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45】身不由己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小鸥醒了,睁开朦胧的睡眼看着我。

“醒了?”我问。

“恩,你就这么一直坐着?”小鸥轻声问我。

我笑了下,没有回答。“感觉好点了吗?”

小鸥想了下,似乎在感受自己的身体状况,然后笑着对我说“好多了,已经没有不舒服了。”

“呵呵~那就好,那明天就不要去上班了~再休息一天。”

“放心,明天是礼拜天,我要陪我弟弟,不去上班的。”小鸥说道。

“啊~”小鸥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我慌忙问。

“现在几点了?小鸥好像很急的样子。

“四点二十分啊!怎么啦?”我回答道。

“还十分钟。”说着小鸥从**爬起来。

“什么十分钟啊?”我不明白的问。

“还十分钟我弟弟从学校回来,我要去他下车的地方接他。”小鸥边找衣服边跟我解释。

“弟弟?什么弟弟?”我在心里问自己。

这个时候眼前的小鸥突然脱掉了穿在身上的睡衣,**着身子站在我面前。我张大眼睛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小鸥,小鸥却没有一点不自在,自顾自的换着衣服。

“看够了没?看够了就跟我出去接我弟弟。”小鸥穿好衣服对着我说。

我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直盯着小鸥看的发呆,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呵~”小鸥笑了下,“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又不是没看过”。

我顿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鸥见我不说话,继续笑她自己的,然后拉着我出门了。

“你不叫小风吧?”路上小欧突然这么问我。

“呵~你怎么知道?”我奇怪的问。

“去那种地方的有几个会用真名啊!”

“呵~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我叫晓枫,但不是大小的小,是春眠不觉晓的晓。枫呢是枫叶的枫。”我觉得这个时候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晓枫~呵~”小鸥念了下我的名字,然后又笑了下。我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很快到了小鸥弟弟下车的地方,车子还没有来,我和小鸥站在那等着,也没有说话。大概过了五分钟吧,一辆大巴慢慢的开了过来,停在我们面前。车门开了,在一个中年女人的搀扶下下来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

“小海~”小鸥亲热的喊了声张开双手拥了上去。

“姐姐~”孩子一把从车上扑到小鸥怀里。

小海?我在心里发问。小鸥的弟弟吧。小鸥居然有个这么小的弟弟,可为什么小鸥要做这行,难道背后真的有不为人知的故事。再仔细一看小海,脸色有点苍白,没有什么血色,脸上也显的有些浮肿,看上去很虚弱的样子。

“姐姐,这是谁?”小海指着站在小鸥身后的我弱弱的问了句。

“哦~他是姐姐的朋友。”小鸥回头看了我一眼笑着对小海说。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小鸥说我是她的朋友让我感到一丝欣慰。

回到小鸥家,小海像是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一样,一会从这跑到那,一会从**到地下。

“小海,别闹,回房间写作业去。”小鸥对着满屋子疯跑的小海说。

小海好像很听姐姐的话,听到姐姐让他写作业马上打开书包拿出作业在房间里开始写,很认真的样子。

“你弟弟真可爱。”我笑着看着小海说。

“呵~是啊,这么可爱的弟弟,可是老天为什么对他这么不公平。”小鸥叹了口气。

“什么不公平?”我疑惑的问小鸥。

“哎~没什么~呵呵~”小鸥无奈的笑了下。

我知道小鸥说的没什么肯定有什么,只不过不愿意说。如果换做以前的我肯定也懒的问,不过现在的我却很想知道。

“你们的父母呢?”我继续问道。

小鸥摇摇头苦笑了下没有说话。

“告诉我好吗?我们不是朋友吗?”我扶着小鸥的肩认真的看着她。

小鸥抬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了一丝渴望被理解的表情。我知道小鸥是在犹豫要不要跟我说。

“说吧~让我帮你分担点,有些事情一个人扛着太累了。”我继续诱导小鸥。

“我和小海都是孤儿。”小鸥慢慢的开始说道。“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妈妈生下了小海,小海三岁的时候被查出得了一种肾病,每个月需要几千的医药费。我们家也不富裕,父亲为了给小海治病就去煤矿打工,工资是挺高,但是很危险。几次父亲都是头破血流的被人扶回家的,终于有一次~”小鸥说道这里声音突然哽咽起来,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摸着小鸥的头说,“对不起”。

