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086】赌场遇险(上)

宋青走后的几天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感觉格外冷清,第一天我还能去小鸥那凑活,但是第二天晚上小海回来了,我只能回到宋青那,然后一个人睡在这么大的屋子里,房间里安静的可怕,不由的会让人联想起恐怖片的场景。

期间我给宋青打了个电话,宋青说他到了,正在找齐齐的家。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说来说去都是那些加油之类的话,不过宋青的态度依旧坚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今天是礼拜天,在家无聊想去看看小海,小海从医院出来后虽然见过几次,但忙着宋青和齐齐的事情也没真正的陪过他,想想这个哥哥当的有些不称职了。

去超市买了点小海喜欢吃的零食,然后来到小鸥家,敲了敲门,门很自然的开了。小海迎了上来。

“哥哥,哥哥你来啦!”

“小海看哥哥给你带什么了?”说完我从背后拿出零食!

“啊!谢谢哥哥!”小海说着拉下我的身子在我脸上亲了下。

我左右牵着小海右手拿着零食来到小鸥的房间。小鸥抬头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上的零食,然后对小海说,“小海,这些东西你不能吃啊!”

小海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

“没事,这我买给小海的,又没多少钱!”我慌忙为小海说话。

“不是钱的问题。”小鸥说着眼神里露出一丝忧虑。

“怎么了?”我问。

“小海经过上次的车祸后身体更虚了,每个月的药量也增加了,更不能吃这些零食,身体吃不消的。”小鸥轻轻的说。

我低头看看小海,小海张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果然,眼前的小海跟车祸之前比更加脆弱了,皮肤也更加苍白了,头发也有点发黄。

我蹲下身,“小海,不好意思了,这些东西你不能吃了!”

小海有些不高兴,但马上又笑了起来,“没关系,小海吃饱饭就不想吃这些了!”

我对着小海笑了笑,摸摸他的头夸他懂事,懂事的让人心疼。

然后一天我都陪小海在房间里打闹,小鸥也不时的参与到我们之中。小海的身体果然虚弱了很多,玩一会额头就会冒虚汗,然后就会打不起精神,这样的身体状况着实让人担心。

下午的时候接到了阿呆的电话,问我晚上要不要再去夜生活,我知道阿呆口中所说的夜生活就是上次的赌场。虽然跟自己说过十赌九输之类的话,但由于有阿呆在,输肯定也是输他的钱,经不起**我还是答应了。

但答应后有点不放心,问阿呆是不是跟上次一样老规矩输了算他的赢了平分,然后被阿呆骂了几句确定是老规矩后我就更放心了,还是第一次被人骂的那么爽。

小鸥让我留下来吃晚饭,我想到晚上的活动就拒绝了。小鸥也没再说什么,毕竟那么熟了,谁也不跟谁客气。

跟小海道了别,然后去和阿呆他们会合。

到了约定的茶座,阿呆和贝贝已经坐在那喝着东西打着牌。见我过来道。

“你今天要再有事情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会不会”我忙解释,心想还有什么事情比去赚钱更重要,但与其说是赚钱道不如说是去拿钱来的更贴切。

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和阿呆贝贝吃过晚饭,三人驱车来到上次的平原。下了车,往前走了几分钟,看见了那栋隐蔽性堪比印钞厂的水泥房。其实我觉得用它跟印钞厂比很贴切,都是出钱的地方。

阿呆跟上次一样,敲了敲门,然后里面的人也跟上次一样透过门缝观察着我们,但这次门很快就开了,丝毫没有犹豫的。

看门人开了门就很热情跟我们打招呼,“哥几个又来啦!欢迎欢迎啊!”这样的热情似乎有些过头,但转念一想也是,每来几个人出来的时候就是几百小费,能不热情吗?

意思几句以后我们就下了地下室,阿呆果然没失言,依旧是老规矩。从口袋里拿出厚厚的两叠钞票,然后一分为三给了我和贝贝。三人拿到钱后就是各奔东西。

我还是去了十点半那桌。因为我是来拿钱的,不是来赌博的。所以根本没必要冒风险区玩那些需要点技术的赌法。

开始先融入下气氛,也没急着压钱,就看着别人玩了几把,之后觉得差不多了,感觉来了才开始下注。果然感觉来的正是时候,连着几把都摸到靠近十点的牌。

没赢几把坐庄的大叔就认出了我,“你不就是上次那个小子吗?”

我呵呵一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老赢人家钱肯定会遭人恨的。

果然,大叔脸一阴,“你怎么老赢啊?是不是出老千啊?”虽然只是随便一说,但桌上的人通通看向了我。

我被看的额头冒汗,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撞着胆子道,“赢钱就说我出老千啊,那人家输了钱怎么没说你出老千啊?”

周围人一听,似乎觉得我说的话有理,发出了一阵赞同的喧哗,我一见有这么多同道中人顿时胆子大了不少。大叔跟我则恰恰相反,见这么多人同意我的看法也不再废话,阴着脸继续发牌。

一张牌被丢到我面前,的确是丢的,在我之前的人都是放到他们面前的,可想而知大叔恨我有多入骨。

我一看是半点,心里一美,喊道,“再给我一张”。

大叔一脸不愿意的又丢给我一张,我一看,十点,顿时哈哈大笑,然后翻开自己的牌。

大叔见我如此高兴,脸上冒汗,再一看我的牌是十点半,不但稳赢,而且还要翻倍赔偿,更是脸也发绿。可是没办法,现实在面前摆着呢,只好无奈的双倍给了我钱。

拿到钱后我又抽出几张往上面一压,大叔开始发牌,可是发了一圈也没发到我这,我还以为他忘记了,不忘提醒他一句,“这,我也压了,给我也发副啊!”

只见大叔头也不抬说道,“不跟你来,你可能出老千!”

我一听也不知道怎么办,貌似这样的情况也不能发飙,而且这种地方我明显没了发飙的勇气,于是跟他争辩道,“我真没出老千,运气好我有什么办法!”

“运气好你去隔壁玩啊!”大叔指了指旁边的桌子。

“凭什么啊!我就爱在这玩!”我以为这个时候刚才的同道中人都会帮我的,结果却没有一个人替我说话,都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思想。

想想也是,来这的能有几个见义勇为的啊,不都是地痞无赖吗?为你一个不认识的人万一吵起来被打了多不值啊。

就在我想继续争辩的时候,不知道哪里传来了几声非常响亮的吼叫声,“统统不许动,都给我蹲下。”

然后只见周围的人全部慌忙开始逃窜,我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情况,就被一个人拉着往后面跑,我一看是阿呆,也就放心的跟着跑。

跑了几步我回头一看,只见通道口出现了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不对,不是几个,估计通道里还有十好几个没下来。顿时脚上一软,完了,可能要被当做聚众赌博给抓了。

周围的人都在逃窜,可是就这么屁大点地方能逃到哪去,警察混入了人群,拿着警棍打在四周逃窜的人身上,嘴里喊着,“都给我蹲下,不许动。”气势如虹。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股气势把大家都吓住了,周围逃窜的人见无处可逃也都蹲了下来。阿呆拉着我跑到一面墙前然后也跟着蹲了下来。我呆呆的站在那没了反应,阿呆一把压住我的头就往下按,我也跟着蹲了下去。

“都把手给我放头上,身份证都拿出来!”警察对着蹲在地上的人群喊,然后一个一个的没收省份证。