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64】真他妈巧

后来的几天因为有了小鸥的陪伴日子不再单调。但日子过的丰富了也会丰富出麻烦。某天我接到了编辑的电话,问我下个月的稿子准备好了没。我这才猛的发现这段时间把注意力全部放到小鸥那了,眼看还十几天就交稿了,可稿子还没完成预期的一半。

虽然现实是这样,但为了不被编辑骂,只能昧着良心说如期完工。挂了电话之后的几天天天对着电脑写稿子,小鸥打电话来也不出去了,阿呆打电话来那就更不去了。**的运动都推了我还能跟你去健身房运动?

对了,忘记了还有个思思。思思也是,前段时间出奇的安静,我和小鸥暧昧着也没管到她,又偏偏我赶稿这几天老来电话,说什么前段时间自己准备考试没时间折磨我,现在要补回来。不过我有正当的理由推辞,然后思思跟上次一样来宋青家陪我,也不说话,就这么端茶送水的伺候着。不过思思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对不住这个小丫头。

所以说生活是公平公正的,你爽了那么几天,就要用苦那么几天去换。不过也有句话叫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那么多天的闭关后稿子还是顺利的赶了出来。交了稿子的那个下午我顿时觉得无比的轻松,人一轻松就想找点乐子。于是我想起了被我冷落那么多天的小鸥,想到小鸥我又联想到了阿呆。

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同时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下午叫阿呆出来去健身房,然后去洗澡。这样又不会冷落了阿呆又可以见到小鸥。想法一出我就对自己这种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佩服的五体投地。投地的同时顺手拿出了手机给阿呆打了个电话。

“孙子,爷爷今天解放了,出来去健身房。”由于太兴奋了,一兴奋说话也就没大没小了。话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怕,虽然平时也和阿呆开弟弟哥哥的玩笑,但这次把辈分直接拉大了三倍,不知道阿呆会不会翻脸。

正害怕呢!只听电话那头阿呆更是无比兴奋的回了句,“爷爷,健身房门口见啊。今天孙子要把您打的连奶奶都不认识。”看样子阿呆也够开的起玩笑。

十分钟后我来到健身房门口,直接跑来的,连热身都免了。等了几分钟,阿呆才姗姗来迟。一见面阿呆对我大喊,“爷爷,您来的可真够早的!”

我一拍阿呆肩膀,“得了吧,你还叫上瘾了!”

阿呆也是,傻呵呵的一笑,一拍我肩膀,走,“打的奶奶都不认识你。”说完拉着我走了进去。

想着阿呆那句打的奶奶都不认识你我就有点起毛,没准这家伙也是皮笑肉不笑。表面上看着没放心上,等下真把我往死里打也说不定,还是要小心点留一手。

果然,阿呆带上拳套后无比兴奋的对我攻击,从来没见过阿呆那么兴奋过。打的我跪地求饶。幸好阿呆也还算手下留情,没真把我打成连他奶奶都不认识,至少我自己照照镜子还认识。

“我草,你今天这么兴奋,真想灭了我啊?”跟阿呆混的时间长了,我说话都会时不时的蹦出句脏话。所以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都会被对方所感染,很遗憾的是我没让阿呆变成赤,阿呆让我变成了猪(朱)。

“能不兴奋吗?你他妈放了老子那么长时间的鸽子,老子憋了那么多天才发泄出来,**啊!”

然后我就笑了,我笑阿呆的成语用的出神入化,**还能这么用的。

现在的天气越来越热,以前我们都是打到筋疲力尽才结束的,现在是打到快脱水就结束。出了健身房在旁边小卖部买了两瓶矿泉水,阿呆一拧开盖子就给干了,不到三秒的时间。我觉得只有真正的男人喝水才能喝的这么霸气,无可置疑的,阿呆是个真正的男人。

“你是刚从撒哈拉回来是吧?”我笑着拍了下阿呆。

“撒哈拉是哪?”阿呆无知的问我。

“让你不好好读书,自己查字典去。”我笑话阿呆道。

之后阿呆很听话的拿出手机上网在百度知道那打下撒哈拉三个字,三秒后恍然大悟,然后很认真的回答我,没去过。这就是属于阿呆的幽默,虽然很冷,但是冷的挺有效的。

笑过之后阿呆问我去哪,要不回家洗澡吧。我笑眯眯的看了阿呆一眼,“去洗浴中心。”

