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40】偶遇

出了洗浴中心,不知道是不是洗了个澡的缘故,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自在。好像洗掉了很多压在心上的B事。

“这样的日子真爽啊,有东西吃,有兄弟陪。”

“还有女人玩。”宋青接过我还没说完的话。

我对着宋青笑笑,表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接下来去哪?”我特精神的问宋青。

“齐齐说晚上一起吃饭,要不我们去接他下班。”宋青看看时间,“不过现在才三点多,还不到四点,是不是早了点。”

“是啊,就算坐公车去也太早了,你打算去哪吃?”我问道。

“先接了齐齐下班,然后在出版社附近找家饭店吧,吃顿好的补补,刚才太累了。”宋青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又开始yin笑。

我没有理会宋青的yin笑,直接回答道“下馆子多Lang费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学会节省了。

“那你说这么办?齐齐又不会做饭,我也不会。你~~?”

“嘿嘿~看不出来吧,虽然我做会做的不是特别多,但是我喜欢吃的几个菜还是很拿手的。”我开始自吹自擂道。

“王婆卖瓜~”宋青丢出四个字。

“切~你还别不信,就凭你这句话晚饭我包了,正巧不是还不知道干什么去吗?去菜市场买材料,回家做饭。”

宋青边摇头边笑,好像还是不相信我的样子。我知道多说无益,便推着宋青朝菜市场方向走去。小平爷爷说的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到了菜市场,完全不是下午在步行街的那副景象了。身边走的不再是穿着黑丝的漂亮美眉,而是提着菜篮的大妈大婶。我和宋青两个大男人出现在这样的场景里似乎格外的刺眼。

“老板?这个茄子多少钱一斤?”其实我确实不知道这些菜的价钱,就算老板说出两倍的价钱我也不会觉得贵到哪去,我对这些的价值观认知的确有很大的偏差。我只是装模作样给宋青看罢了,免得被他抓住把柄再笑话我。

“三块?”老板头也不抬的回答。

“三块钱那么贵?”我故意讨价还价道,那些大妈大婶不都是为几毛钱争个半天吗?

老板抬起了他那尊贵的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一句话直接秒杀了我“小两口第一次来买菜吧。”说完嘴角露出了一丝奇怪的微笑。

“是啊~是啊~我老婆她第一次买菜!哈哈哈哈~”我还没反应过来老板说的那句话宋青就开始对着我一顿贱笑。

“草,谁你老婆,自己搞玻璃别啦着我。”我朝宋青一阵拳打脚踢。

宋青敌我不过服输,我一见自己打了胜仗更是觉得信心十足,对老板大喊一声,“老板,给我来两斤茄子。”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气短,哪有人买菜按斤买的,在老板惊奇的眼神下我随手挑了几个好看的茄子对老板说“麻烦给我包起来”。

“白痴,你以为在饭店啊,还打包。”宋青借机打还了我一下。

我看着她又不好发飙,“老板多少钱?”我继续故作镇定。

“六块”老板再次看也不看的把茄子丢给我,我给了钱急忙想逃离这是非之地。

接下来的一些材料我都买的格外小心,生怕一不注意又弄出刚才一样的笑话,被宋青抓住把柄是小,再被人当成玻璃是大。

买好材料回到宋青住的地方已经快五点了,我们居然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菜。你能想象两个大男人在菜市场逛一个小时是什么样的盛况吗?连我自己都差点觉得自己是玻璃了。

回到家洗菜,切菜,一切就绪,就准备下锅了。首先向锅里倒油,油,对,油。

“油呢?油放哪了?”我对着厨房外的宋青喊。

“油?什么油?”宋青还有点莫名其妙的问。

“废话,炒菜的油啊?你家炒菜不放油的啊?”

“啊~糟了。忘记我们从不做菜的,别说油了,油盐酱醋都没有。”宋青失声大喊。

“我草,那快去买啊!速度!速度!”我催促道。

“行~你等着,马上哈~”宋青听话的想往门外冲。

“等等!等等!回来~回来”我叫住宋青。

宋青用手抓住门框,拉回已经冲出门外的身子,“还有什么吩咐的?”

