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74】 赌场(下)

于是在新的一局开始之前我从手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仍到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对庄家说,“给我也发把。”

庄家看了我一眼,似乎也发现我是张新面孔,然后笑了一声说,“新来的吧,以前没见过你!”

我呵呵一笑,“今天朋友第一次带我来。”

“祝你好运。”庄家说完这句话开始发牌,我觉得这话说的特假,就像医生说祝你早日康复一样。

我的第一张牌是张黑桃三,我看牌的时候身后很多个脑袋也凑过来看。我只有迅速地拿起牌尽量不让他们看到,因为我总觉得后面会有人把我的牌告诉庄家,呵呵,可能是赌片看多了吧。

前面的几个人有些又多要了张牌,有些没要,我当然是多要了张牌。第二张牌发到我手中的时候我用力的捏住牌角,然后慢慢的移开,一个弧度慢慢的显现出来,是张六。

九点,这样的点数似乎不算低。但看着庄家信心十足,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说了声,“再给我一张。”

庄家看了我一眼,应该是周围的人都看着我,因为就我一个再要牌的。众人的目光使我觉得有些紧张。就在这紧张的气氛中我慢慢的拿起牌,看到牌面鲜艳的颜色后我吐了口气,还好是半点,没有爆。

虽然只是半点,但却让我的信心不只增加了一半。“还要不要?”庄家问我。

“不要了,再要真该爆了!”我笑了笑回答。

“好,那开牌了!”庄家话音刚落翻出了自己的牌,又大喊一声,“我九点。”

顿时桌子周围话声四起,“我草,老子八点半”,“哈哈,我十点,拿钱拿钱。”我听到庄家说是九点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的那股勇气来的真是时候,好死不死比庄家多了半点。但我没有表现的如此兴奋,低调,闷声发大财。

庄家黑着脸把钱给了我们几个赢家,完全没了刚才一副祝你好运的笑脸。

有了初战的胜利,接下来我的胆子就更大了。话说我的赌运也不是一般的好,连续几把下来都是我赢,好几次都是正好十点半,还能翻倍。

后来那庄家的脸都给输绿了,我一看情况不对,也不能一直赢,万一那庄家真输疯了怀疑我出老千反过来拿刀砍我怎么办。于是有那么几次抓到七点的时候我就不再要牌,或者是故意爆掉,当然那几次的筹码也是很小的。

有赢就有输,人不会一直倒霉更不会一直走运。玩了一个多小时以后不知道是运气都用光了还是玩上瘾了一直要牌,连续几把不是爆了就是点数没庄家大,这可不是我故意的。

正在自己想下定决心努力翻本的时候后面一只手拉住我的领子把我拉了出去。我回头一看,是刚才消失了半天的阿呆和贝贝。

“怎么了?”我奇怪的问。

“走啦,你还玩上瘾啦?”阿呆拍了下我的头。

“这么快就走了?”我奇怪的问。

“都快一点了,还不走?”阿呆指着表冲我说了句。

我看了看时间,果然快一点了,想想时间过的真快。人们老说时间就是金钱,其实玩钱的时候时间算的了什么啊。

三人顺着楼梯回到了海平面上,然后出了院子。出门的时候阿呆给了看门人几百块钱,我想应该是意思意思,毕竟人家在这站一晚上也不容易。看门人也丝毫不推辞就接过了钱,看样子这也算是行规。

看门人跟我们热情的道别后就关上了院门,还特地让我和贝贝多来来。我是想多来,但总要有阿呆这样的阔少爷给赌本不是。

夜色依旧漆黑,三人在这条小路上往回走,我开始有点担心,担心这样走不知道天亮能不能到家。我把我的担心跟阿呆一说,阿呆笑了笑,也没回答我。突然觉得阿呆变的深沉了,面对我的问题老不爱回答。要换做以前肯定又打又骂的数落我。

道是贝贝比较理解我,跟我说走一会就能到一条公路,公路上就能拦到出租车。听贝贝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于是大着胆子跟他们走着。

果然没走多长时间就听到有汽车的声音,又走了会就到了条公路上。在公路上等了会开过来一辆空车,果断拦下,然后上车。

上了车贝贝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给了阿呆,我这才想起阿呆给我的赌本还在我口袋里,见贝贝还了回去我也立马拿了出来递给阿呆。

阿呆接过我和贝贝的钱,然后又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一份往上面一拼。不拼不要紧,一拼还真让人吓了一跳。比起分钱之前明显厚了好多。

“呦~赚了不少!”阿呆高兴的喊了声后开始数。

阿呆认真的数着钱,我和贝贝都没有说话,车厢里只有数钱的声音。我都能看见司机偷偷的从后视镜里看我们,我想要不是我们有三个人没准司机就准备抢了。

“贝贝这是你的,晓枫拿着,这个你的。”阿呆数完钱后把除去成本剩下的钱一分为三分给了我和贝贝。

因为事先就说好的,输了算阿呆的,赢了我们平分,所以我也没推辞,直接接过钱。钱一到手里顿时吓了一跳,还真不少。但当着阿呆的面也不好数,怕被当乡巴佬骂,不过心里琢磨着也该有两千多吧。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把钱往口袋里一放,想想这个晚上真TM值,几个小时就几乎赚了辛辛苦苦写一个月稿子的钱。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传统教条给封杀了,别老想着不劳而获,你就运气好了一次,政府不老宣传赌博害死人吗?

就在传统教条和赢钱的快感相互厮杀的时候,车停了。我奇怪的看看窗外,似乎到了宋青的小区。

“你到了,下车吧,愣那做什么?”阿呆踢了我一脚。

“是是~下车,走了哈!”我嬉皮笑脸的跟阿呆道别,然后下了车。

下车后车又重新开了,但却向更远的地方开去,不是阿呆住的方向。我肯定他们没有乖乖回家休息,但又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管他呢,反正阿呆不让我知道的事情肯定有他的道理,正好我也困了,回去睡觉。

半夜的小区很安静,静的让人有些害怕。背后总觉得毛毛的,一直毛到宋青家,进了门才觉得有了一丝安全感。但这丝安全感很快被一阵苦恼给代替了,回到这里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齐齐。

该怎么跟宋青说我今天看到的一切呢!躺在**边想边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