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72】宾馆门前

三人出了医院,阿呆拦下一辆TAXI,然后拉着我们上了车。

“去哪吃?还打的?”我问。

“跟着来就是了,肯定是好地方!”阿呆回答。

“师傅,去XX大酒店。”阿呆丢出一句话。

我一听,XX大酒店。算是这个市里比较有水准的酒店了,去那的平均一下身价也有上百万。看样子今天阿呆是下血本了。

我想司机的想法也是跟我一样,一听我们去XX大酒店,估计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一路上不停的跟我们说这话,到最后我们都觉得不拉着这位热情的司机师傅一起进去吃都对不起他一路的口水。

当然最后我们还是对不起了他一路的口水,原因很简单,酒店外面不让停出租车,哈哈。

下了车,算是到了个比较热闹的地方。不过这是废话,也没见哪家大酒店开在穷乡僻壤啊。

酒店的周围有好多宾馆旅馆什么的。也是,有句话叫酒足饭饱思yin欲,出了酒店自然是酒足饭饱了,这个时候思起yin欲来找不到一个地方发泄着实是最扫兴的。正好这些小旅馆解决了这个问题。

把目光从宾馆前这些进进出出一对对的男女生上移回来,看见酒店大门前站着两个保安,制服笔挺,很精神的样子。正要进门,门自动开了,看了看门四周,也没见装着啥机器啊,再一细看,原来门后站着两门童,只要一有人进来就主动给你开门。

又走几步,一声热情的欢迎光临入耳。大厅里站着两个长相清秀的迎宾小姐。见我们进来热情的打招呼。

好家伙,保安,门童,迎宾小姐,整整三道防线,果然是身价上百万人来的地方,至尊级的待遇。

过了会对面又迎上来一特漂亮的女人,脸上化着妆,但看的出年纪不小,不过风采依旧,说好听点叫少妇吧。少妇问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忙的,阿呆说要定个包厢。阿呆说出这句话后我看到少妇两眼一亮,更加殷勤的跟我们聊着。

我想也是,来这酒店吃饭的身价都过百万。带头定包厢的在他们看来身价肯定是过千万的。难怪少妇这么殷勤,没准还幻想一会阿呆从口袋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当小费呢!

少妇带着我们穿过大堂,然后走到一间包厢门口。我看着门上的包厢号就笑了,“三号天堂”。不知道这里的包厢是不是分等级的,从地狱到人间再到天堂。搞不好一进门还有几个赤L天使等着我们。

正意yin着,少妇推开了门,阿呆带头走了进去,我们在后面跟着。包厢很大,正中间是个大圆桌,够坐十好几个人的。椅子也很豪华,椅背金黄,上面镶着类似钻石的东西。当然不可能是钻石,否则人家吃一顿饭还能赚回好几十万。

可惜的是我幻想中的赤L天使没出现,可能这个包厢名的真正含义是对酒店来说的,为他们赚钱的天堂。

三人坐了下来,这个时候出现了两个服务员拿着三本菜单过来。我吓了一跳,奇怪,我名名是正对着门的,也没见有人进来,刚才后面也没人跟着,这两人是从哪冒出来的。正奇怪呢,瞧见包厢的最左侧墙壁上有一扇小门,明白了,估计是客人在这里吃着服务员在那里面站着,有啥需要可以第一时间赶到。

又长了一次见识以后我开始装作若无其事的点菜,免的被少妇看穿了自己的身价,难得装次有钱人,也要装的潇洒。

“这个~这个~”我一边指了指菜单上的菜样一边抬头告诉站在一旁的服务员。服务员很认真的记着。

这个那个了半天,底气越来越不足,感觉自己是不是点的多了,万一倒时候阿呆发现出门忘记带皮包了那这餐算谁的?不过转眼一看,阿呆和贝贝依旧旁若无人的指着菜单这个那个。管他呢,实在不行把阿呆先压这洗盘子,此想法一出,我又继续的这个那个起来。

菜很快点好了,服务员出去。阿呆的手机也开始响了起来。估计阿呆都通知好了今天他请吃饭。接起电话都只说了一句三号天堂然后就挂了,让我觉得自己真的上了天堂。

阿呆每接完一个电话过几分钟就会有服务员带着一个人进来。首先来的这个人我认识,就是洗浴中心的老板。之后来了个人也认识,其实主要还是认识这个头,是见过两次的光头。之后三三两两来的人我就不认识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个脑残非主流没来,估计早被阿呆给和谐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6点多的时候人都来的差不多了,数了下,带上我们自己刚好七男七女。这个数字让我遐想连连,难道阿呆吃完饭打算让我们组队去照顾旁边宾馆的生意?

