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58】被打

直到有这么一天,跟平时一样和思思逛完街后送思思回家。在思思家门口又跟思思腻味了几句,然后思思上楼了。见思思上楼后我转身往回走,路上还琢磨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突然觉得有种恋爱的感觉。不过马上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只不过和个女孩子多接触了几天就有这种感觉,看来是自己真的需要个女朋友了。不过思思应该不会考虑吧,人家喜不喜欢我另当别论,最主要的是我觉得思思还是个孩子,太不成熟了,我喜欢成熟点的。

正琢磨着呢,路过一条无人的小巷时发现前面站着两个人。我很奇怪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两个人站在巷子里。天很黑,也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走近看了一眼。才发现其中一个男的很面熟,前段时间才见过,就是老骚扰思思的那个男生。

男生手里拿个棍子,我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好,看样子是来找麻烦的。对方是两个人,打起来肯定我吃亏,心里突然蹦出三句话,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默默念完这三句真理,我立马掉头准备跑。

跑了几步感觉后面没人追过来,我还奇怪他们怎么不追?难道没认出我来?结果刚到巷子口我就明白了,人家不是不追,是根本用不着追,另外还有两个人在巷子口等我呢!

我心想遭了,这下挨顿打是免不了了。回头对着男生就说,“怎么个意思?想报仇啊?”

男生废话也不多,直接开门见山跟我说,“给你两个选择,要不离开思思,以后别再骚扰她。”

我一听就乐了,貌似眼前的老兄还没搞清楚到底是谁在骚扰思思。但乐归乐,只能心里偷着乐,说出来估计一会打的更狠。

男生说好停了停,又接着说道。“否则给你另外一条路,就是隔三差五被我们打一顿。”

本来我就做好了被打一顿的准备,不可能接受男生第一个条件。即使思思不是我女朋友,我也不能接受,因为这种耻辱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毫不逊色于被阉割。结果男生第二句话还说的那么拽,听的我心里特不舒服,我就更不可能嘴软了,打就打吧,有本事打死我,我在心里骂道。

“怎么样?选哪个?”男生见我不说话催促着问。

“我选第三个!”我笑了一下说。

“什么第三个?你他妈别给老子贫!”男生骂道。

“呵~”我又笑了声,“第三个就是~先打你一顿~”话音刚落我飞起一脚踢在男生大腿上。

男生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拿着手里的棍子指着我,“草你吗,给老子废了他。”于是身后的两个人和前面的一个人向我冲来。

我见形势不妙想要试图逃跑,往前冲了几步用力推了前面的人一把。对方被我推的撞到墙上,然后也开口骂了句。我见此人被我推到一旁,也顾不上后面,一股脑的向前跑。可是没跑几步衣服就被人拉住了,我向后一看正是刚才被我踹了一脚的男生。

男生一只手拉着我衣服一只手举起棍子就朝我身上打来,我没地方躲,用手护住头部,然后一棍接一棍的打到我背上,肩膀上。打了三四下后我心想这么也不是办法,再打下去真该挂了。趁着后面三人还没追上来我重心往后一倒,用力的撞在男生的身上。男生一个没站稳被我撞到墙上,发出一声闷声。

正准备试图摆脱男生抓着我的手,就看见后面三个人追了上来,带头的一个飞起一脚踢在我的腰上,当时还没觉得疼,就觉得有股力量把我往后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四人见我倒地,一下子围了上来。对我开始拳打脚踢。我倒在地上心想跑也跑不了了,打也打不过,算了,认了吧。于是双手抱头弓着身子任凭他们在我身上一阵猛打。

咬着牙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忘记过了多久,感觉挺漫长的,四人才慢慢离去。离开的时候丢下一句话,“让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四人走后我躺在地上不敢动,因为一动就疼。过了几分钟等身上火辣辣的痛感慢慢轻了点我才试图从地上坐起来,然后背靠着墙,就这么坐着。

用手擦了擦嘴角,昏暗的月光下照出一丝血色,再用力的擦了擦,结果血越擦越多。我向地上吐了口口水,然后骂了句“呸,***!”

