摩的时候发现你后背的肌肉都是紧绷的,看样子你很紧张”。

“呵呵~”我还是笑笑没有说话。

“放松~放松了才会舒服。”女孩边说边用手顺着我的脊椎往下按。

我听着女孩的话慢慢的试着放松自己,女孩笑了下,可能是觉得我很听话吧。

“你多大了?”我突然好奇的问着。

“二十二了”女孩回答。

我哦了以下又没了后话。

“你呢?”女孩问我。

“比你小一岁”

“哈哈~那你该叫我声姐姐咯?”女孩好像很高兴似的。

“呵呵~”我又是一笑。

“来,姐姐让你舒服舒服。”女孩突然很妩媚的说了句。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背上贴上来两块软绵绵的东西,我身子一僵,女孩笑了下,在我耳边说“放松,很舒服的。”然后我再次的听从着女孩的指挥。

女孩的胸部在我背上磨蹭了一会,然后停了下来。

“把衣服脱了,翻过来,让姐姐教你。”女孩再次妩媚的对我说。

我没有说话,慢慢的翻过身。女孩脱去我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在一个毫不相识的异性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女孩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眼笑了下“呵~还不小呢!”

“呵呵~”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女孩也没有回我,像刚才一样把腿跨过我身上,然后无限春意的看这我。笑了下,用手扶正我的下体,慢慢的坐了下来。

“额~”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温热柔软舒服的哼了一声。

“舒服吗?”女孩带着娇喘问我。

“恩~舒服。”我心不在焉的回答。

“恩~”我不知道女孩是在回答我还是跟我一样不由自主的发出哼声,也无心知道。

过了一会女孩问我要不要换个姿势。可能是太紧张了,第一次来没什么经验,我说不用,这样挺好的。于是女孩继续卖力的在我身上蠕动着。

随着女孩身体一上一下的蠕动,嘴里发出恩恩啊啊的叫声,我不由的把手放在女孩胸前开始揉搓。这也使得女孩东的更加卖力。我也慢慢的进入了状态,随着女孩的节奏开始用力。

最后在女孩一声长长的呻吟声中宣告了战斗的结束。

我正准备起身,女孩却无力的压在我身上。

“别动,就这么躺会。”女孩趴在我身上,头靠在我胸前轻轻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这句话让我顿时觉得身上的女子并不是JI女,呵呵,可能是天身多情吧。

我轻轻的把手绕到女孩身后抱着她,“你做完都喜欢这么睡在别人身上吗?”我终于说出句不像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话。

女孩摇摇头,但没说话。

“那为什么想睡在我身上?”

“因为你特别”女孩轻轻的回答我。

“我特别?我哪特别了?”我笑了一下。

女孩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再我嘴角亲了下,又不说话。

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过了一会,女孩可能觉得把我压累了,翻身下了床,然后收拾了一下,穿好衣服准备走了。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叫小鸥,海鸥的鸥!”女孩走到门前回头对我笑了下。

我似乎知道女孩说的特别是什么意思了,小鸥,风中飞翔的海鸥。

“我是十二号,如果有机会的话记得再找我。”女孩又接着说了句,然后出门了。

看着女孩出门我莫名的有点失落,也许是男人的占有欲作怪吧,总不希望自己用过的东西被别人再碰。

我一直以为对于男人而言,我可以进入你的身体,但你不会进入我的心里。女人则是你可以进入我的身体,但你要先进入我的心里。

但今天我突然觉得这个想法错了,在一个男人进入女人身体之后,这个女人多多少少也会进入到男人的心里。

女孩出去后我在**躺了会也出去了,洗了下身子就回休息室了。

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宋青已经在了,看见我刚回来免不了又对我一阵调侃。

“呦~看不出你小子挺强的嘛,等了你这么久。”

我笑笑没有解释,因为一个男人被人夸某方面能力强的时候的确是非常自豪的。

“我说你都以个有女朋友的人了,还来这种地方,真不知道这么说你。”我把矛头转移到宋青身上。

“切切切,得了吧~刚进来的时候你这么不说?现在爽完了来说我了。”宋青似乎看破了我的诡计。

“呵呵~”我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