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73】 赌场(上)

三人过了马路,远处过来一辆TAXI,阿呆伸手一拦。车停下后又把我们推了上去。

“又去哪?夜生活不该是在这些灯红酒绿的地方开始的吗?”上车后我奇怪地问。

“别废话”阿呆还是那么一句话。

贝贝看着我笑而不语,算了,我也不多问,免的又被骂,反正别把我卖了就成。

路上我一直想着齐齐的事情,真看不出齐齐是这样的女孩子。平时在家虽然感觉有些随意**,但也只是跟宋青一个人**,没想到在家里**惯了到外面还收不住了。

我最讨厌这样的女生,应该说是鄙视。如果你不是人家女朋友,你在几个男人之间穿梭**,这样还显的你有本事。可现在算什么,明明自己有男朋友,还在外面红杏出墙,着实让人恶心。

恶心的同时更为宋青不值,虽然宋青也会有上的出轨,虽然在我看来宋青对齐齐也并没有那么认真。可是男人被扣绿帽子的耻辱远远超出了自己女朋友跟别人跑了的打击。

不一会车子就停了,下了车发现周围是片很空旷的平原。一条小路穿梭在中间,平原上长满了到人腰高的杂草。

刚才还在灯红酒绿的市中心,这回又到了风声鹤唳的乡下。这么强烈的对比让人突然觉得有些凄凉。但转念一想这里也不算乡下,市中心到乡下不可能只要在出租车上呆十几分钟。估计这就是片还没开发的商用土地。

我奇怪的看了看阿呆,阿呆似乎知道我要问什么,也没说话,拉着我就向前走,贝贝跟在我们身后。

在这条有点坑洼的土路上走了一段距离,路边出现了一间小屋,两层楼的水泥屋,屋前是一个院子,用高高的水泥墙围着。

奇怪的是小屋没有开灯,围墙里漆黑一片。我本以为是没人居住的屋子,也可能被废弃很久了。正要走过,阿呆和贝贝却在小屋前停住了。

“怎么了?”我回头问。

“到了!”贝贝轻轻的说了声,好像是怕声大了惊扰到别人一样。

“这里?”我疑惑加不解的问。

“恩”阿呆点了点头,然后上前在院墙上的铁皮门前敲了两下。

不一会听到院子里面传来了脚步声,里面有人,但这更让我奇怪,有人为什么不开灯?

脚步声停了下来,从门缝里看见门里站了个人,虽然周围很黑,但凭借着一丝月光我看见门里的人也正通过门缝看着我们。

里面的人观察了会,当时我还以为对方可能以为我们是什么坏人。但不一会门开了,里面的人伸出脑袋。

“呆子,是你啊!今天怎么有空来玩!”那人说话很轻,就跟刚才贝贝一样的轻。

“对,我今天带两兄弟来玩。”阿呆回答道。

那人听后看了看站在阿呆身后的我和贝贝,然后说,“进来吧!”说着打开了院门。

三人走进院子,看门人在前面带路。院子很宽敞,没放任何杂物,所以看上去更加宽敞。对着院子大门的是一扇木门,整栋屋子的木门。进了木门,里面还是一片漆黑,这个时候带头的不知道从哪拿出个手电筒,然后打开回头向我们一照。

在黑暗的环境下猛的被这道光一照,我本能的半闭上眼睛,用手挡着。灯光对着我们照了一会后离开了我们,在地上照着。

灯光在地上巡视了片刻停在了一块木板上,看样子木板下另有玄机,难道是传说中的密道?我心里产生了好奇。

果然,看门人先走了过去,然后用手挪开了木板,木板一被挪开地下就隐约传来了一阵吵闹声。看门人回头看看我们说,“下去吧!”

阿呆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示意我们跟上,我带着一份害怕和一丝好奇跟了上去。

通往地下室的通道还是很黑,只能凭着感觉找下一个阶梯。幸好楼梯时水泥做的,还能给人以一种安全感。

随着慢慢的深入,前面开始有了亮光,吵闹的声音也慢慢大了起来。走了大概三四十个台阶后终于眼前出现了一副热闹的景象,只见几十号人围绕着几张桌子大声的喊着什么。果然别有洞天,我在心里想到。

地下室里挂着两三盏照明灯,由于地方不大,所以把整个地下室照的很亮。左边的墙上有一个通风口,但是很小,丝毫起不到什么通风的效果,最多不会让人窒息罢了。所以整个地下室都是乌烟瘴气的。

人群里不时传来这样的声音,“快压块压,老子等着通杀呢!”,“妈的,又爆了!”,“草他妈的,继续压双”。我明白了,这是个赌场。

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地后突然心里有种莫名的忐忑。是激动,还是兴奋,难道是害怕。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来着这种地方,毕竟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不由的吞了口口水看了看身边的阿呆和贝贝,两人则是面带笑容,丝毫看不出有哪不自在。

“你们就是来这玩?”我面带不安的问了句阿呆。

“怕了?”阿呆问我。

“不是,就是有点不习惯!”我解释道。

“没事,玩着玩着就习惯了!”这个时候一直不说话的贝贝说话了。

“呵~我可没钱玩。你们玩吧!我看着!”

话一说完,阿呆把手放进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一叠钱。我正吃惊阿呆身上居然还带着这么多现金,阿呆又把手伸进前面的裤带里摸了摸又摸出一叠钱。然后阿呆把两叠钱拼在一起,好歹也有个两万多。

阿呆随手从手里一打叠钱中分出大概三分之一给了贝贝,贝贝话也没一句的借了过去。然后阿呆又把手里的钱分出一半递给我。

“做什么?”我奇怪的问。

“给你啊!自己玩去!”阿呆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的如此理所当然。

“不行不行,这么多钱,我可还不起!”我摇了摇头推辞道。

“谁让你还了?你就拿着去玩,赢了平分,输了算我的!”阿呆说完把钱往我手里一塞。

我还来不及再推辞,阿呆就拉着贝贝往人群里钻。

我拿着手里几十张钞票开始心慌,还真没一次性拿这么多钱出来用过。看着手里的钱也不知道怎么办。

玩吧,反正阿呆说话了,输了算他的。总比站这发呆过会被人抢了的好。这么乱个地方,难保过会会不会有人输红了眼拿刀抢的。

紧紧抓着手里的钱,手心有些出汗,深怕一不留神被人抢了去。走到阿呆和贝贝刚才钻进的人群前往里看了看,却不见阿呆和贝贝,可能又钻到别的地方去了吧。

自己找了个人比较少的桌子,在旁边看了会。桌子上的人在玩十点半,开局前每人先压上自己的筹码,然后庄家发牌,最后比大小,庄家按你压的筹码翻倍给钱。我想这个也不用具体解释,玩过的人都知道。

看了几把,心里有点蠢蠢欲动。心想这也不是个特别需要技术的赌法,只要算下几率,大多看的还是运气,不如试两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