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78】打死你个变态

第二天小鸥在我怀里醒来,我感觉她的身体移动后睁开眼睛。

“还疼吗?”

“恩”小鸥点了点头。

我又把手伸进小鸥的睡衣里,然后再小鸥的伤口处慢慢的抚摸着。小鸥起先绷紧了身子,深怕我把她弄痛一样。但过了会慢慢开始放松,看样子我的抚摸很有效果。

“现在呢?好点没?”我又问。

“恩,好多了!”小鸥回答。

小鸥说完看了看我,慢慢又开口道,“昨天晚上辛苦你了!”

“恩?什么辛苦我了?不就是帮你挠挠后背吗?不辛苦啊!”我笑着回答。

“我不是说这个!”小鸥低下头,“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忍的很辛苦!”

“呵呵~”我突然明白小鸥在说什么,只好尴尬的笑笑,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没事”。

“要不~”小鸥停了会,“要不现在我帮你?”

听小鸥这么说身子猛然有了反应,因为是大早上,精力比较好吧,但很快又想到小鸥身上的伤,虽然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但始终有一丝不舍。

所以尽管精神上百般的原意,我还是克制住自己摇了摇头。小鸥似乎知道我是为了她好,欣慰的一笑,抬起头说道,“没事,我用手帮你!”

话音刚落我就觉得某处被小鸥的手温柔的触碰。说没反应那绝对是骗人的,正当我想要阻止的时候,小鸥的手开始动了两下,一阵舒爽让我忘记了正想要说的话,任凭小鸥对我为所欲为。

小鸥笑出了声,“坏蛋,还说不用,反应这么大!”

在这温柔的抚摸下,小鸥帮我发泄了忍耐了一个晚上的。之后两人亲密的躺在**,在各自的而别说着些甜言蜜语。气氛一直是如此暧昧。

一直到中午我们才起来,然后吃了午饭,小鸥准备去上班,我让小鸥别怕,担保下午那个人不会出现的。小鸥很信任的点了点头,然后上班去了。

小鸥走后我打了个电话给阿呆。

“喂?下午有空吗?”电话接通后我问。

“我草,你见我什么时候没空过!”

“呵呵,那到也是!”我笑了笑。

“找我什么事?”

“下午和我去打个人!”我直接说道。

“我草,难得你也有主动打人的时候!”阿呆不知道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草,不是被你带坏的吗?不过这次是真的火!”

“行,一句话,要叫多少人?你说!”阿呆爽快的答应。

“不用叫人。我们两个够了!”

“好,在哪?”

“下午一点半,洗浴中心门口见!”我回答。

“洗浴中心?妈的又跟你那小情人有关系啊?”

“我草,电话里说不清楚,下午见面跟你说!”

“行,那先这样,下午见!”阿呆说完挂了电话。

看看现在时间也才十二点多,到洗浴中心也就十五分钟的事情,趁着时间还早回了宋青那看看。宋青还是猪一样的睡着,看样子昨天晚上狂欢的不轻,齐齐早已不在,估计她也挺累的,要伺候两个男人。

看着宋青毫不知情的睡着,再想想昨天饭桌上的一幕幕,我决定等下午办完事情回来找个机会跟宋青说说。

在自己房间里躺了会,时间很快到了一点。出门,来到洗浴中心门口。阿呆还没有来,看看时间是自己来早了,离一点半还十分钟。等等吧。

看着一个个人模人样的男人在洗浴中心里进进出出,还真看不出哪个人居然有这种变态的嗜好。有本事回家抽自己老婆去,来这发泄算什么本事,我在心里大骂。

正当这时我看见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朝着这边走来,而且还是个秃头。难道这就是那个变态?我在心里嘀咕。不过现在还不能肯定,毕竟四十多岁和秃头这两个特征太大众了,万一打错人了也不好解释。

男人进了洗浴中心,我开始变的焦急起来,阿呆怎么还不来啊,再晚点就来不及了。想到这里我开始不安的左右走动着。

“你在那瞎晃个什么劲啊!”背后传来了阿呆的声音。

看看时间刚好一点半,“我草,你他妈也太准时了吧,不会早点来啊!”我稍稍抱怨。

“做人要矜持,哪能说来就来啊!真正的大腕都是最后出场的!”阿呆开始油腔滑调!