“算了,我去吧,还要买胡椒啊香料啊什么的,你买不齐,我去吧。”说完我放下手中的东西出门了。

还好超市离宋青住的地方不远,出了小区跑几步就到了。

进了门直冲调味品区,拿着篮子,看到有用的都往篮子里放。不一会就后悔应该推个车来了。好不容易凑齐了所有能想到的调味品,却发现排队结账的人有好多,没办法,总不能插队吧,老实排着吧。

找了个看着人比较少的队伍排了上去,但不一会我就后悔了,前面的大妈买了一堆东西,看样子是有呆家里冬眠的打算,半天也没见队伍动一下,换个队伍吧也不见得比这快,算了,认栽吧。

正当我发愁的时候,前面的人头发一甩,让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而且还是没多久之前闻到过的。看看前面,是个女孩子,虽然只看背影,但我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女孩,就是下午与我缠绵的小鸥。这个发现让我又惊又喜,但我却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毕竟我们只是有着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何况小鸥干的又是多少人想见又见不得人的工作。

我对这种工作又有着另一番的理解,我并不觉得她们有多肮脏。相反,没有一个女人生下来就愿意把自己奉献给所有的男人。每个做这份工作的女人背后都是有故事的。何况大家要知道,她们减少了多少弓虽女干案件的发生。拯救了多少自以为冰清玉洁的女孩子。就是在这样的思想下,我拍了拍小鸥的肩膀。

小鸥回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了非常复杂的眼神。有点高兴,又有点担心。

现在的小鸥丝毫没有下午那么的妖艳诱人,可能是卸了妆的关系。没了这层厚厚粉底的掩盖,少了些许女人的魅力,但却多出了几分少女的韵味。

我对小鸥笑了笑,小鸥用手指着我,张大嘴巴,似乎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

“小风~”我替小鸥说道。

“对,小风,不好意思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小鸥抱歉的对我说。

“呵呵~没关系,你每天接触的人这么多,哪记得住。”

小鸥听完这句话脸一下子就阴了下来,我看着小鸥神情的变化马上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哦~不好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的名字又不特别所以忘记很正常~对,很正常。”我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呵~你不用解释,我知道,做我们这行的早就习惯了。”小鸥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轻,好像怕被别人听到。

“哦~你这么会在这里?”我故意岔开话题。

“我就住这附近,来买点材料做晚饭。”

“这么巧?我朋友也住这附近。”

“呵~是吗?”小鸥听了好像不是特别惊讶!而且听上去却是如此尴尬。

“呵~”我只能同样尴尬的回复者。

总算到小鸥结账了,马上就轮到我了。

“总共七十四块钱,谢谢。”收银员说。

“恩”小鸥答应道,随后伸手去摸口袋,摸了半天突然尴尬的丢出一句“啊~出来的时候忘带钱了。”

“不好意思啊小姐,能不能把东西先放这,我回家拿了钱再来。”小鸥尴尬的说着。

“不行啊,这些东西已经刷好价了,你再仔细找找。”收银员也很是为难。

“呐~把这位小姐的东西和我的一起算吧,不过要分开装。”我说着递过手中的篮子。

小鸥看看我,我对着她笑了下。

“这些我会还你的”小鸥说。

我笑着摇摇头“不用了,就当是谢谢吧!”

“谢我什么?”小鸥问。

“谢谢你下午~”说到这我停住了,因为怕旁边的人听见。但我知道小鸥能明白我的意思。、“下午那是工作,我拿钱的,这钱还是要还你。”小鸥的语气完全像是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好吧!”我没有反驳。

“手机给我。”小鸥伸手过来。

我拿出手机放在小鸥手里,小鸥快速按了几个号码,然后还了给我。

“这是我的号码。你有空打给我,我把钱还你。”说完小鸥拿着她的东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