瞎聊了一阵阿呆叫来服务员说上菜。不然怎么说是贵宾级的服务呢,服务员没出去两分钟菜就上来了,我一想估计是早做好的,不过看这都是热腾腾的,管它呢,能吃就行。

正准备下筷子,阿呆拿起酒杯,“来来来,今天我请客,先敬大家一杯。”

说完众人皆举起杯子向阿呆,我慌忙放下筷子拿起杯子,赶上大部队的步伐。大家三三两两的碰了个杯子,然后一干二净。

坐了下来,心想总不能空着肚子光喝酒啊,这样没几杯酒要醉,不行,得吃几口菜先。刚拿起筷子,还没想好吃哪个呢!又一个声音把我拦住了!

“晓枫!来我敬你一个,上次在我那见后就没碰到了,难得又碰在一起,来,干。”拉皮条头头朝我举起杯子。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慢慢放下筷子,“你客气了,干,我敬你!”说完两人头一仰又干了一杯。

放下杯子缓了会,看这众人都在聊天,赶紧吃口菜。迅速拿起筷子在面前的盘子里夹起一块肉,正要往嘴里送。

“晓枫哥,我也敬你个!”

我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草,这该死的光头。我在心里大骂。

“晓枫哥没忘记我吧?”光头举着杯子对我道。

“没,没,哪会啊!”我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对着光头举起杯子,又是一杯。

光头见我那么给面子自然是很满意,坐下后开始和身边的MM聊天。我看了看在座的几位,心想这下该没人找我敬酒了吧。但还是不放心,看了看身边的贝贝。

“来,贝贝,我也敬你个,就当也跟你拜了把子了!”

贝贝对我一笑,也没说什么,直接干了一杯。见贝贝干后我也干了。然后迅速拿起筷子把刚才刚到嘴边还没吃的肉吃了进去。

之后一桌子人有说有笑的边吃边聊,后来我知道了另外两个不认识的男生也是跟阿呆和贝贝混的比较好的,算是昔日战友吧。对面的女生也是相当的High,不停的给男生敬酒,当然也免不了我。不一会我就跟她们全部混熟了,还留了电话给她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电话给她们,要换做以前这样的女生我是看都不会看的,可是现在我居然还留电话给她们,也许正如阿呆所说的吧,免费的女人不玩难道花钱找收费的?

当然这只是说说,我还没糜烂到这种程度。不过留个电话对我也没什么坏处,留了也就留了。

这种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最快的,还没觉得怎么玩呢时间已经快到十点了。桌子上的菜也消灭的差不多了,阿呆起来说了几句散场的话,然后大家起来出门了。

结账的时候阿呆从口袋里掏出张卡,然后就这么轻松地一刷,感觉刷的比我们吃的还要轻松。

出了酒店的门,几个没醉的MM自己回去了,几个醉醺醺的MM被几个没醉的男的送着回去了,至于回哪去谁知道呢!也许是去照顾宾馆生意了,也许连宾馆都免了。

大家走后酒店门口又只剩下我和阿呆还有贝贝了。

“回去吧!”我说。

“回家?不是吧,我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阿呆说这拍了下贝贝,贝贝笑了笑。

“那你们去哪玩?”我问了句。

“别问那么多,要来就跟着来!”阿呆依旧神秘。

我心想这两天在小鸥那呆的实在是累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应该好好放松下,“行,走着”我回答了一句。

三人说完肩并肩的向前走,就在走了十几步后,我突然看见对面马路上出现了一个女孩,而且我认识。

就像那天在公车上碰见齐齐一样,现在我又碰到了她。不知道这是真正的偶然还是冥冥之中就有安排。

我停下脚步,齐齐正被一个男人搂着腰在路上走着,而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宋青。再仔细一看,他妈的,居然是那个主编。我心里大骂一句,满肚子的火,早就看那主编不是什么好鸟,现在看来果然连鸟都不如。

主编搂着齐齐,一会就进了酒店对面的一家宾馆。用屁股想都知道进去做什么,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果然没有错。我愤怒的拿出手机按下了齐齐的号码。

“喂!”对面响起了齐齐的声音,我甚至可以想象她对那个老男人做出一个静声的姿势。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心中的怒火突然被压了下去,我平静的问,“你在哪呢?”

“哦~那个~”齐齐想了会,“我在加班呢!今天不回去了哈!”

呵~我在心里冷笑,你加班?原来一直在加这种班。“加班?我怎么听到有汽车的声音啊?”

“哪~哪有~哦~可能是我开着窗户,楼下马路上传来的吧!”齐齐继续编织着自己的谎言。

呵呵,女人真是可怕,这样都能找到借口,我在心里想。“哦,那没事了,你忙吧!”

“好,那就这样,拜拜。”齐齐在最后一声拜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慌忙挂掉了电话,深怕一不小心就会露出马脚一样。

挂了电话我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宾馆。真想冲进去抓出齐齐和那个老男人在街上对着她们一顿打。但是我忍住了,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都说捉奸在床吗?好,我就给你来个捉奸在床。这样也不必跟宋青解释那么多,直接让他自己看。

“看什么呢?”贝贝拍了我一下。

“哦,没什么!”我回过神来。

两人不信任的看着我,“真没什么?就看到一J女。”我拍了拍两人,然后继续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