小鸥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下,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父亲走后,母亲就一个人挑起了整个家,我要上学,弟弟要治病,哪里都要用钱。母亲白天在厂里上班,晚上回家还要找点零工做,每天都到凌晨两三点才睡,然后早上六点就要起来。”

“你母亲离开后呢?”我直接跳过这段问道,因为看过太多这样的故事,所以我能想象最后小鸥的母亲肯定也是离开了他们。只是以前一直觉得这样的剧情只有电视剧里才会有,没想到真的存在,而且还让我碰到了。我不想再让小鸥回忆这些不开心的东西,所以选择直接跳过。

小鸥看了一眼,似乎明白了我的用心,继续说道“母亲走后就只剩下我和弟弟一个人,照顾弟弟的责任就在我的肩上了。那个时候我才二十岁,然后我辍学了。后来为了有钱给小海治病,我就干起了这个。因为没时间照顾小海,我就把他送去寄宿制的学校,呵~”小鸥说完笑了下,笑的如此让人心疼。

听完小鸥说的话我不知道该这么去安慰她,也许她根本用不着我安慰。小鸥是个坚强的女孩,比我坚强。一个人带着小海这么多年,为了小海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小鸥就像海鸥守护着大海一样无时无刻不守候在小海的身边。

我看着小鸥,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小鸥笑了下说“不好意思,这原本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让你也跟着不开心了。”

“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了。”我笑着回答她。

“你~说什么?”小鸥似乎没听见我的话。

“我说~以后~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了。有我~陪着你。”我一个字一个字大声的重复道。

小鸥的眼泪下来了,下来的如此迅速,刚才小鸥提起她父母的时候眼泪都没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什么了吗?”我不明情况的问。

小鸥摇头,却不说话,紧紧的闭着嘴,好像怕哭出声一样。我一边帮小鸥擦掉眼泪一边安慰小鸥。

“姐姐你怎么了?”在房间里写作业的小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再旁边。

小鸥连忙擦掉自己的眼泪,然后说“哦~没什么,刚才有东西进眼睛了。”

“那小海帮姐姐吹吹。”说着小海过来捧起小鸥的脸对着小鸥的眼睛轻轻吹了几下。

“姐姐好点了吗?”小海天真的问道。

“恩,谢谢小海,小海真乖。”小鸥摸摸小海的头笑着说。

看着眼前天真可爱的小海我也感到一丝心酸,为什么生活如此不公,让这个孩子的童年如此不幸。

“小海乖,姐姐没事了!”我心疼的抱起小海。

小海苍白幼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哥哥,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吗?”

我被小海这个问题问的不知所措,正想着怎么解释我和小鸥的关系,小鸥抢在我前面发话了。

“小小年纪懂什么是男朋友啊。”说着小鸥轻轻敲了下小海的脑袋。

“小海知道,男朋友就是可以照顾姐姐的人。我刚才看见哥哥还帮姐姐擦眼泪,哥哥你是不是姐姐的男朋友啊?姐姐一个人照顾我好累好辛苦,你做她男朋友好不好,你帮我照顾姐姐,小海不要让姐姐那么辛苦。”

我惊讶,一个6岁大的孩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惊讶过后更多的是感动。

“小海,姐姐不辛苦,只要小海健健康康的长大,姐姐再怎么样都不辛苦。”小鸥蹲下来,眼里含着泪对小海说。

“姐姐骗人,小海经常看见姐姐一个人哭。”说完小海抬头看看我,“哥哥,哥哥,姐姐真的很辛苦,你帮我照顾姐姐好不好。”

我笑了,“小海乖,哥哥答应你帮你照顾姐姐,不对,是照顾姐姐和小海。”

小鸥呆呆的看着我,眼神里露出感激。虽然这对小海来说只是个善意的谎言。我对小鸥笑笑,我想她能理解。

“太好了,太好了。以后姐姐照顾小海,哥哥照顾姐姐,姐姐就不用那么累了。”小海高兴的拍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