休息了十几分钟,想想也该回去了,虽然样子很狼狈,但总不能露宿街头吧。扶着墙想要站起来,可刚一用力腰上就传来一阵剧痛,痛的我保持这个动作僵在了那里,也不敢坐回去,更不敢起来。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重新坐在了地上,心想可能是刚才被踹在地上的那一脚把腰给踹扭了吧,他妈的真狠。

看样子自己回去是有点困难了,打个电话给宋青吧,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庆幸手机没给弄坏,要不就造成经济上的损失了。

“喂~你还不回来啊?和思思玩的很开心嘛?”宋青接起电话就笑话我。

“开心个屁啊,老子在路上让人打了,你快过来。”我皱着眉头痛苦的说道。

“什么?”宋青的这声什么说的好大声,我下意识的把手机往外挪了挪。

“什么什么,你快过来就是了。”

“好好,我马上来,你在哪呢?”宋青急切的问我。

“我就在离小区不远的那条巷子里,出了巷子就是小区公园。”

“好,好,我马上来,等着我。”说完宋青挂了电话。

我就这么坐在地上等着宋青的救援,边等边用手揉了揉脚上被打的地方。不一会就听见巷子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宋青手里拿着根铁棍出现在巷子口。

“哪呢?哪呢?”宋青东看西看大声的问道。

“什么哪呢?”我坐在地上奇怪的问。

“打你的那帮人啊?在哪呢?”宋青说着举了举手中的铁棍。

“扑哧~”我笑了下,但一笑马上觉得腰上疼,然后忍着笑又忍着痛说,“你白痴啊,人要还在的话我哪有功夫给你打电话啊!”

宋青摸了摸头,“有理,有理。我靠能怪我吗?我还不是被你给弄急了!”

“好好好,不怪你。先扶我起来,我腰给打扭了!”说着我伸出一只手给宋青。

宋青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观察我的伤势有多重似的,然后才小心的接过我的手,慢慢的把我扶起来。

“要不要我背你?”宋青问。

“算了,我也不轻,你哪背的动,等下把你的腰给背闪了就坏了,难不成让齐齐再来背我们!”我开玩笑道。

“真佩服你,被打成这样了还能开玩笑!”

“呵呵~苦中作乐,苦中作乐!”说着我在宋青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到了宋青家,宋青小心的把我放到**,“怎么了?怎么了?”齐齐跑了进来。

“没事,就是腰扭了,别的地方还行。”我趴在**跟齐齐解释着。

“腰扭了?等着。”说完齐齐向外跑去。不一会回来手里拿个瓶子。

“这什么?”我问。

“跌打酒啊?”说着拿瓶子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心里很奇怪,上次让宋青找个感冒药都找不到。但居然会有跌打酒这种罕见的东西,不会晚上当润滑剂在用吧!不过现在也没啥心思想,有总比没有好。

“来,我给你擦。”齐齐说着打开瓶盖。

“不~不用了,让宋青来吧~”我阻止齐齐道,毕竟男女有别。

“你还跟我客气什么。”

“没事,别客气,我不介意。”宋青看着我也这么说,但是他的那句不客气让我想起了那天他说的朋友妻,不客气。

宋青话音刚落,齐齐把跌打酒倒在手上,然后掀起我的衣服,一把拍在了我的腰上。

“啊~啊~痛~轻点~痛”我一阵惨叫。

“忍着点,要用力才有效果。”齐齐一边说一边开始大力的推着。

“啊~不要~啊~啊~”我继续凄惨的喊着。宋青看在眼里,笑在脸上。

大概这么揉了十几分钟吧,不知道是痛到麻木了还是真的有效果,慢慢觉得腰上不是那么疼了。最后齐齐不知道从哪拿出个类似膏药的东西贴在了我的腰上,然后和宋青一起把我翻了过来平躺在**,给我盖好被子,帮我关了灯出去了。不一会我也睡着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挨打后特容易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