“别装逼,跟我来!”我完我一把拉着阿呆往洗浴中心里走。

想想上次还答应小鸥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结果这次因为小鸥又来了,而且还是来闹事情的,生活还真会跟我们开玩笑。其实说是来闹事情的,但我觉得事情也闹不大,一来这是阿呆兄弟的地盘,二是我打算打完就跑,到时候他也找不到人。

拿了手牌我们来到更衣室。所有的人都要来这里换衣服。而且在这里清楚的看到哪个家伙的手臂上有蝎子。

“那人长什么样?你见过啊?”阿呆问我。

“四十多,秃头,手臂上有蝎子!”我回答。

“哦”阿呆也不再多问。

两人坐在椅子上等着这个变态的出现,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还是不见有符合条件的人出现。要不就是有秃头没纹身,要不就是有纹身没秃头。好不容易碰个有纹身有秃头的结果纹的还不是蝎子。

“无聊啊,说说那人怎么你了?”阿呆估计也是实在等着无聊瞎问。

“是个变态,昨天完,把小鸥打了!”我依旧简单的回答。

“我草,这么重口味,我到要看看什么人这么有品位!哈哈!”阿呆哈哈一笑。

“品位个屁!”我随口说了声,但阿呆还是在笑。

就在阿呆自娱自乐的时候门口进来一个男的,我一看,四十多岁,秃头,而且比前面一些人秃的更加厉害,立马来了精神。拍了拍旁边的阿呆,“看看~估计就是这个。”

“得了吧,进来一个你说一次!我估计又不是!”阿呆不屑的说。

“看着!”说完我紧盯着此人脱衣服。

突然觉得自己很邪恶,来洗浴中心偷窥人家脱衣服,而且还是偷窥男人。看着此人先把裤子一拖,然后慢慢的解开上衣的扣子,最后两手往后面一举脱掉了上衣。

“蝎子!”我大喊一声,“草,就是他!”

我看到蝎子顿时无名的就起了把怒火,我还以为昨天到现在我的气都消了!趁着这股怒火撞着胆子,我一下跳了起来向此人冲去。

只听阿呆后面喊了声,“我草,还真被你猜到了!”然后也跟了上来。

我快步来到此变态身后,变态依旧自顾自的弄着,背对着我,面对着衣柜。

我一见变态这把我们无视的傻样就更火了,抬起一脚,“***!”一脚把变态踹在了衣柜上。

咣当一声巨响,变态整个人贴在衣柜上,阿呆在后面扑哧一笑,我见此情形也十分想笑,但一笑就破功了,坚决要保持这股气势,不能笑。

变态在衣柜上趴了两秒后才慢慢的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打后立马有了反击,搬起地上的一张凳子就朝我们砸来,嘴里还骂着什么。

我见势往旁边一闪,凳子砸到了地上,顿时碎成两半,还好这个时候更衣室里没什么人,否则可能伤及无辜。

王八蛋,这么狠。我心中大骂。正想冲上去再朝这家伙来上一拳,阿呆冲在我前面上去又是一脚。正好踢在变态的肚子上。

变态被打翻在地,捂着肚子继续骂,“草他妈的,两个小王八蛋!”

这话虽然难听,但对阿呆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阿呆迅速冲上去又往地上的变态踹了一脚,边踹边说,“王八蛋是吧,王八蛋是吧!”

变态本能的用手挡住阿呆的进攻,然后倒在地上提起一脚使劲朝阿呆踢了过来。阿呆可能也是打的兴起,没有注意到下面的情况,被变态踹在大腿上。

阿呆踉跄的往后腿了两部,揉了揉腿,大喊一声,“草”然后又冲上去对变态拳打脚踢。

我见阿呆吃亏,更是心生怒火,从那个变态的衣柜里看到他的皮带,随手抽了出来,大步向前,举起皮带用力往下一甩,大喊,“让你玩虐待,让你玩虐待。”

随着皮带的一起一落鞭打在变态**裸的身体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果然让人有种莫名的兴奋。我草,难怪有人喜欢玩虐待,真他妈激动。我心里想。于是更是起劲的拿着皮带向变态抽去。

变态被我和阿呆围着打了几分钟,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有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嗷嗷的叫。叫声很快变成了求饶声,“别打啦~啊~别打啦~求求你了。”

后来实在是打累了,也怕抽上瘾了自己也染上这爱好,于是停了下来。但又不爽的朝着变态的屁股用力踢了两脚。

“以后别他妈再到这里来,见一次打一次!”我指着变态骂道。

变态依旧蜷缩在那,好像没听到我说话。

“妈的听到没?”我又用力踢了变态屁股一脚。

“听到了,听到了!以后不来了!”变态这才慌忙回答。

阿呆看着我扑哧一笑,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也来不及问,估计过会就有人进来了,赶紧走。

和阿呆出了洗浴中心,阿呆开始从刚才的轻笑改成狂笑。

“哈哈哈~~”

“你笑什么?”我问。

“哈哈~哈~你刚是不是踢他屁股来这?”阿呆问。

“是啊!怎么了?”我更是疑惑。

“怎么了?哈哈~笑死我了~哈哈~你看~你看你自己的脚上~哈哈~”阿呆笑的都快抽了。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脚,我草,不看不要紧,一看恶心了我一大把,只见脚尖上占着黄色的便便。

“我草,屎都被打出来了!”虽然很恶心,但我一想到就也跟着狂笑。

“哈哈~笑死我了~哈哈”两人狂笑着在街上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