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70】熟悉的离开

一夜无话,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我的状态还是迷迷糊糊的,其实一整夜我的状态都是迷迷糊糊的,想睡,但又不敢睡,好不容易闭上眼睛却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

小鸥可能也跟我一样,一夜都这么呆呆的看着小海。第二天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憔悴。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病房的门开了。我还以为是护士或者医生什么的进来寻房了,结果一看是思思。

思思先是很小心的推开门,然后伸进头来看了看,怕是打扰到什么似的。我对着思思笑了笑,点点头示意让她进来。思思这才蹑手蹑脚的走进来。

到了我旁边,思思轻轻的在我耳边说,“我给你们送早饭来了!”

我看了看思思手上提的袋子,里面装着包子豆浆之类的早餐,种类还挺多。刚好够三个人吃。看样子思思是把小鸥算进去了,我感觉有点欣慰,毕竟这种时候如果还有两个女的在为你争风吃醋是会让人很窝火的。

我说了声谢谢,然后接过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包子和一杯豆浆递给了小鸥。小鸥这才回过神来,发现房间里多了个思思。然后看看我手中的豆浆包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小鸥对我点了下头,又看了眼思思笑了笑。似乎在表示谢谢www。qb5200。Com。然后才心不在焉的吃了起来。

吃过早饭后大家也都不说话。似乎这样的气氛说些什么都不合适,倒不如不说。中午的时候思思出去给我们买了午饭,然后晚上又带晚饭过来给我们吃。

其实思思出国之前的几天都是在医院里陪着我们度过的。每天像个保姆一样给我和小鸥送吃送喝。着实让我为眼前这个丫头感动。小鸥经过这么几天似乎也接受了这个现实,不再动不动就哭,也不再傻傻的看着小海发呆,有时候还会跟我们开开玩笑。

小海依旧昏迷,但医生说这时正常现象,小孩子本来身体就虚弱,何况小海身上还有病,属于雪上加霜。恢复起来肯定比较慢的。而且后面几天小海也没出现什么特殊情况,所以大家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直到这天,思思晚上离开的时候拉我出去,然后抱着我就哭。我问思思为什么哭,思思说明天就要走了。我这才发现原来一个礼拜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连续几天照顾小海的劳累让我忘记了思思离开的日期。突然被她这么一提醒,似乎心中堆积着几天的舍不得一下子就爆发了,我哭了。

思思看到我哭吓坏了,思思从没看过我哭的样子。但过了会思思又笑了,她说我为她哭了,我心里是在乎她的。是啊,我一直是在乎思思的,只是当个妹妹一样的在乎。更何况这么几天思思乖巧的照顾,要不是思思可能我这两天就累趴下了。

我和思思抱在一起哭了十几分钟,但没有很大声,毕竟这里是晚上的医院,怕打扰到别人。只是这么小声的抽泣。思思说明天就走了,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我说我明天去送你,思思让我留下来照顾小鸥。我笑了,笑思思的善良,笑思思的体贴。但我坚持,我觉得这是我最后能给思思唯一的东西了,我一定要去送她。

思思拗不过我,也不再阻止。我看看时间也挺晚了,就让思思回家了。进了病房我跟小鸥请了明天的假,小鸥说照顾小海本来就是她的事情,我只是来帮忙的,更用不着请什么假。小鸥还让我帮她转达对思思的谢意,我知道小鸥自己说不出口,毕竟小鸥和思思的关系是我都理不清的。

第二天我拉着宋青去给思思送行,宋青本来不愿意来的,说是怕自己会哭出来,我说你别矫情了,大老爷们的有什么好哭的。可能宋青也觉得不送下思思自己以后吃泡面都会吃不下的,所以也跟我来了。

思思的飞机在下午四点钟,这样到美国刚好是白天,有人可以来接她。整个上午思思都没有跟我联系,应该是在家里收拾行李。我也没主动打给她,我不知道打过去说些什么。也许说不上两句眼泪就会忍不住。

中午在家和宋青吃完泡面,就开始等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接近四点。也不想做别的事情,根本也没心思做,要不就是对着电视发呆,要不就是躺在**发呆,反正希望时间在发呆中过的快点。可结果往往就是越发呆,时间过的越慢。

好不容易过了两点,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主要是在这么等下去连自己都会疯的。于是拉着宋青去了机场。

到机场的时候才三点,思思还没有来。我和宋青就这么继续重复下午做的事情,站那发呆,只是地点从家里换到了机场。

三点半的时候思思来了,思思身后跟着一对夫妻。男的就是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思思爸爸,女的估计就是她妈了。不可能是小蜜,小蜜要是出现在这种情况下的话就当的太称职了。