“呦~你还去上瘾了是吧?”阿呆的语气分明自己比我更想去的。

“哪来那么多废话,走着!”说完我丢下阿呆自己朝洗浴中心方向走。

“慢点,等我~”

到了洗浴中心,拿了手牌,然后先是洗净一身的汗。按照惯例很自然的被皮条哥带进包厢,我更自然的跟皮条哥说了小鸥的名字,但得到的回答却是小鸥正在接客。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心里一阵醋意。对,的的确确是吃醋了,为了小鸥吃醋。这就是男人,明明不爱她,可就是想得到她,男人独有的占有欲。

拉皮条的问我要不要换个姑娘,我说不用,等等吧,让小鸥好了就来我这。然后拉皮条的笑笑说我一看就是个情种,对J女都这么痴情,我只好无奈的陪笑。

躺在**等小鸥,越等越觉得窝囊,越觉得窝囊时间过的越慢。就这么窝囊的等了半个多小时小鸥来了。

一进门小鸥笑着对我说,“我还以为哪个客人这么急着见我,还非点我不可呢!”

“好笑吗?”我的语气有点埋怨,更透着一股酸。

小鸥看了我一眼,又是笑,“吃醋啦?”

我没有理会,“好了别生气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小鸥说着很矫情的用胸在我身上磨蹭着。

我一把抓住小鸥的肩膀,把她拉到**,用力地脱去小鸥的衣服,小鸥啊的叫了声,似乎我把她弄疼了。但我当做没听见,相当粗鲁的压到小鸥身上,开始做我们好几天没做过的事情。

对,相当粗鲁,我只能用粗鲁这个词语来形容。我用力的挺动着身子,每动一下小鸥就会叫出声,但不是愉悦的叫声,带点痛苦的那种。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我觉得做这种事情应该是温柔的,有情调的。但此刻我却是如此粗鲁的,也许我只是想发泄心中的不快。谁让你刚才陪别的男人了。

“发泄完了?”十几分钟后小鸥不带任何感情的对着压在她身上的我说。

“发泄完了就下来吧。”小鸥说这推开我。

我还是没有反应,此刻的我心中有着一丝愧疚。其实不能怪小鸥,她也是身不由己,我有什么资格怪她,我也只不过是个免费的嫖客罢了。

“对不起~”我向正在穿衣服的小鸥道歉。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小鸥依然不带任何感情的说。

“真的对不起。”我重复了一句,语气比刚才更强烈。

小鸥回头,“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你以后就少来这个地方找我。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狠脏。”

我沉默,想要想点什么安慰小鸥的话,但却觉得都是多余,最后只说了句,“好,我以后不来了。”

小鸥恢复了笑容,似乎对我听话的表现很满意。

回到休息室的时候阿呆不在,我以为他还在努力工作着。正感叹他体力真好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手机里收到条短信,一看是阿呆发的。跟我一样阿呆佩服我体力好,然后说自己等不了先走了。我笑了笑,继续穿我的衣服。

出来的时候想结账,突然发现皮包里躺着张上次老板送我的卡。带着怀疑的心情给了服务员,心想别不能用。服务员接过卡以后神色大变,我想这下糟了,果然不能用,别解释不清楚被当做洗霸王澡的给打一顿。结果服务员说了句话,“原来您是我们的钻石会员啊,您怎么不早拿出来,我们有专门的钻石会员包房”。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阿呆这个朋友的朋友交的值,长这么大还没当过钻石会员呢!结果第一个钻石会员还是在这种地方。服务员点头哈腰的给我刷完卡后送我出门,最后还说了句欢迎下次再来。这句话喊的特大声,路上的人都看着我,眼光里又是嫉妒又是鄙视的。不过我心里还是笑了声,没下次了,刚答应小鸥以后不来了。

在这么多嫉妒和鄙视的眼神中我突然看到了一双特别鄙视的眼睛,这双眼睛里不光有鄙视,还有愤怒和哀怨。这双眼睛的主人是思思。真他妈巧,我在心里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