思思看见我先笑了,笑的如此凄凉。我也只能用凄凉的笑容回应着。

思思走过来站在我们面前,她的父母先进了机场大厅,也没管她,似乎父母也知道思思的不愿离开,想给女儿多点时间和我们道别吧。

“思思妹妹,你就要走了,我也没啥好送你的,这些都是我写的小说,就当留个纪念,要是在美国那无聊了就拿出来看看,想想哥哥。”宋青无比动情的不知道从哪拿出几本书。

我草,你什么时候准备的礼物,也不跟我说。害我两手空空就来了。我用眼神看了眼宋青告诉他。

“宋哥放心,我还要把你的小说给美国认识的朋友看。搞不好你在美国还能火一把呢!”思思开了句玩笑。

结果这玩笑一开宋青的眼泪就下来了。看样子宋青也不是在矫情,真的说哭就哭了。宋青叹了口气,嘴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还是思思会意,直接一个拥抱抱住了宋青。宋青用力的在思思的后背拍了拍,这让我想起了从学校出来那天在火车站和兄弟们道别,也是这么用力的在对方背上拍了拍,似乎拍的越用力,越能告诉对方自己有多么的不舍。

想到这我的眼眶也红了,离别总是让人这么的难堪。思思和宋青拥抱片刻后分开,宋青很识相的走到一旁哭去了,给我和思思创造两人世界。

思思目送着宋青的离开,然后侧过头看了我一眼,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心里一阵酸楚。

“你看,宋青那家伙也不跟我说自己带了礼物,我也这么傻逼的两手空空就来了!”我尴尬的说了句,心里很不是滋味。

“没事,有你写的小说的杂志全带上了!”思思笑着跟我说。

听到思思这么说我就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泪也一下就掉下来了,这个时候我觉得思思比我坚强太多了。

“哭什么啊傻瓜?有什么好哭的!”思思依旧是笑着,但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哭!”说完我对思思微笑了下。

“到了美国好好照顾自己,国外不比国内,做什么事情都别太小孩子气了。”

“呵呵~好了,你怎么说的跟我爸妈一样,刚在家里他们也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这么说。”思思笑了笑我。

我没有说话。

“你看,我现在不是长大了吗?真的,我长大了。”思思说这转了一圈,像是想让我看清一样。

“恩,长大了,的确长大了,你都比我坚强了!”我笑着点了点头。

“思思,时间差不多了,该进安检了!”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思思爸爸的声音。

“爸我马上就来!”思思回答了一声后又看着我。

“晓枫,你说做我一个礼拜男朋友的,现在离一个礼拜结束还有几个小时!”思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我奇怪的看着思思,不知道思思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很明显,思思想告诉我什么。

“这个礼拜你让我过的很开心,和你在一起每天都是充满欢笑的。即使是最后几天忙着在医院照顾你也是一样,虽然累,但很快乐!”思思一句一句的说这,我只是听着点点头。

“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一个遗憾!”思思看着我说。

“什么遗憾?”我问。

思思继续看着我,像是在考虑该怎么说。就再这个时候,思思突然踮起脚尖,脸轻轻的贴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思思侧过头,嘴唇贴在了我的脸上。

顿时我觉得时间静止在了这一刻,首先担心的居然是身后思思的老爸是否还在,如果还在看到思思亲我会不会气的在我身后飞起一脚。

但是很幸运的过了几秒钟我依然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看样子思思老爸没再我们身后。

思思放下踮起的脚,慢慢离开了我。我傻傻的看着思思,思思开口,“这下没有遗憾了!”

我笑了,原来思思说的遗憾是这个,“傻丫头!”我说了句思思。

“我才不傻呢!一个礼拜你连碰都没碰过我,这哪算男女朋友啊!”思思很有道理的说着。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思思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好了,我该走了,你也别进来了,我怕到时候我真该流眼泪了!”

“恩”我没有多说话,应为发出恩这个音的时候声音已经哽咽了。

思思又对我笑了笑,“哭什么,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到时候回来我还要继续缠着你呢!你可别嫌我烦!”

“好,我等着你回来缠着我!”我再次的擦去流下的眼泪。

思思一笑,再没说什么,转身进了机场大厅。

我站在门口,看着思思走进去,然后抱了抱她的父母,拖着行李进了安检。

思思没有回头,毫不犹豫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但我知道思思不是舍得,她只是不想让我们舍不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好像不久之前才发生过。陈颖,对,陈颖也是这么离开的。毫不犹豫的,虽然也很舍不得。我的人生里难道充满着离别吗?但是,谁又不是呢!

思思消失没多久,我还站在机场门口,收到条短信。

“晓枫,我没有哭,我听你的话乖乖的去美国,等我回来缠着你。”

眼泪再次流了下来,滴在手机屏幕上。

“回去吧!”宋青红着眼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深深地呼了出来。“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